• 第98章尘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060字

    当无比干净的红色木头盒子展现在一村人眼前的时候,大家还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事儿?

    那跟在官差身侧的张掌柜脸色变了数遍,看向云守祖的眼神简直要杀人了一般。

    这个盒子,才是他之前当众说出来的盒子!

    这才是装印鉴的盒子!

    只是,有之前云守宗家的事在前。

    现下,没有打开盒子之前,他也不敢张口说话。

    万一盒子里头是空的……

    在捕头的示意下,一名捕快打开了盒子,盒子里头,赫然躺着一枚雕刻精美,红色的鸡血石印鉴。

    云守祖,彻底的懵了!

    他几乎站不住,脸上的血色褪尽,若不是两名捕快驾着他,他便会瘫倒在地。

    “不……咋会这样?我明明……明明是把这盒子埋在老二家的牛棚里头了!”

    他猛然看向张管事:“张管事,您听我说,我真的是按照您的吩咐,把这东西埋在云守宗家的牛棚里头了!”

    张管事跳起来去捂他的嘴:“你胡说!一定是你偷的,但是看我们报门了,就害怕了,故而栽赃给云守宗家!”

    云守祖见他不承认,心就更慌了,他一口咬在张管事的手上。

    张管事受伤大叫,他乘机嚷嚷道:“就是你,就是你让我藏的!印章也是你给我的,你还答应我事成之后给我一百两银子!”

    “对了,那天你是打着进村收药材的幌子来找的我!”

    云守祖一吼完,就有村民出声了:“对,前些天,我下地干活儿的时候就是看到他来咱们村收药材来着!”

    “我也看见了!”

    “我还把家里头的晒干的金银花拿给他看,可是他却说他不收金银花。”

    “我们家的车前草他也不收!”

    “原来不是来收药材的,是来干坏事儿的啊!”

    “胡说,他胡说的,我就是来收药材的,咱们济仁堂开的是药铺医馆,本来就要收药材!”

    闻言,张管事也不嗷嗷了,他捂着被云守祖要得流血的手,气急败坏地辩解道。

    “是他,是他偷了东西,现在又乱攀扯!”

    “够了!”捕头黑着脸吼道。

    “有没有罪一切等大人审完了就有定论!”

    济仁堂是如夫人的,也相当于大人的,他可不能让这帮百姓坐实济仁堂的管事有罪!

    说完,他就让捕快将云守祖押到囚车上。

    云守祖顿时就吓尿了,一股子尿骚味儿顿时就弥散开来。

    监牢,他真的是不想要再进去了。

    可是,这次,随便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爹……救我!”

    “是云守宗陷害我的,我明明把东西埋在他们家牛棚了,咋会挖出那玩意儿!

    云娇的玩意儿……娘,你儿子是被云娇那个小丫头害了的!

    一定是那个小丫头把东西给换了的!”

    “呸!自己陷害亲兄弟不成,现在事情暴露了,还敢说是自家兄弟陷害他!

    真是不要脸!”

    “打死这个臭不要脸的!”

    “打,打死他!”

    “心肝儿比碳还黑啊!”

    “云守宗家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摊上这么个黑心烂肠肺的东西!”

    云守祖的话惹了众怒,大家伙儿捡起田间地头除草时扔在路边的草头子等东西往云守祖身上砸。

    大伙儿这么一砸,不少都落到捕头捕快并张管事的身上。

    偏生法不责众,村民多,捕快少,加之你能分清是谁砸的?

    这帮捕快只得加快脚步,逃似的赶住囚车往村外跑去。

    云守祖被抓走了。

    云家老宅一下子就清净了。

    云老汉呆呆地站在院儿中央,柳氏也没缓过神来。

    跟过来看的云兰儿忙脚底抹油似的去了党先生的院子,给云娇等人报信儿去了。

    里长和族长相视一眼,都摇头叹气。

    云守祖的这个性子,还不是陶氏惯的。

    还有云老汉纵的。

    云氏族长叹息着拍着云老汉的肩膀道:“老三啊……你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儿子吧!”

    说完,就见云老汉瞪大着一双眼,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云氏族长忙将他扶住:“老三,老三,你咋了?”

    里长也着急了,就吼一旁愣神的柳氏:“还愣着做啥,还不去请大夫?”

    哪知柳氏闻言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嗷嗷……他爹,你咋就被老二给害了?被云娇那个小狐狸精给害了?

    我跟虎伢子可咋活啊?”

    见状,里长一跺脚,对云家族长道:“荣叔,您把老爷子弄屋里去,我去请郎中。”

    说完,他也不敢耽搁,忙出去了。

    族长云家荣忙将人架起来,往屋里头弄。

    说起来这老云家往日里头儿孙满堂,可现下,除了一个只知道干嚎的柳氏,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喔,还有一个,躲在自己屋里头不出来的云梅儿。

    可云家荣一个老头,咋好去喊一个躲屋里头的大姑娘?

    他把云老汉弄炕上,就去灶间帮忙烧水。

    不一会儿张里长就请了个郎中来。

    郎中又是把脉,又是掐人中,又是灌药。

    终于将云老汉给弄醒了。

    接着,他便开了方子,张里长忙让跟着自己来的三儿子去跟朗中抓药去。

    云老汉刹那间便苍老了十岁,他本刚过六十,可会子看起来却比他大哥云家荣还老几岁。

    “大哥……守祖他……他被抓走了……”他呆呆地看向云家荣,浑浊的眼里头含着泪。

    见他这样,云家荣气不打一出来,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又不免心疼。

    遂劝道:“他心不正,出事儿是早晚的事儿,还好今儿咱们当机立断,将他逐出族谱,要不然,还得连累老五科考!”

    云家荣深知,这个时候,只有跟他提云守礼,他才会清醒些。

    果然,一提起云守礼,云老汉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对……对,不能影响守礼。”

    接着,他又一把抓住云家荣的手,有些激动地道:“大哥,求你把陶氏放了吧,现下家里头成了这样……”

    云家荣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道:“陶氏陶氏,你这个家弄成这样,还不是因为陶氏!

    老三,你到底有没有心?

    里好好想一想,你这个家搞成这样到底是谁的错?

    咱们这一支是嫡支,即便分家你都是云氏宗族里头日子数一数二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