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妙!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104字

    云娇笑而不语,当老先生哈哈哈大笑道:“妙!妙!妙!”

    他撸了撸胡子,接着道:“娇儿此番心思甚妙,若是在冬日,大雪纷飞之下,焚炉煮菜,温酒,将是一大乐事!

    不过此间春寒,在新展枝条的树下享用,亦是别有一番风味。”

    党先生见多识广,见云娇搞出这个阵仗,那有不知道她想干啥的。

    这个丫头,还真是个心思奇特的丫头。

    这会儿,一清一红两个锅子都煮开了,云娇就将鸭肉丸子一颗颗地用筷子夹了放进汤锅里头,清汤和红汤都分别放了些。

    “除了鸭肠,其它的现在就可以放进汤锅里头煮了!蔬菜也是,现吃现烫,不能吃辣的就烫清汤。

    对了,清汤还可以打些汤水凉一凉喝,鸭汤清热。”

    云娇这么一说,大家伙儿就都知道这新鲜玩意儿的吃法了。

    于是,就帮忙把鸭爪子,郡花儿,还有鸭脖子翅膀什么的通通倒进锅里。

    以往爪子什么的都是被嫌弃的,但凡家境好点儿的人家,都不会要鸡爪子和鸭爪子。

    内脏什么的,就更不会要了。

    可是,这次云娇却反其道行之,鸭子的边角料用起来。

    除了这些菜,还有猪肉,排骨什么的,方氏都拾捣了端了上来。

    男人们这边上了酒,女人和孩子这边上的是菊花茶。

    火锅跟酒是绝配,就像是火上浇了油。

    云娇有些想念上辈子自己跟朋友在边吃小火锅喝冰镇啤酒的日子了。

    火锅和酒,两种浓烈交缠在一起,会激发出令人惊艳的感受。

    众人学着云娇的样儿,夹了一根鸭肠放到红锅里头烫了几下,在放到油碟中蘸了蘸,裹了熟清油和香菜葱末蒜末,再放到口中。

    新鲜鸭肠的脆嫩,火锅的香辣混着蒜香葱香,顿时充满了口腔。

    男人们再饮一口酒下去,那滋味,简直绝了!

    然后,都顾不上说话了,全忙着烫鸭肠了。

    女人们这边要矜持些,吃了一筷子鸭肠,曹氏就问方氏:“弟妹,你这个点子简直就是绝了,我没想到,这鸭肠还能这么吃!

    弟妹,这个吃法有啥说头没有?”

    方氏笑道:“这叫火锅,是娇儿在京城的时候从一个番邦夷商哪儿听来的方子。

    只是她一直没放在心上,这不,今儿还是我料理唐水那孩子送来的野鸭子,要扔鸭肠的时候,娇儿才想起。”

    党先生喝了一杯酒,又冲清汤里头捞了个丸子吃,放下筷子,大叫一声:“痛快!”

    “这火锅,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别的地方,老夫都没有见过这种吃法。

    若是开店,定然会食客盈门!”

    云娇本来就打了这个主意,党先生开了头,她就接着道:“党爷爷也觉着可以开店?”

    党先生点头:“是啊,当然可以开店,这在整个大业都是独一份!”

    云娇笑了:“呵呵,那敢情好,我就能赚点零花钱了。”

    说完,她就看向云兰儿,还有起祥起庆两人,道:“起祥哥、起庆哥、二姐、三姐,咱们合伙做火锅生意咋样?”

    几个孩子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不过想到自己没本钱,顿时又泄气了。

    “娇儿,咱们没本钱……开店可得花不少银子呢!”

    云娇道:“咱们不开店,先冲摆摊儿开始。”

    摆摊儿行啊!

    摆摊儿就要不着啥本钱。

    几个孩子闻言心又活泛了。

    起祥激动地说道:“娇儿你说,咱们该咋做,都听你的!”

    云娇道:“简单,我出火锅料,你们出力去摆摊儿,然后牛车可以管我爹借。

    咱们也不占大人的便宜,一辆牛车一天给二十个铜板的租金。

    至于菜,鸭肠,鸭血这些咱们可以去村里和镇上屠户家收,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费不了两个铜板。

    新鲜蔬菜就更简单了,先卖咱们几家地里头的。

    然后咱们定价全素菜五个铜板一碗,带鸭血鸭肠的十五个铜板一碗咋样?

    因着是小摊儿,又不能像咱们这样围着吃,只是一碗一碗地卖,咱们得给这东西改个名字,就叫冒菜吧。

    然后,得的利润,咱们几个平分,你们看成么?”

    “成,当然成,就按娇儿说的办!”

    云起山知道这是妹妹在给几个哥哥姐姐找私房钱,就不掺和在里头,不过,他还是说:“娇儿,需要我的地方就开口,要做啥东西你们尽管说,我来做,送给你们,就当你们的开业礼咋样?”

    云娇笑道:“那敢情好,谢谢二哥!”

    云莲儿想着自己要给云娇做衣裳,没时间去守摊儿,于是就道:“要不我出二两银子做本钱吧,咱们弄这个摊儿也得采买调料鸭肠这些嚼物不是?”

    大家一致点头:“成,二姐出本钱,娇儿出火锅料,咱们几个出力气!”

    云守光和云守耀两兄弟那里不知道云娇的心思,在心里头,对自己这个小侄女,就更加感激了。

    云守光道:“你们小的尽管去捣鼓,田地里头的事儿就不用你们管。”

    云守宗也道:“放牛的事儿从明儿起起祥就别管了,老三你另外安排个长工来管牛的事儿。”

    云守耀笑道:“成,我这就去安排,反正春耕也快完了,只是你们几个小子,赚了钱别忘了请咱们几个老的喝酒!”

    云兰儿急了:“爹,咱们这不是还没赚钱吗?”

    众人大笑:“瞧把这丫头给急得,这就舍不得了?”

    云兰儿想了想,跟着娇儿干事儿,定然会赚的,于是就豪气地讲:“赚了钱指定请!都请!请你们喝酒吃肉!”

    这事儿定了下来,大家吃饱喝足散了了之后,几个小都留在云娇家,商量着章程。

    云娇画了几张图样,有冒菜兜子的,也有锅和炉子的,让大家伙儿分开去准备。

    炉子倒是好得,上镇上买就是了,这年头做小买卖的多,那种可以用车拉走的炉子街面儿上还是有卖的。

    至于锅,也先在家搞一口大铁锅,云娇要的深桶锅和折叠凳,折叠桌子什么的都交给云起山。

    总之,大家热情高涨,商量好了之后就分工合作,去砍竹子编冒菜篓子的,去镇上采买东西的,在家洗菜准备锅碗的,统统像打了鸡血似的,忙得飞起。

    只是,侯府的楚羿,看着党老先生送来的东西,心塞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