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两处不平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095字

    “侯爷,我们家老爷说,这是云娇家送他的,他留下了一份,给您送来一份。

    说这面霜是专门给男人用的,然后洗发水和沐浴露也是男人用的。”

    来人躬身站在楚羿面前,低头禀告着。

    “嗯,多谢你们家老爷,他有心了。来人,赏!”

    “谢侯爷赏!”

    管事将来人领走,张凌就进来了。

    “侯爷,云家过几天要去九江京平窑。”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侯爷!”

    侯爷今儿怎么没深问?

    往日遇到云家的事儿侯爷都要多问几句的。

    可是今儿?

    张凌想不明白,就出了门,接着,就听到楚羿唤人要水沐浴。

    他抬眼看了看日头,大中午的自家侯爷要水干嘛啊?

    难道是……

    侯爷遗了?

    自己年少的时候好像是半夜做梦遗的……但侯爷咋就大中午的……

    想着想着,张凌又觉着自家侯爷可怜,人家那些有母亲的贵族公子,那个在个年岁没有三四个知人事的通房丫头来帮着注意,料理这种事儿。

    自家侯爷身边,就只几个笨戳戳的小厮料理。

    楚羿那知道自己一时心痒痒,要试试党老先生送来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结果却让心腹脑补了那么多少儿不宜的画面。

    因着才是初春,虽然日头渐长,可是春寒还未褪去,故而云娇给党老先生准备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并不是薄荷配方,怕把老先生凉着。

    楚羿沐浴完了,闭上眼睛嗅着自己身上散发的淡淡绿茶香味,绞得半干的头发像打了蜡似的,顺滑无比。

    云家,总是能给他惊喜。

    他身份尊贵,大业朝好东西没少用过。

    可这云家的沐浴露和洗发水,他还真是第一次用。

    这两样东西,在大业真的是独一份,若是送进宫里头,一定又会掀起一阵波澜。

    只是云家,好像并没有将这两样东西出售的意图。

    他们不想卖,楚羿也不强求,京城的哪位,有上次的精华、乳液、和润肤水就足够了。

    想着,他又想起了云娇那个小丫头,脑海中浮现出她甜美的笑容和古灵精怪的眼神,心间漾开一抹温暖。

    云家老宅,自云守祖被抓了之后,就很是消停了几天。

    云老爷子也没有脸面出门,怕村子里头的人指指点点,老四被抓了,老大老二老三分出去了,现下家里头连劳力没有一个,田地也慌着。

    “都是老二那个搅家精,若不是他,老四也不会被抓起来。

    要不是他们把东西给掉包了,老四能被抓起来?

    一个小赔钱货被他们宠上天了,这事儿,都推到云娇那个贱蹄子身上不就完了?

    现在老四被抓了,老四媳妇跑了,这一个家,就靠着我这老天拔地的人伺候!”

    陶氏兑了热水,把衣裳端到堂屋里头洗,不满地骂着。

    云老汉听了心烦,他拍打着炕桌,怒骂:“还不是你教养的好儿子,竟然把注意都打到自己二哥身上了,合着外人坑害自家人。

    你还有脸说?

    他要是得逞了,进牢房的就是老二一家子!”

    这一家子乱糟糟的事儿,在族长和里长面前,他护着陶氏,可是自己又不是傻子,真分不清是非黑白。

    自己不过是想过些安静的日子,只要不是啥生死大事儿都由着陶氏作。

    一个是想着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跟了自己这个死了老婆的二婚头子,二个就是陶氏跟了他,还给他生了一帮子儿女,心里头对少对她就有些纵容。

    再加上……他心里头的的确确是有些怨恨老二的,他没回来之前,一个家好好的。

    老四有些皮懒不错,可到底还是要干点儿活儿的,并且人也没有那么坏。

    可是这老二一回来,不但是撺掇着一家子分了家,还让老四给陷进去了。

    要说陶氏说得也没错,老四是不对,但是好歹他是老云家的男丁,有妻有子的。

    这事儿,就该云娇那丫头片子给扛下来,这姑娘家都是赔钱货,反正长大了也是别人家的人。

    可恨啊,老二一家,现下已经不是他可以拿捏的了。

    云老汉想着心焦,陶氏被他一吼也来了脾气。

    “你个老不死的,你瞅瞅,瞅瞅!现在这个家,谁伺候你?

    这院儿里头两个儿子,两个媳妇,两个孙子,两个孙女,谁管你死活了?

    还是谁来帮衬一把了?

    老二那个搅家精没回来之前,这些活儿不都是儿媳妇干?

    这会子全落到我老婆子身上,谁家老婆婆还干这些事儿?

    你说?

    哎哟,我这个命苦了,黄花闺女跟了你,给你生儿育女,临老了,还落得个……”

    云老汉:“你烦不烦人,你没闺女?这些活儿你闺女干不得?又没让你下地!”

    云梅而坐在炕上嗑瓜子儿,一听她爹扯上她了,忙下炕回了自己屋,只是在进屋前扔下一句话:“娘,一会儿该吃饭了叫我!”

    说完,就关了门。

    陶氏瞪着云老汉道:“我闺女那是要嫁到大户人家享福的,哪能干粗活?要是把手弄粗了咋整?

    等老五考上秀才,认识的人多了,正好给梅儿说婆家!”

    云老汉站起来跺脚:“那你让我咋整?总不可能我一个老爷们儿来伺候你们娘儿俩?”

    陶氏道:“这一院子的儿子媳妇,就算分家了又咋的?分家了你也是他们的老子!

    他们不认我这个后娘,难道还敢不认你这个老子。

    你去让老大家出两个人把地里的活儿干了,老二人家现在是老爷财主了,你不敢指使,就去找老三,家里头两个丫头片子呢,匀出来一个伺候祖父祖母!”

    嘿,陶氏这么一说,云老汉也觉着有道理。

    老大一家老实,好拿捏,本来儿子孝敬老子就是本分。

    老二是他和陶氏生的,孙女儿来伺候他们也是应当应分。

    “我这就去找他们去。”

    云老汉从正房出去,就见云起祥和云起庆两兄弟把牛车拴在院儿门口。

    云兰儿听见声响,就忙把自己拾到好的菜搬到牛车上去,起祥和起庆也一趟一趟地从家往牛车上搬东西。

    “大郎、二郎、你们这是要干啥?”从云老汉这里,几个儿子的孙辈都是按照顺序来排的,故而,有时候他叫他们的名字,但是更多的时候他是按照顺序称呼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