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拿捏儿媳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087字

    “爷,咱们这是要上县城里头摆摊儿。”

    终究是祖父,在礼教森严的大业朝,一个孝字压死人,起祥起庆还是只有恭恭敬敬地回答。

    云老汉闻言,就沉下脸来呵斥:“胡闹,你们几个小孩子能成啥大事儿,去县城摆摊儿,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把东西卸下来,跟祖父下地去。

    还有你兰儿,一个姑娘家家的跟着去凑啥热闹,没见你奶在洗衣裳吗?

    还不赶紧着去帮忙!”

    三个小的一下子就蒙了,这老头这样他们该咋办啊?

    还是云兰儿反应快,她高声冲着云梅儿的屋说道:“爷,不是我不帮我奶,这不是还有我姑吗?我们已经分家了,再说了,你们舍不得我姑干活儿,咋就使唤起我来了?

    你们的闺女还是闺女,我爹娘的闺女就不是闺女了?”

    陶氏闻言,顿时气了个倒仰,这老三家的跟着老二也教唆得一家老小跟她离了心了。

    “你个死丫头片子说啥呢?你姑是长辈,你是小辈。

    分家了又咋的?

    分家了你还是老娘的孙女,分家了你爹还是从老娘肠子里头爬出来的!

    老娘指挥你干个活儿还指挥不动了,不孝的东西,老娘打死你!

    说着,陶氏就抄起墙根上靠着的扫把往云兰儿身上招呼,云兰儿满院儿躲,嘴里头还不断地嚷嚷:

    “我奶打死人了,都分家了还打我!分家了还让我伺候我姑!”

    云家就这么闹了起来,这左邻右舍地听见声儿就又围观了过来,指指点点地议论起来。

    有人说云兰儿等人不孝的,也有人说这老人太过了,都分家了还让孙女儿去伺候自己的女儿。

    众说纷纭,热闹得很。

    这会儿云守光扛着锄头从自家田地里头回来,他白日要帮着云守宗看着田地,自家赁的田地就天不亮两口子就扛着农具下地了。

    “这是咋的了?”一天天地,这家里头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哼,咋的了?不过是叫孙子孙女儿帮着干点儿活儿,就指使不动了,你们到底还认不认我这个爹!”

    “爹,你说啥呢,咋会不认你?”云守光忙道。

    “那好,你要认我这个爹,我这个老头子就当着乡亲们的面儿问你。

    你四弟不在家,家里头的田地没人种,你家男丁多,出两个帮我这老头子把地种了。”

    云守光闻言就犯难了,家里头人手这么紧巴,哪儿有时间帮他种地啊?

    这时,云守耀两口子也从田地里头回来了,见大哥被自家爹堵得没话说,就开口了:“爹,这咱们都分家了,分家的时候也说好了,这一年给您交十两的孝敬银子。

    咱们三兄弟,一年加起来就是三十两,三十两,在这槐树村也是头一份儿,除开你们二老的嚼用,剩下的银子难道不够你请短工?”

    这边曹氏也将云兰儿护在自己怀里,挺着脊梁硬生生地挨了陶氏几扫把。

    虽然在农村婆婆打媳妇的多了去了,可是当着左邻右舍地打媳妇的人还是不多。

    毕竟都要顾及着自家的名声。

    这下曹氏挨了陶氏几扫把,乡邻们议论的声音就偏向了云守耀这边。

    “说得也是,三十两银子啊,别说咱们村儿了,就是咱们白云镇也是投一份。”

    “分家了,又拿银子,又使唤人还真是不地道,有些过了。”

    “这人心啊,就是不足。”

    云老汉闻言,脸色一阵青红不定。

    “这不是你五弟去科考花了银子吗?要不然我能不请短工让地慌着?

    分家是分家了,可是你们还是我儿子!

    没道理看着我这个老东西一个人在田地里头忙活不搭把手帮忙的道理!”

    云守耀继续道:“爹,咱们孝敬您三十两养老银子,紧够二老用了,这田地爹要是种不过来,爹可以像二哥一样赁出去,只管收租子。”

    云老汉气得吹胡子,偏生众人还都向着云守耀两兄弟。

    “老哥,你家老三说得有道理,有这么好的儿子,你还种啥地,把地赁出去好好的当你的老爷子享福得了,还辛苦个啥劲儿啊?”

    “就是,云三哥说得有道理!”

    见时机成熟了,云守耀就招呼起祥起庆两兄弟。

    “你们两个小子愣着干啥,昨儿准备了到半夜,还不赶紧去县里头,晚了占不了摊位东西卖不出去咋整,可都是银子买来的!

    兰儿你个个丫头,还不快跟你两个哥哥走?”

    “知道了爹,那爷,大伯大伯娘咱们走了!”

    有云守耀挡着,三个小的忙挤出人群,赶走牛车走了。

    他们今天可是惦记着卖冒菜的事儿,生怕黄了。

    这边三个小的走了,陶氏就不干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老娘不活了,自己肠子里爬出来的东西跟着外人一起挤兑自家亲爹娘!

    咱们老天拔地的要使唤个孙子孙女都不成,这活着还有啥意思?”

    到底是自己的亲娘,就算是再厌恶,云守耀也不敢太过。

    曹氏跟他一个炕头睡了那么多年当然知道他的想法和顾虑,当下忙去搀扶陶氏。

    这边赵氏也忙跟着去搀扶,陶氏有了台阶下,也不好再闹过了,毕竟乡邻们都看着呢,也就顺势就站了起来。

    曹氏:“娘,你进屋歇着吧,东西我来洗。”

    有人帮她干活儿,陶氏就得意了,分家了又咋样,这儿媳妇,到底还是让她给那捏住了。

    她的目光又撇向赵氏:“我这身子骨不的劲儿,猪圈里头的猪还没喂呢,鸡也没喂,圈也没扫。

    这要是老四在家,我能求着你们?

    也是老四被人害得进了大牢……呜呜,我这老婆子命苦啊!”

    闻言,怕她还说啥不好听的,赵氏就忙道:“娘,我去喂鸡喂猪,您别上火。”

    见没啥看头了,众人就散了,这开春儿农忙,大家地里头都有活儿,谁家时间也不富裕,热闹看看就得了。

    陶氏重新坐回了炕上,曹氏把他们一家的衣裳端出来洗,赵氏去猪圈喂猪,才发现没有猪草,于是便去正房问了一嘴。

    “娘,这猪草在哪儿?”

    没有了外人,陶氏凶相毕露:“你不会去打啊,咋的,等着我这糟老婆子给你把猪草打好,递到你上?那我还用得着你喂个啥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