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章生事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074字

    “一个个的,都坏了良心,我是后娘,爹还是亲的,咋的,你们把老四弄牢里头去了,就想着把咱们两个老的饿死?”

    “娘,你这话说得,老四是咋进去的大家伙儿都知道,他是伙着外人要陷害二哥!

    还好族长和里长反应快,把他除族了,要不然,老五这科考都要被他给连累了。”

    听着陶氏说昧良心的话,曹氏就顶了回去。

    现下分家了,而且因着二哥的关系,他们家越过越好,腰板子也硬了些。

    “弟妹……”

    赵氏拉了拉曹氏的袖子,陶氏的积年雌威不是盖的,赵氏一听她骂人就打心眼儿里头害怕。

    曹氏干脆将手中的衣裳一扔,拉起赵氏的手就往院儿外头走。

    都分家了,帮着干活儿还要挨骂,特别是骂人还捎带上二哥家,曹氏就不乐意了。

    “大嫂,咱们走,这地里头的事儿还多,杂草还没拔完呢!”

    要这么由着,啥时候是个头?

    “哎呦,这日子可咋过啊,老了老了,让儿媳妇给欺负了。”

    陶氏在他们身后嚎了起来,云老爷子骂道:“你嚎啥嚎?你一天就不能消停点儿,两个儿媳妇都在帮着干活儿了,又被你骂走!

    这一天都不够你作的!”

    “死老头子,我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这个家!”

    “老大老三都靠着老二吃饭,你偏生要在人家面前骂老二,谁听了给你干活儿?

    不省心的老婆子。”

    “都是老二那一家子烂良心的,不是他们,这个家好好儿的,你还是爹,你说了算!

    可是现在你看看,儿子、媳妇那个听你的!

    都是那个搅家精!”

    陶氏的话说到云老汉的心里头去了,可不是这个理儿,老二一回来,自己一下子又少了两个儿子。

    他也不想想,三家人每年给十两银子,这价是他要的,村儿里头一年能给一两银子的都少,大多都是一两贯钱,或者是直接用粮食抵。

    十两银子,两个儿子还相当于净身出户,这样苛刻的条件两个儿子都要答应,可想儿而知这两个儿子这些年被压得多难受。

    “分家了你也是他们的爹,你去找老二,他家长工那么多,让他顺带着帮你把咱们家的地种了。

    两个给他们修屋的老头他们都能买一房人伺候着,为啥不能给你一个婆子来伺候你,你是他们的亲爹!”

    云老汉叹气:“这不都分家了嘛。”

    陶氏鄙夷道:“人家就是没把你当爹!你能喊动,去了也是白去。

    老娘是看出来了,老二宁愿供着旁人,让旁人当老太爷,也不供着你!”

    陶氏跟云老汉一张炕睡了辣么多年,自然知道咋把他撩拨毛了。

    果然,云老汉红着脸站了起来,道:“说破天我也是他老子,我现在就去找他去!”

    云老汉出了门,被风一吹,人就冷静了几分,他有些后悔自己冲动。

    可是自己大话都说出口了,就这么返回去哪儿还有脸啊。

    他慢悠悠地往云守宗家去,在经过党先生等人的院子时,见到婆子仆从忙来忙去,心里头的那股不平和火起就蹭蹭地往外冒。

    陶氏的话又在他脑海中响起,这外人云守宗都能买奴仆伺候着,他还是亲爹呢!

    现在老四被抓了,判刺配流放,老四媳妇也跑了,云梅儿是个娇养着的。

    分家了,孙子孙女儿又指挥不动了,家里头还真没人干活儿了。

    想到这里,云老汉的心里头就有一股子邪火在冒。

    不过,被风吹过之后他到底还是冷静了些,早上才闹了那么一出,现在去云守宗家,他万一像老三似的用那些话来堵他又咋整?

    况且早上那事儿,邻里都看着呢。

    他放缓了脚步,脑子飞快地转着,连田地里头一些邻里跟他打招呼,他都没注意,没搭理旁人。

    “老哥儿,你咋啦,走道儿瞅着路!”

    见他失了魂儿似的,一名跟他年纪差不多大小的老汉放下手中的锄头,冲着他喊道。

    这乡下的地坑坑包包地,走路不瞅着道,一会子摔了可咋整啊?

    嘿,他正担心呢,那边云老汉就一脚踏进一个小土坑里头,脚一歪,整个人就摔了下去。

    “哎呦!”

    云老汉疼地哀叫一声儿,翻身坐起,拉起裤腿儿,眼瞅着脚裸就肿了起来。

    “狗子,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去你守宗叔家喊人!”

    云家老宅没有年轻汉子,老四被抓,老四媳妇跑了,一个儿子去考童生还没回来。

    这会子元老汉摔了,只能找分出去的儿子才成。

    之前说话的老汉忙指挥身旁的小伙子去云守宗家喊人,他则扔掉锄头,跑去查看云老汉的伤势。

    旁边田地里头干活儿的庄稼汉都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跑去看他。

    云老汉坐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唤着,众人见了纷纷安慰他,说找去找他儿子了。

    很快,云守宗就跑着来了,方氏带着云娇在后头跟着,很快也到了。

    “爹,你咋了?”

    到底是亲爹,就算是离了心,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能不管。

    云老汉哎呦着捞起自己的裤脚:“走路不留神,摔着了,脚拧着了。”

    肿了,看来拧得不轻。

    云守宗当即道:“爹,我回去赶牛车,送你去镇上医馆!”

    云老汉忙道:“不用,一点儿小伤,请个郎中就是了。”

    “爹,你忍着点儿疼,我摸摸伤到骨头没。”云守宗也没反对,他只是把手搭在云老汉的脚裸上,摸了摸。

    云老汉当即疼得惨叫起来。

    云守宗道:“爹,没伤到骨头,那我先背您回去,再找郎中。”

    方氏忙道:“我去找郎中,你先背爹回去吧。”

    “婶子,我去帮你们喊吧,我跑得快!”方氏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出声。

    云娇只是看他眼熟,并不知道他是谁,好像他给自家打过两天短工。

    “那就麻烦你了。”

    这边云守宗背着云老汉往老宅走,方氏牵着云娇跟着。

    到了老宅,见云守宗把云老汉背进了正屋,陶氏从炕上一跳就下来了。

    “咋的啦,老头子,被老二这个没良心的给打了?”

    说完她就跑到院子里头,一屁股坐到地上,扯开嗓子就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