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章在人家眼皮底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059字

    “喔……”

    刘宝穿着黑色的锦缎官服,官服上绣着一只目光阴狠的飞鹰。

    官服下摆,绣着的是一只呲牙咧嘴的猛犬。

    取鹰犬之意。

    皇帝的鹰犬。

    “属下查了,此子云起岳原是京城人士,后跟父母回乡,后救了镇远候楚羿。

    楚羿花重金请的党阔和麻致林去帮他们家建屋舍。

    后党阔和麻致林又分别收他与胞弟为学生。

    这次,云起岳随麻致林进京,随行伺候,而他买下的人,正是他往日的同窗。”

    刘宝阴气浓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在写字,下面的人汇报完了之后,刚好收笔。

    他将笔扔到笔洗里头,背手走向窗边,眺望窗外,鹰隼般的眼眯了眯,看向远方。

    “楚羿为了还人情这价钱花得还真大!不必浪费时间在姓麻的身上,把人手抽调回来吧。”

    “大人英明,那一老一小就是拎不清的,这个节骨眼旁人都不敢出来,偏生他们敢冒头,也是两个傻的。”

    刘宝不置可否地摆摆手,这名黑鹰卫忙退下了。

    客栈中,云起岳正跟麻老先生说起这件事。

    “……老师,娄家的嫡支弟子能力有限,不敢与京城权贵争锋,只是将弟子的同窗,旁支娄俊青一家买了下来。”

    麻老先生服了药精神已经好很多了,他叹了口气道:“难为你了,这事儿你办的不错,草市街的事儿,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

    你有父母兄妹,没道理为了不相干的人将一家人推入险境。

    这样办事,就已经很妥当了。

    过两日等我的病好些了,咱们就启程回槐树村吧。”

    云起岳忙应下:“是,老师,我这就准备准备。”

    两日之后,云起岳跟麻老先生回乡,因着又多了些仆从,以及娄家一家人就又雇了两辆马车。

    路过凤翔府的时候,云起岳就停留了几天,把买商铺的事儿办了,麻老先生又趁着这几天去访了几个老友,完事儿之后,师生两个才踏上归途。

    槐树村。

    风和日丽。

    云娇一家也踏上了去九江的路途,远远地将槐树村抛在了马车后面。

    改装过的马车既平稳又快,马儿跑起来也省力。

    云守宗亲自赶车,方氏和云娇就坐在马车里唠嗑,时不时撩起窗帘看风景。

    “这马车改过了之后还真的是不一样,快不说,坐起来也舒服。”

    云娇笑道:“我二哥多厉害,他捣鼓出来的东西可没差。”

    方氏搂着她道:“还不是你的点子,还有你给他的书,要不你二哥咋能想到哪儿去?”

    云娇窝在方氏的怀中,尽情地享受着这份浓得化不开的亲情:“我就是懒,想着马车能不能舒服点儿,那些书籍也是不经意间见到有人要烧,觉着可惜才买的,没想到二哥能用上。

    反正那书在我看来就是天书,大哥也不一定能懂,就是我二哥,有这方面的天分。”

    “哈哈,咱们家就属你嘴巴甜,这以后啊,马车也是咱们家一个来钱的进项,没想到回到槐树村之后,咱们家的日子简直是一天一个样。

    在京城的时候,可是没法子比。”

    说完,见云娇脸上有些困意,方氏马上就收了茶几,然后把桌椅拉出来改成床榻:“咱们娘儿两个迷瞪一会儿吧,这时间还早着呢。”

    云娇点头,虽然身体里头是个成年人的灵魂,可是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容易疲累。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的云娇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屁股后头,远远而地还跟着一辆马车。

    张凌策马护卫在外,赶车的车夫也是练家子出生,他都拿出全部的赶车本事了,可是还是追不上云娇他们的马车,而且还越缀越远。

    坐在马车里的楚羿脸色也不好,马车里头虽然布置得很舒适,但是架不住马车颠簸啊,越快越颠簸。

    “还没赶上吗?”

    车夫苦了脸。

    “侯爷,见不着他们的马车了。”

    楚羿:……

    他知道他手下人的本事,也知道自己马车现在的速度有多快,可是依旧赶不上云娇他们的马车。

    难道,他们的马车会飞吗?

    “张凌,派人去跟着,不要让不长眼的人冲撞了他们。”

    “是,侯爷!”

    接到命令的张凌打了个手势,立刻就有四骑从官道两旁的树林中窜了出来,绝尘而去。

    马车再快,也快不过负重少的马匹。

    大约两刻钟之后,一名便装侍卫又从前面匆匆返回。

    车夫忙停下车,那名侍卫翻身下马,半跪在地上拱手道:“启禀侯爷,前方村庄发生瘟疫,进九江的官道封了。

    云家马车,刚进那片区域,也被封锁在里里面!”

    “什么?云家马车被封锁到瘟疫区了?”

    楚羿猛然掀开马车车帘,一脸冰霜地问道。

    “是,侯爷,他们刚进入那条道,就被封了属下无能,追赶不及请侯爷责罚!”

    明明都看到马车了,可是偏生……

    这名侍卫心中忐忑,不知道侯爷会怎么责罚他。

    “侯爷,前方有瘟疫,咱们还是……”

    “赶过去!快点!”

    张凌返程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楚羿的命令就下了。

    众人吓得纷纷跪下磕头:“请侯爷三思!”前方可是瘟疫啊,旁人避之不及,他们家侯爷还偏偏要往前凑。

    要是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那可怎么得了。

    “你们是要抗命?”

    楚羿冰寒的声音响起,众人一凛然,忙道:“不敢!”

    “赶路!”

    “是!侯爷!”

    自家的马车一停,云娇就醒来了。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爹,这是咋了?”

    云守宗沉声道:“不知道,官府封路了。”

    封路?

    云娇忙撩开车窗往外看,就见路边插满了白幡,到处都是纸钱。

    更远处,她甚至看到一两具尸体。

    云娇心中一惊!

    “爹,是瘟疫吗?”

    “不知道,咱们掉头!”

    马车掉头,可是,没走几步就走不了了,后路已经别封死了。

    一对士兵就地取材,砍倒无数树木将路拦截了起来。

    整个村庄被围得跟铁桶似的,水榭不通。

    云守宗问道:“敢问军爷,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走开走开,否则别怪爷手中的刀剑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