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章我不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084字

    村民们拿到药了,同时也都服用了据说能防治疫病的药丸,一个个的喜出望外,纷纷撒丫子往家跑。

    没过多久张凌就将楚羿吩咐的东西都买来了。

    云娇又跟楚羿耳语一番,楚羿对她就更看重了。

    一个六岁的孩子,条理分明,在瘟疫面前都丝毫不慌乱。

    他那儿知道霍乱在云娇生存的天朝根本就不算什么啊!

    她手中有药,根本就不怕。

    十口大缸和无数木桶先挨排儿摆在隔离栏外,然后张凌指挥人将买来的两车水都倒进大缸中,之后又派人去买水。

    楚羿吩咐人将消毒粉兑水,又吩咐人将买来的大锅放在用石头架成简易灶上,烧水的烧水,熬药的熬药。

    他带来的侍卫忙得热火朝天,此地卫所的最高长官七品把总以及县令带着人前后脚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开安县令包青、开安卫所把总巫禹拜见侯爷!”

    两人的脸面几乎贴在地面上,楚羿冷冷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令两人如有针芒在背。

    楚羿一点都没有喊他们起来的意思。

    他们带来的人也跟着跪成一排。

    半响没听到楚羿叫他们起来,两人心中就知道要遭。

    可是又不敢动弹半分,冷汗都滴进土里了,也不敢擦。

    虽说本朝侯爵都是闲散的勋贵,可是架不住勋贵两个字啊。

    他们不归楚羿管,可是这事儿吧,两人心中有鬼就更不敢乱动了。

    跪在他们身后的那帮人,被张凌粗鲁地赶走:“让开让开,没见都忙着吗?别当道!”

    这时,有未染病的村民返回,楚羿的人忙让他们停在百步开外。

    然后四名侍卫纷纷穿起防护的罩衣,带上口巾和手套,每人拎了一通消毒水,就在隔离带泼了起来。

    很快,一条至少有四百平方的地带被消毒水都泼了个遍。

    然后侍卫们又开始打地桩,用买来的布匹围了四五个临时隔间出来。

    接着,他们将烧好的热水加了消毒粉,一桶桶地弄进隔间,再将每个隔间都放了一套新衣服鞋袜和洗澡用的一小块普通胰子。

    这才远远地将规矩告诉村民。

    这帮村民怕楚羿不管他们,便有威望高的人出来维持秩序,帮着约束村民。

    “……让你们洗澡消毒,是为了杀死可能附着在你们身上的疫病!

    都仔细点儿!进去脱了衣服就通通扔出去,外头的人用竹竿将脏衣服集中在一起,在点火烧掉……

    还有,从现在起,你们的饭食和饮水都来这儿领取……

    我再强调一遍,若是谁敢不按照侯爷的规矩来,那我们家侯爷也就不会再管你们。”

    “是!草民谢侯爷救命之恩!”

    知道有活的希望了,村民们怎么会不配合,一个个的对楚羿感激涕零,纷纷夸赞他是下凡救苦救难的菩萨。

    一个个的排队去洗澡,洗完一个出来一个顺便把水桶拎出来,帮着将下一桶水送进去。

    洗了澡的村民被要求穿上罩衣,带上口巾和手套,张凌奉了楚羿的命吩咐这帮人干活儿。

    侍卫们将两车石灰送进隔离带,由分派到撒石灰的村民将两车石灰拉走,撒在村子的每个粪坑、污秽物以及人和牲口的尸体上,并嘱咐他们要将石灰熟了。

    一件件事情都吩咐下去了,这帮老百姓都老老实实地去执行了。

    被请来的大夫们本来都不情愿,疫病啊,怕被染上。

    朝廷的医馆都不派人,民间的医馆个个趋利避害,更没有人愿意来。

    来的这两名大夫,是被张凌用刀架着脖子劫持来的。

    不过来了之后他们就松了口气了,整个现场被侯爷指挥得井井有条,一点都不乱,况且他们只是负责熬药,并没有要求他们深入疫区,这下他们的心就放下一半了。

    “云叔、婶子,娇儿,我派人送你们去县城里吧。”

    这边忙完之后,楚羿就对云娇等人道。

    “好!”

    “不!”

    云守宗和方氏是把云娇的安危放在首位,在他们的心里,没有什么比云娇的安危更为重要。

    然而云娇却不这么想,首先,她们并没有在疫区里头,现在他们都已经被这帮士兵给隔出来了。

    并且他们都服用了疫苗,加上消毒措施做得好,吃喝也不用这里的水米,留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加之她有淘宝,可以随时买药,万一这里的疫情有变动,她可以立刻将症状描述给淘宝的线上医生,并买到药物。

    “爹,娘,我们留下来,等危险解除了就走!”

    云娇一双大眼睛充满坚定,她是个怕死的人,但是,她一直很感恩,感恩上天给了她一个家。

    穿越,还随身带着淘宝系统,是上天对她一个人的眷顾吗?

    云娇并不觉得,要不为什么每当她通过淘宝,救了人就会有淘宝积分呢?

    她其实还是有些担忧的,担忧淘宝系统的积分没了会出现怎么样的状况。

    不能用她倒是不怕,只有有手有脚有脑子,怎么着都饿不着。

    她最担心地是失去现在这一切,失去家人,再回去过一个人的孤单日子。

    或者,会不会根本就回去,而是就地毁灭呢?

    所以,她要赌一把,必须赌,不能退缩!

    当然,留下来是一回事,她也绝对不会不自量力地跑到疫区里面去,亲自涉险。

    “爹娘,咱们毕竟进过疫区,在疫情没有解决之前离开,万一带了病毒走……这不是连累侯爷吗?

    爹娘,你们放心咱们就在这外头住,离得远远儿的。

    再说了,龙虎山道长……”

    云娇提醒方氏和云守宗,他们是服用了龙虎山道爷的丹药,不会有事的。

    云守宗和方氏相视一眼,心里感叹女儿心思细腻,的确,他们要是从疫区走了,不管会不会带出疫病,都会给楚羿带来大麻烦,说不定将来还会成为旁人抨击楚羿的把柄。

    楚羿何等聪明,那不知道云娇所想,心中便涌出一丝暖意。

    他虽然贵为侯府嫡子,现在又是侯爷,可母亲早逝,父亲续娶之后不久便得了癔症。

    这些年来过的日子……他身边并没有一个真正关心他的人,有的,只有成天想着将他至于死地的所谓亲人。

    “你们放心走,不用考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