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你们是来度假的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185字

    浓郁的香味把楚羿的馋虫都勾出来了,他有些可怜地看向方氏和云守宗,道:“叔,婶儿,你们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不吃了。”

    哎,再深不可测也是个孩子,他们家起山只比楚羿小一岁,可是却什么都不用操心。

    而楚羿,小小年纪。

    再说了,他们救了他,这次他又反过来救了他们一家人。

    两家之间的联系已经扯不断了,若是强行要撇清关系,反倒会引起有心人的猜忌。

    说不定他们家救了楚羿的事儿,早就被京城里某些势力洞悉了。

    “你这个孩子,咋就这么倔呢。”

    “少卿,坐吧。”

    两夫妻终于妥协,四个人坐下开吃。

    蔬菜肉类都是从临县采买的,也是楚羿的人包办的。

    “快吃吧,里面的排骨都煮了好一会儿了,都熟了,蘑菇木耳也可以吃了。”

    因着就挨着疫区,故而云家人没用葱蒜等生物调味,而是将锅底的味道放足了,捞出来直接就可以吃。

    “少吃点儿辣的,跟清汤混着吃,这儿到底还是疫区。”

    见楚羿从锅里捞了一块排骨吃得一脸的陶醉,云娇忍不住叮嘱道。

    不管是楚羿的侍卫还是负责隔离的士兵,或者是远远儿地扎营的县令和千总,听到云娇的这话都纷纷吐槽。

    哎呦,小姑娘你还知道这是疫区啊。

    过得这么悠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郊游呢。

    空中漂浮着的味道简直是勾人了呢,太香了。

    被云娇关心着,又有方氏和云守宗不断地夹菜,楚羿的心里,渐渐地温暖了起来。

    他特别享受现在的时光,希望它能流失的慢点,再慢点。

    因为这里,有他羡慕,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亲情和温暖。

    楚羿仿佛知道云守宗夫妇在担心什么,吃喝之间,貌似无意地说了下京城的情况,也提到了皇帝对他以及他们家的看法和对待方式。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体现出来一个意思,那就是云家跟他交往是没有问题的。

    皇帝不可能容不下一个年少,且没有什么作为的侯爷。

    “明天早上,还是要派一个大夫进去看看情况。”

    吃完饭之后,自然有楚羿的人来收拾。

    四人就进了帐篷,外头守着侍卫,也不怕会被人听了墙角去。

    “嗯,这个大夫,就让县令包青找吧。”

    包青。

    云娇抽了抽嘴角,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

    要是天朝大宋时期著名的清官包拯包青天要知道这事儿,会不会突破时空来暴揍他一顿?

    “最好还是让今天的大夫进村,毕竟他们两个是服用了丹药的,被传染的概率比较低。

    况且,我的丹药……”

    楚羿点头:“嗯,那就让今儿咱们找来的大夫进去看看。”

    这丹药的价值他是知道的,能不浪费就浪费。

    “叔,婶子,娇儿,这次瘟疫的功劳,我打算让给此地县令和把总。

    包括你们家拿出预防丹药这事儿,一并让出去,这个功劳,也请您二位能放弃。”

    云守宗忙道:“成,咱们家本来也没想着要领啥功劳,那丹药的事儿,本就应该避嫌。”

    云守宗夫妇两个只知道云娇拿了些能预防疫病的丹药出来分了,就担心地不得了。

    要是知道她连治疗疫病的丹药都拿出来了,那还不得更加担心?

    “嗯,咱们本来就没想过要什么功劳,只是那个县令如此可恶,为什么要把功劳便宜给他?”

    楚羿笑道:“因为我收了他们的礼啊,你不知道,有两箱子珠宝,还有几万两银票呢。”

    云娇瞪了他一眼,但是她知道楚羿应该不是因为要贪这点钱。

    他有他的目的。

    云守宗忙打圆场:“娇儿,少卿有他的打算,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云娇瘪了瘪嘴,不再说话。

    楚羿也不解释,就起身告辞:“叔,婶子,天色晚了,你们早点休息。

    若是有什么需要,喊一声外头的侍卫就成了。”

    “好,你也早点休息。”

    “爹娘,我去送送他。”云娇说完就跟着楚羿出了营帐。

    “你送我的纸鸢很漂亮,娃娃也很漂亮,可惜我没有保护好,都坏了。”

    被九晋县衙役搜家之前,家里只把值钱的东西转移到党先生院子里了,独独遗漏了那箱子纸鸢和娃娃。

    见云娇低垂着头,一副怕他生气的样子,楚羿的心,就像是头上的月光一样,柔得一塌糊涂。

    “没关系,等我下次回京再给你买。”

    送给云娇的东西,他要自己挑,不想假手他人。

    古代的男孩子,在情之一事上都懂得比较早,毕竟男女十三四岁就定亲,十五六岁就成亲才是主流。

    要是谁上了十七八还没成亲,就会被人笑话。

    只是,楚羿觉得他对云娇的感情,肯定不是男女之情,这丫头才多大,六岁而已。

    他一定是缺失太多的亲情,所以才会……对这个丫头,不,是对云家人有所不同吧。

    “真的?你不生气?”

    云娇仰着头,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在月色下亮晶晶的。

    楚羿忍不住探手揉了揉她的头。

    云娇顿时就瘪嘴了:“你们怎么都爱揉我的头啊,头发都被你揉乱了。”

    楚羿闻言就有些不高兴了,你们……“还有谁要揉你的头,我收拾他去。”

    云娇马上瞪眼:“你敢动我大哥一下,我收拾你!”

    好一个护短的小丫头,只是,护短的对象并不是他,楚羿表示心很酸,像是喝了一整摊老陈醋似的。

    “好了,你慢走吧,我回去了。”

    云娇抛下楚羿,气鼓鼓的回了自家营帐。

    楚羿看着她的背影,笑了。

    第二天一早,楚羿就不请自来地蹭早饭了。

    因着有上好的食材,方氏就熬了蔬菜肉粥,做了包子。

    看得守卫在这儿的官兵们直楞了眼。

    妈哒,他们确定不是来度假的?

    刚吃完早餐,张凌就来了:“侯爷,大夫去检查了,幸存的村民们,症状都减轻了,在好转!”

    “真的?那太好了!”

    这个消息,让云娇等人精神一振,毕竟是几十条人命!

    “那两名大夫就不要出来了,告诉他们,去让包青派两个人进去协助两名大夫,同时帮他们在疫区搭上营帐。

    就说,是夏侯先生的意思。”他身边的幕僚夏侯先生,是老侯爷楚培文的死忠幕僚,他在楚羿身边出主意,管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楚羿在人前本就是一个完事不管的少年,这次出手,若不让夏侯先生去背这个锅,京城里头有些人就要着急乱想了。

    张凌领命:“是,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