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章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123字

    双方优势一番寒暄,机锋打了几个来回,巫禹都没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便起身告辞了。

    巫禹一出门,云守宗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不但如此,他渐渐冷下来的目光,透出了一股杀气。

    云守宗对巫禹,动了杀心。

    这边巫禹从云守宗的营帐中出来之后,脸上亦是没有笑容。

    他回到自己的营帐之后,立刻手写一密信,用火漆封了,然后叫来一名亲信,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

    那名亲信从他的营帐出来之后,立刻就骑马飞奔而去。

    这一幕落到一直留意他的张凌眼中,张凌屈指凑到唇边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之后,就立刻进了楚羿的营帐。

    “……属下就是觉得奇怪,这巫禹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去找云二老爷。

    就多留意了他,哪知他从云二老爷的营帐中出来之后,就立刻派出了一骑。”

    楚羿闻言眉头一皱:“嗯,截下那人,审一审再说。”

    “是!”张凌神色一肃,领命而出。

    巫禹的动作,云守宗也留意着,看到有人从巫禹的营帐中出来就立刻离开此地,他的心就沉了下来。

    若那人是去传递消息的,那么,现在就算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巫禹杀了,就更显得自己心虚了。

    云守宗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爹,你怎么了?”

    知道巫禹走了,跟方氏过来的云娇见云守宗脸色不好,就问道。

    云守宗道:“没什么,对了,娇儿,你去问问侯爷中午想吃啥?”

    这是在支开她吗?

    云娇虽然看穿了云守宗的小把戏,还是乖乖地去找楚羿了。

    爹肯定是有事想单独跟娘说,不想让她掺和。

    云娇去找楚羿,云守宗把方氏拉入营帐,方氏担忧地问道:“这是咋的了?”

    云守宗轻声道:“当年在关外,主公带兵陷入鞑子包围圈……后来兄弟们都死光了,我好不容易将主公从死人堆里背出来,这事儿你还记得吧。”

    方氏急道:“这事儿我怎么能不记得,侯爷也是因为那次,被伤了根本,回京没两年就没了,你也……是命大……

    怎么好好地就说起这事儿了?”

    云守宗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待他在睁眼,眼里就充斥着浓浓的恨意。

    “巫禹……他是巩硕!”

    方氏闻言一惊,脸色顿时就白了:“什么?他是巩硕?”

    云守宗点点头:“对,他就是巩硕!”这个人,化成灰他都认识,同样,巩硕也不会忘记他吧。

    “当年的行军路线相当隐秘,除了候爷,就是我和巩硕知道。

    我们被包围之后,巩硕就不见了……

    侯爷和我都以为他也战死了,还帮他立了衣冠冢,给他家人极为厚重的抚恤。

    可是没成想……他竟然改头换面,躲在这偏远的卫所当了个小小的把总。”

    今天见到巩硕,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么多年没有想通的事情,今日巩硕来试探他之后,他就彻底地想通了。

    “那就不能留他,反正这里是疫区,他染了疫情死掉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方氏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都是红的,若是可以,她恨不得亲自取了这巩硕的命。

    云守宗摇头叹气:“晚了,他已经派人出去送消息了。”

    方氏闻言一个撞跌,整个人都站不住了,云守宗忙将她扶着坐下。

    “放心,没事的,当年主公觉得事情不对,就重新给我们安排了身份,让我们用自己的名字在京城生活。

    以主公的能力,是没有人能够查出来的。

    若是有人来查,咱们只需要一口咬定就好。

    实在不行,我们就进蜀地,朝廷还未彻底收服蜀地。

    只是咱们这一逃走,就会连累整个槐树村的人,若是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

    方氏道:“要不然咱们把娇儿送走吧。”

    云守宗犯愁:“送走,交给谁?你放心?”

    方氏沉默了。

    营帐中,一片愁云惨淡。

    最终,云守宗痛苦道:“即便是对不起全天下的人,我也不会让娇儿有事,若是作了孽,这债我来背。”

    方氏去拉着他的手,望着他,坚定地道:“地狱,我陪着你下!”

    云守宗将方氏一把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夫妻两一时无言,但都已经做了决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个东西被扔了进来。

    营帐的布帘子,一晃一晃的。

    “谁?”

    云守宗忙出去看,结果外头并没有人。

    “是一封信!”

    这封信是被人裹了石头人进来的,上面还有火漆。

    方氏打开信,抽出来一看,本来就苍白的脸,就更难看了。

    “开安县发现柴氏余孽,名云守宗,居静安府九晋县槐树……

    此人跟镇远侯交情甚笃……”

    云守宗从方氏手中将行接了过来,一看上面的字迹,一双眼就喷出火来:“是他的笔迹,就是他!”

    “云老爷,侯爷吩咐属下来请您帮个小忙。”

    这时,帐外传来张凌的声音。

    云守宗给了方氏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就出去了。

    “请问张大人,侯爷找草民何事?”

    张凌道:“侯爷有份礼物要送给云老爷,请您跟我来!”

    张凌牵着两匹马,他将其中一匹的缰绳递给云守宗。

    两人同时翻身上马,云守宗紧跟着张凌而去。

    云守宗跟着张凌跑了大约两里地,这里有个小山包,山包上是郁郁葱葱的树林。

    张凌翻身下马,对云守宗道:“云老爷,侯爷送您的礼物就在树林中,这周围都守着我们的人,没有人能进去打扰您收礼物。

    侯爷说,他的命是您给的,他要在皇帝面前站稳脚跟也要靠您家帮忙。

    所以,请您不要有顾忌。

    另外,侯爷说,他只负责送礼物,至于礼物怎么开,怎么处置,都是您的权利。

    善后的事儿,您不需要操心,交给我就好了。”

    云守宗明白,楚羿这是在打消他的戒心。

    “张大人的话我有点儿不明白,侯爷在皇上面前站稳脚跟,怎么就要,靠草民了?”

    张凌拱手道:“也不瞒着您,芙蓉轩从您家买走的东西,好的都送进了宫里……”

    有些话,点到即可。

    芙蓉轩是楚羿的,云守宗早知道了,这事儿,那小子并没有瞒着云娇。

    他向张凌抱拳:“那就多谢镇远侯了,等下回去,我亲自道谢。”

    说完,他也不问礼物是什么,就直径走进了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