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真正的云守宗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097字

    云守宗一点识人之术还是有的,特别是这些年来一直小心谨慎,在什么情况下,什么人能相信,他自己心中还是有一杆秤的。

    更何况现在的情形,他不能不信,只能赌一把。

    云守宗一直往树林深处走去,不久就听到干枯树叶的沙沙声。

    是有人在挣扎。

    他快了几步,走近就见巫禹被绑着,眼睛也被黑布条蒙着,嘴里塞了一团草,并用绳子将他的嘴巴给绑了。

    他从靴子里头抽出一把匕首,先是挑开了巫禹蒙着眼的黑布,再挑开绑着他嘴巴的绳子。

    巫禹虚着眼睛适应了下光线,再忙不迭地将塞在嘴巴里头的杂草给吐了出来。

    “饶命……我有钱……千万别……”杀我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巫禹就看清了来人。

    云守宗阴沉的脸落在他的眼中,他目光一缩,惊恐之后便是毫无忌惮。

    “柴忠,你以为抓了我就行了吗?告诉你,消息我已经放出去了,你最好放了我,我还可以帮你周旋一二,保住你的命。

    要是我死了,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命就能交代的事儿。”

    云守宗冷冷地看着他,探手从怀中掏出一张信纸,在他面前一抖,道:“你说的,是这个吧?”

    看到云守宗手中的信,巫禹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他惊恐地看着云守宗,问道:“不可能!这封信怎么会到你的手中?巫刚是我的亲信,他不会背叛我。”

    云守宗居高临下地嘲笑道:“你当初,也是主公的亲信。”

    他的话,顿时将巫禹堵得说不出话来。

    但他还是不肯相信眼前的现实:“不可能的,我是看着巫刚骑马离开……”

    忽的,他猛然抬头,质问:“柴忠,你在我喝的水里头下蒙汗药!”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忽然就晕了,然后醒来的时候,就身处这片小树林。

    云守宗明白了,这家伙是中了蒙汗药了,他连谁整他的都不知道。

    此刻,他对楚羿的手段,又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个镇远侯,不简单啊。

    云守宗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也不回答巫禹的话,只是忽然将匕首狠狠地扎在巫禹的脚上,匕首直接将他的脚掌刺穿。

    巫禹顿时就疼得惨叫起来。

    等他叫得差不多了,云守宗才问:“当年,是谁指始你出卖主公的。”

    巫禹哭喊着道:“是庆格尔泰的人来找我的,我贪财,是我贪财出卖了侯爷。”

    云守宗抽出匕首,并迅速散开,避免血溅到自己身上。

    接着,他又是一刀,扎进巫禹的两外一只脚。

    巫禹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柴爷,真的,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庆格尔泰给了我十万银票,买走的行军路线。”

    云守宗在他的身前蹲了下来,避开捆绑他的绳子,用匕首一点点儿割掉他的衣袍。

    露出一身发福的肉。

    巫禹惊恐地看着他,满眼都是恐惧。

    云守宗在他的身上画出一道道口子,不深,也不浅。

    疼,但是却不会让他疼晕过去。

    巫禹这个时候就想起,当初侯爷但凡是抓到俘虏,遇到嘴硬的,就扔给柴忠审讯。

    旁人花几天时间拷打都审不出来,结果到了他的手中,要不到一天时间,对方就会招供。

    想到这里,巫禹就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他不想死,可是也知道今天怕是难逃一死了。

    可是,现下比死还可怕的就是,落到一个刑讯老手的手中。

    “柴爷,你要干什么?”

    “柴爷,我说的都是真的!”

    云守宗根本就不理会他,还是很认真地在他的身上划口子。

    一边划,一边自顾自地说道:“苗疆有一种蛊术,是将人做肥田,种入虫卵。

    虫卵在人体内孵化,依靠食用血肉生长。

    然后再将卵产在人的血肉里头……

    这个过程很漫长,大约需要一年时间吧。

    这一年中,作为肥田的人是清醒的,每天都会切身地感受着被蛊虫吃肉嗜血的痛苦。

    不过你放心,既然你当了我的肥田,我就会精心养着你,每天都给你灌肉糜等食物……

    你好,你体内的蛊虫才会好。

    说起来,这一手,还是主公当初帮了一名苗人寨主,那位寨主传授给我的。

    好多年都不用了,好在手法还没有生疏,蛊虫卵也随身带着,原本以为这辈子我都用不上这些卵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有用上的一天。

    你不说没关系,我也不逼迫你,反正折磨死你,也算是给主公报仇了。”

    巫禹吓得魂都飞了。

    而云守宗此时,已经收了匕首,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纸包打开,用小拇指的指甲盖挑了纸包中的黑色小粒儿,往他的伤口埋去。

    一个小纸包的虫卵很快就没了,云守宗又从怀中掏出针线包,像个贤惠妇人一样穿针引线,然后将被埋了虫卵的伤口给仔细地缝了起来。

    此刻,即便是疼痛,也无法掩盖恐惧。

    巫禹几乎看到那些黑色的虫卵在自己的皮肉里头孵化,然后……越想他的头皮越麻。

    “柴爷,住手,我说,我真的说!是兵部尚书,原辽北都卫所都尉吴越吩咐小人干的!”

    云守宗没有停手,继续问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干?”

    巫禹哭喊道:“柴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他说侯爷有不臣之心,要借助庆格尔泰的手杀了他。

    这事儿办妥当以后,他给了我十万两银子,加上庆格尔泰给我的十万两银子,他就安排我改了姓名,抛了家口,窝在这开安县卫所过日子。”

    “我凭什么相信你?”

    巫禹忙道:“我怕他过河拆桥,一直留着他给我的秘信,将它藏在衡山关驿站甲字号房的青石地板下。

    柴爷,我真的没有骗你!

    真的!

    不信,你去衡山关驿站看看便知。”

    云守宗斜睨他一眼,冰冷的目光令人发颤。

    “你怕吗?”

    巫禹的鼻涕眼泪都流了一脸,他忙点头哭道:“怕,柴,您放了我吧,放了我!”

    现在的他,有钱有美人,真的舍不得吃苦,舍不得死。

    云守宗拍了拍他的脸颊,道:“既然怕,为什么当初还要出卖主公?

    我还是不相信你仅仅是为了二十万两银子就背叛主公,既然你不说实话,那么……”

    巫禹脸色大变,忙道:“说,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