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章追随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101字

    “我是……承德郡王的人,那次为侯爷挡刀,是郡王安排好的。

    我妻儿在承德君王手中……”

    承德郡王秦荣,当初还不是郡王。

    主公战败受伤之后,他无子的郡王哥哥恰巧得了时症死了,他才被今上封了郡王。

    “他为什么要对付主公,这里头有没有吴岳的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办事的,真的不知道他的目的,吴岳是协助我办事的人,我不知道他和承德郡王的关系。

    柴爷,我知道的都说了,求您了放过我吧。”

    “你的妻儿?你的家人不是被侯府安置了吗?怎么又跑出妻儿来?”

    “侯爷安置的的确是我在老家的父母妻儿,可是后来我又娶了一房妻室,是郡王的庶妹……”

    娶了郡王的庶妹,为了前程,竟连父母发妻都不顾了。

    “既然你是承德郡王的人,应该留在他身边享福才对,为什么改名换姓跑到开安县来当个把总。”

    “是为了藏宝图,据说,得藏宝图者得大业!郡王也不知从哪儿知道,藏宝图可能在开安县……”

    巫禹这个时候恐惧已经将他的心理防线击垮,他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横山关驿站,是陷阱吧?”

    “柴爷,我是被逼的,我也没办法,柴……”

    “咔……”

    云守宗双手把着他的头一拧,巫禹,也就是巩硕,顿时没有了声音。

    云守宗沉着脸往外走,巫禹的脑袋无力地耷拉在一旁,身上遍布的伤口狰狞可怕。

    当张凌的人去处理尸体的时候,看着巫禹身上的伤口,一个个的头皮都在发麻。

    匆匆赶回营地,一进营帐,方氏忙上前,云守宗个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办妥了,巩硕死了。”

    他的声音极小,只有两人凑在一起才能听到。

    方氏总算是放心了些。

    “就是用光了给娇儿买的花种,还有你让我买的针线。”哪儿来的苗疆蛊卵,云守宗埋在他伤口中的是给云娇买的花种。

    “主公出事儿,是兵部尚书吴岳和承德郡王的手笔。”云守宗心情很复杂,也能难受,他想报仇,可是现下却有羁绊。

    方氏哪儿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忙劝道:“不行,报仇我也想,可是咱们现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就是把孩子们好好养大,看着他们成长,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你可不能犯糊涂,做出连累孩子们的事儿。”

    云守宗颓然地垂下头,道:“嗯,我知道,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

    杀了巫禹,也算是给主公报仇了。

    不过,这次得感谢镇远侯,信应该就是他的人截下来的,巫禹也是他派人抓了……”

    方氏一惊:“什么?他知道了?”

    云守宗摇摇头:“我试探过,巫禹并不知道真正抓他的人是谁,他以为是我。

    而那封信,火漆并没有动过。

    说明楚羿只是觉得巫禹对我有不该有的心思,才截了信,并抓了巫禹给我……”

    方氏这才放下心来:“咱们这次人情欠大发了。”

    云守宗点了点头就道:“嗯,这孩子也不容易。以后,咱们对他好点儿吧。”

    “嗯,本来想远着点儿的,这下没法远着了。”

    “顺其自然,要是咱们刻意避开反而是反常,引人注意。

    再说了,当日咱们救了他,跟他就牵扯上了。”

    “原以为他只是个富家公子,了不起便是个出生权贵之家但并不受待见的孩子。

    不曾想转眼就成了侯爷……”

    夫妻两个虽有百般愁绪,可出现在人前,又换成了从前的模样。

    云守宗没有去谢楚羿,楚羿也不提这件事,这件事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至于巫禹的去处就成迷了,大家都看着呢,是他的亲兵来找他了之后,他就骑马出去了。

    五天之后,疫情控制住了,除了五名年老体弱的病患最终没熬过来,其它人的病就都好了。

    整个村子清点下来,还剩下四十三个人。

    劫后余生的人们长跪在地上,拜谢楚羿。

    在夏侯先生的示意之下,包青对楚羿也是千恩万谢,楚羿得了他的银钱,就将功劳全部给他了。

    既然疫病都控制了,楚羿和云守宗等人就出发了。

    留下包青善后。

    这个时候楚羿就不担心包青不好好办事情了,毕竟事情办砸了,他的功劳也就砸了。

    云家的马车跟着楚羿一道走,走得并不快,还没出开安县,他们的马车就被一个汉子给拦住了。

    云娇撩开马车窗帘一看,那跪在道路中央的汉子正是之前村子里头的人。

    他在道路中间磕头,边磕头边道:“草民成九,本名颜胜,谢侯爷救命之恩,愿追随侯爷请侯爷收留。”

    立刻就有侍卫去扶他,并劝道:“侯爷不是给你们每家留了三十两安家银子么?你还是好好回去过日子吧。”

    汉子不起来,继续磕头道:“草民这条命是侯爷的,草民也不是莽夫,也是有些家传本事……”

    “给他一套衣裳,一匹马,让他跟着,从此你就叫楚九吧。”

    汉子闻言大喜,忙磕头:“多谢侯爷成全!”

    没了楚九挡路,车队又缓缓动了起来。

    坐在车厢中的楚羿唇角含笑,云娇这个丫头,还真是他的福星。

    同在他的车厢里的张凌和夏侯先生忙向楚羿拱手道喜:“恭喜侯爷又添一宝!”

    颜胜,武器世家严家唯一血脉,早年严家遭遇当今血洗,只逃出一人,便是幼年的颜胜。

    楚羿这次来开安县,一个是颜胜的线索出现在这一代,只是没确定而已,一个是……云娇他们一家去九江,要经过这一代。

    本来线索不明,他没有必要亲自来,可是一想到这样就能和她遇到,他就想也不想地带人来了。

    楚羿脑海中浮现着云娇灿烂的笑容,和犯困时慵懒的样子,还有生气时嘟起的嘴,心都要化开了。

    夏侯先生:“只是,还是要好生探查一番此人,免得有人冒充。”

    张凌:“嗯,我会派人去办这件事。”

    楚羿摆手:“不用,他就是颜胜!”

    张凌和夏侯先生对视一眼,侯爷怎么会这么笃定?

    “严家逃出的幼子左手天生六指,你们留意他的左手,小指根部是有一个豌豆大小的疤。

    再者,是不是颜胜,就看他有没有颜家那套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