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瞎胡闹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5本章字数:2085字

    谁说不是呢。

    老五考上童生了,马上就要考秀才了。

    可是老二那个油盐不进的,就是不肯资助。

    云老汉没好气地道:“那有啥办法,人家不顾念咱们,有挣钱的法子不帮扯一把咱们,我还能去抢?”

    江大海忙堆笑道:“爹,所以啊,得想办法让莲儿嫁给天宝,这样一来,她是天宝的媳妇了,也就是咱们家的人了,那赚钱的方子能不说出来。

    放心吧爹,我也没爹娘,您二老就是我的亲爹娘。

    这么些年了,我跟梅儿孝敬你们,补贴五弟,这些事儿爹娘心里头应该都有数。

    咱们家可不像老二,还有老三,他明明就是娘生的,生生被老二搞得更家里头离了心。

    若是莲儿能嫁给天宝,他能不管他闺女?他又没儿子。

    其他的不敢说,只要莲儿以后生了两个儿子,我就敢其中一个让他姓云,让他以后给老三端香炉盆子!”

    古代的人为啥怕没儿子,那就是怕死了没人送终,没人烧香蜡钱纸。

    所以,江大海的话,彻底地打动了云老爷子。

    云娟儿道:“是啊,爹,这事儿,咱们也是为三弟着想。”

    陶氏:“老头子,我看这事儿好!”

    江大海继续添油加醋道:“只要大宝这事儿爹娘给咱们做主了,我保证给梅儿找个大户人家嫁进去,当少奶奶享福!”

    云老汉叹气,江天宝啥模样的人,他也是清楚的:“可老三两口子定然会不同意的。”

    云梅儿听江大海保证,要帮她嫁到大户人家当少奶奶,顿时眼睛就亮了。

    也不记得刚才有多嫉恨云娟儿了,忙帮着劝:“爹,要是容易,大姐和姐夫能求你们?

    这不是让你们想办法吗?”

    云老汉:“可牛不喝水强按头也不成啊。”

    陶氏瞥了他一眼:“也不是不成,好了,这事儿老头子你就甭管了,我有办法,不由得老三不同意。”

    云老汉不说话了。

    云娟儿两口并江天宝子忙道谢,完事儿后一家人就回了以前云守宗住的那屋住了。

    云守礼最不耐烦家里的事儿,请客那天一出事儿,他就借口要温书,回了镇上私塾。

    因着云起山伤势严重,云家大房二房所有的人都在云守宗家守着。

    该管着田地的管着田地,该看着房场的看着房场,起祥兄弟几个也不出摊儿了,两人轮流守在云守宗家,帮着跑腿啥的。

    再说云娇这边,在马车上强迫自己睡了,睡不着,她也闭目养神,怕见着云起山万一情况严重需要她的时候她又精力不济就坏事儿了。

    云守宗和方氏也强迫自己打了会儿盹儿,为了赶路,途径一处县城的时候还专门换了马,这都是楚羿派去打前站的人提前安排好的。

    一行人昼夜不停,终于在第二天早晨赶回了槐树村。

    侯府的大夫已经守在云娇家了。

    几人进了云起山的房间,看着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他,方氏和云娇顿时就哭了起来。

    云守宗的脸色也难看得要命。

    “侯爷,云老爷,云太太。”

    大夫起身给三人行礼。

    楚羿道:“免礼,病人怎么样了?伤势如何?”

    大夫:“大腿上两处刀伤,一处三寸,一处五寸。

    失血过多,伤口感染厉害,化脓,高热不退,情况不妙。”

    闻言,方氏整个人就摇晃了一下。

    云守宗忙扶住她。

    云娇的心也跌入了谷底。

    “爹,娘,我有话跟你们说。”

    闻言,楚羿和大夫,还有原本就守在里面的云起祥都退了出去,并将房门关上了。

    “爹,娘,您二老还记得我说的龙虎山道长吗?”

    “记得,记得!”

    方氏想到当初楚羿的伤那么严重,就是被道长给的丹药给救过来的,顿时心里就升起了希望。

    云守宗也看着云娇,信任地说道:“娇儿,你有办法救你二哥?”

    云娇摇头道:“二哥的伤跟楚羿当初不一样,我们发现楚羿的时候,他的伤并没有化脓,只是有高热。

    但是咱们在路上耽误了时间,二哥又化脓了……

    我也没把握。

    不过当初那道长说我有慧根,传授了我几道祈福之术,我想试试。

    只是,在祈福的五六个时辰甚至十多个时辰里,不能有任何人打扰,爹娘能做到吗?”

    方氏看了看云守宗,云守宗沉吟片刻,道:“成,爹亲自帮你守门,只是时间太长,娇儿你能受住吗?”

    云娇道:“能,给我备着点儿点心送进来,再在外间帮我起个红泥炉子能烧水就成,我累了自己休息。”

    方氏红着一双眼,哽咽道:“娇儿,你一定不能逞强,你二哥重要,你的身体也重要,知道吗?”

    云娇:“娘,我知道,您放心吧,对了,把家里所有的现银给我。”

    云守宗和方氏也不多想,他们只知道龙虎山的道长是皇帝都要给几分颜面的得道高人,他传授给娇儿的,定然不是凡法,要点怪异的东西也在情理之中。

    方氏:“我去拿,对了,要朱砂吗?要的话就让你爹去买。”

    云娇忙摇头:“不要朱砂,要金银,道长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

    云守宗忙将自己身上的几十辆银子给云娇,方氏也忙去自己屋里拿银子。

    马上就给她拿了十两金子和一百两银子。

    “娇儿,够吗?不够现在让你爹去换。”

    “怕是不够。”云娇道。

    想了想,她就出门,果然,楚羿还没走。

    “楚羿,我要现银有多少要多少。”

    楚羿忙将身上的钱袋子递给云娇,又叫张凌:“拿银子。”

    张凌也忙把自己身上的钱袋子递给云娇,见楚羿还看着他,他忙去把侍卫们的钱袋子全部都收了起来,交给云娇。

    云兰儿等人见状,也忙将自己身上的银子都拿出来,给了云娇。

    云娇也不多说什么,进屋之后,就让云守宗用银票把外头人的银子给还了。

    点心和炉子都准备好了,方氏和云守宗便退了出来。

    侯府来的段大夫想进去,结果被云守宗拦住了。

    “我闺女在给她二哥祈福,不能有人打扰。”

    段大夫闻言脸色一沉,道:“这不是瞎胡闹吗?你知道你儿子有多严重吗?咋能由着一个小丫头胡闹,你这是再要你儿子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