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云娟儿上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6本章字数:2115字

    这道声音很陌生,嗓门儿又大,想着劳累的一晚上,刚睡着的云娇,方氏和云守宗就都黑了脸。

    “二叔,是二姑。”

    在起祥和起庆的心中,他们的亲姑,被陶氏偷偷卖掉的云花儿才是他们的大姑。

    让人心寒的是,在老宅,没人记得云花,陶氏和云老汉一直要求这几个孩子管云娟儿叫大姑,起祥和起庆倔,从来不肯改口,为此,没少挨陶氏的打。

    “二姑,你小声点儿,娇儿在睡呢。”这边,起祥已经跑到院儿门口,脸色不好地说道。

    云娟儿跟陶氏很像,三角眼,塌鼻梁,面皮也黑。

    倒是云梅儿比较像云老爷子,面皮白一些,鼻梁也不塌。

    “哟,这日头都这么高了,还没起,还真是娇小姐。”云娟儿酸了吧唧地说了一句。

    大门口守着人,她都说了是云守宗的妹妹,可是拦着她的汉子就是不让进。

    “看门狗!”云娟儿低声啐了一口。

    云起祥闻眼脸都绿了,守门的是云守宗从镖局请来的镖师,又不是云家的下人。

    “二姑,你说啥呢?”

    接着,他又忙跟镖师道歉:“对不住了叔,您别往心里去。”

    镖师摆摆手,没有怪罪云起祥,冷笑着道:“小子,记住了,野狗冲着你汪汪,要么你就别理会它,要么你就打得它满地找牙,让它汪汪不了。”

    云娟儿闻言,顿时就炸毛了,她指着镖师就要开骂,她男人江大海忙拉着她,用手捂了她的嘴巴:

    “娟儿!别忘了咱们来干啥的!”

    云娟儿,这才反应过来,不甘地瞪了镖师一眼。

    然后就要往院儿里头走,然而,镖师依挡着她们两口子。

    “谁在外头瞎嚷嚷,打出去!”

    这时,云守宗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云娟儿两口子忙满脸堆笑道:“二哥,我是云娟儿,这是我那口子江大海。到底是亲兄妹,有这血缘,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江大海也腆着脸赔笑,同时将手中拎着的两封点心递到云守宗的面前:“二哥,这你们千里迢迢从京城里头回来,我们也没来得及来瞧瞧你们,主要是生意太忙,腾不开手。

    这还是守礼考上了童生,我们一家好容易回来一趟,想着来拜访您,可偏巧您又走了。

    这点儿东西,您别嫌弃,都是我们的一片心,给侄儿,侄女尝尝的。”

    云守宗冷声道:“我可不知道我还有你们这一房亲戚,给我打出去!”

    自己的儿子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自己的女儿为了救儿子整整忙碌了一夜。

    现在罪魁祸首的爹娘就站在眼前,他的火气正好没地方发呢。

    “是,东家!”

    镖师得了云守宗的话,一把就拽住了江大海的领口,顺手就扔了出去。

    江大海顿时就摔得四仰八叉、吱哇乱叫的,手中的点心也散落一地。

    云娟儿见自家老爷们被扔出去了,脑子里仅有的理智顿时就消散一空。

    “哎呦,老二你个黑心烂肺的,打你妹夫!老天爷啊,您睁睁眼吧,要打死人啦!”

    别说,这云娟儿,在撒泼上的天赋,还真随了陶氏,十足的像!

    可惜,陶氏在槐树村的名声,已经烂透了。

    “要我儿子被砍了,我绝对砍回去。”

    “就是,只把人扔出去,太便宜他们了!”

    “臭不要脸的,纵着自己儿子把人家儿子砍伤了,还好意思上人家门口来闹来。”

    “要我说,就是云二老爷太仁慈了,这种人就该打断腿。”

    云娟儿完全没想到路过看热闹的村民都帮着云守宗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啥,就只能扯着嗓子哭嚎。

    江大海脑子还算清醒,他可是时刻记着自己来干啥的。

    “嚎啥嚎,别嚎了。”

    他一咕噜爬起来,又朝云家走了几步,可是目光落到虎视眈眈的镖师身上的时候,就怂了,也不敢再往前跨一步,只在哪儿站着,微微佝偻着腰,讨好地对云守宗赔笑道:

    “二哥,我知道,这事儿是大宝不对。大宝呢,他在娘胎的时候,他娘摔了一跤,这生下来脑子就不清醒。

    这次我也不知道他会发疯伤了大侄儿,大侄儿伤成那样,我这儿也跟着心疼。

    你放心,我等下就把大宝给你送来,要打要杀要剁我都听你的,绝对没有二话。”

    他说完,还注意瞄了瞄周遭乡邻的脸色。

    这话一出,周遭乡邻看他的眼神果然就有些不同了。

    “云娟儿体了陶氏,可她这男人倒是个明白人儿。”

    “可不是吗,就算是傻,也是自己个儿的亲生儿子,能忍心交出来任人发落,可见心里还是愧疚的。”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渐渐偏向他,江大海就松了口气。

    他就不信了,云守宗能跟一个傻子动手。

    有了底气,腰板儿就渐渐地直了。

    云守宗走出院儿门,直径走到江大海身前站定,道:“你儿子是个傻的,会发疯,你就该将他看管起来,若不然,伤了人怎么办?

    前些天是我儿子遭了,若是往后,其他的乡邻也被他伤了呢?

    你也这样,只把他推出来就完事儿了?

    一句任打任杀。

    说得好!

    郎朗乾坤,青天白日,谁又敢胡乱打杀人?

    当王法都是摆设吗?

    我同你没啥说的,这事儿,我自然会告上县衙,一切,是打是杀是关,都有王法拘着!

    不过我可提醒你一句,你儿子是傻的,他伤了人,你这个当爹的,少不得担上一个纵子行凶,管束不利的罪名!”

    云守宗说完也没回自家院子,而是抬脚就往党先生他们的院子走去。

    云起山醒了,他得去给老先生报个信儿,省得老先生担心。

    村民们也从他的话里回过味儿来,是啊,家里养个疯子,就看好了啊,还带出来溜达啥?

    那天疯子砍人的阵仗好多人都看到了,太吓人了,要不是紧要关头那疯子被云守耀给攥住了腿,那扑过去的一刀,非得砍到云起山的脑袋上不可。

    大家不由得想到现在都还在村儿里头到处瞎溜达没人管的江大宝,一个个都觉得脖子凉飕飕的,像有刀子比着似的。

    不成,他们得去找村长,要把这随时都会发疯的傻子给赶出村去。

    江大海被云守宗这一通话给说得楞了神,等他反应过来,就知道坏了,这老二,果然是不好惹的,逼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