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没安好心的老宅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6本章字数:2124字

    一听赔偿,云娟的脸色就难看了,她刚要说话就被江大海一个眼珠子瞪得把话堵喉咙里了。

    可陶氏却嚷嚷了起来:“老二家没银子抓药吗?大地主能没银子?

    来抠唆爹娘妹子?

    他不供养侍奉老人,嫁出去的妹子供养侍奉老人他就看不过眼了?

    要赔?

    拿我这条老命去!

    这日子还要不要人过了?”

    在场的人神色古怪地看着陶氏撒泼,眼中的鄙夷和厌恶浓郁地散不开。

    云家族长和里长的脸色都黑了,特别是里长,这赔偿的头子是他扯出来的,陶氏这么闹,就是在说他的不是。

    “哼,自古以来,杀人偿命,伤人赔钱!咋的,就因为云守宗是云家昌的二儿子,就合该被你们欺负,儿子被砍得人事不省也不能出声?”

    云老汉被里长训得脸一阵青一整白,族长这边也用眼刀子飞他,就火气冲天地呵斥陶氏:“你瞎咧咧啥,还不快闭嘴,老爷们儿说话那有一个娘儿们插嘴的理儿?”

    陶氏顿时就不干了,从凳子上直接滑到在地,铺天盖地地哭了起来:

    “哎呦,要逼死人啊,我老天拔地的,到老了被儿子逼死。

    云家昌,老娘十几岁黄花大闺女就嫁给你个死了老婆的人,老娘没嫌弃你,尽心尽力地伺候你,养你的娃。

    我这后娘当得不亏心,可临老了,我自己个儿的亲儿子就被整得充军了,现在又要来逼死我……”

    云娇一家人冷眼看着陶氏闹腾,就像是在看戏,她这一招,村里的老人们也都厌了。

    云老汉气得用烟杆子指着她,半响说不出话来。

    最终脸红脖子粗地憋出几个字来:“你个老婆子,闹啥闹,老二这不是还没说话的吗,这也是里长一提。”

    言下之意,还是有让云守宗退让的意思。

    可是,凭啥啊?

    云娇一家人都在冷笑。

    这时,江大海就马上站出来去把陶氏扶了起来,同时跟里长和云守宗哈腰道:

    “里长,二哥,放心,汤药钱我定然是要赔的,二哥,你看,要不我先送十两银子到府上,等我大侄儿大好了,再算总账,我在把剩下的银子送上。”

    他的好态度再次得到了在场老人们的肯定,就连里长和云家族长,脸色也缓和很多。

    云家族长就拍着云老汉的肩膀道:“老三啊,你家这女婿还是明事理的。”

    可是陶氏一听十两银子就不干了:“啥,十两银子,抓个药哪儿要得到那么多?

    他是金子做的还是银子做的,就值十两银子。”

    云守宗闻言就冷声道:“我看这事儿还是报衙门吧,只要衙门判的,就算不让赔我云守宗也认了!”

    江大海忙赔笑道:“二哥,您看,这事儿就别闹衙门了,您别跟娘一般计较,她老人家节省了一辈子,自己也舍不得花银子,故而一听十两银子就有些着急了。”

    这话说得,太漂亮了,像抹灰的抹子抹过的一般光鲜妥帖。

    见大家的思绪都被江大海拉着走了,决计不想放过他们的云娇就犯愁地开口:“大哥,十两银子,还不够一粒保命丸的钱呢。”

    反正她人小,冷不丁地插一句话也没啥。

    云起岳盯了一眼江大海,就一本正经地接了云娇的话:“一颗保命丸二十五两银子,我才回家也不清楚,咱们从京城带回来的十粒保命丸给起山用了多少?”

    云娇道:“昨儿咱们赶回家,就给二哥用了一粒,今儿早上一粒、中午一粒、接下来每天都要随三餐时间服用一粒,十粒保命丸也不够。”

    云起岳安慰她道:“放心,这次大哥从京城又采买了二十粒保命丸回来,应该能够得着起山吃。”

    兄妹两个一唱一和,不打草稿的谎话张嘴就来,配合流畅。

    不过云娇和云起岳说这话还是有底气的,在云起岳看来,自家妹子本来就有龙虎山道长送的保命丹药,而云娇更是因为有随身淘宝在,底气当然足。

    他们两个的对话完了,云家小院儿就安静了。

    只是转瞬,这道安静就被陶氏尖锐的叫声给划破了:“放你娘的臭屁,两个逼孩崽子瞎说啥?啥破烂丸药要二十五两银子一粒,你们咋不去抢呢?”

    云守宗冷笑道:“在京城,还有一千两银子一粒的丸药,二十五两银子一粒的丸药,在京城药店多的是,没啥好稀奇的。

    诸位长辈若是有心,去县里的大药店,或者是府城里头的药店打听打听就能知道。”

    马上,就有老一辈人开口了:“不用打听,京城啥地方,遍地都是权贵,好药材多了去了,用贵重药材制成的丸药贵一些也正常。”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有一回坐船的时候听到过一个大户人家的下人说过,他家老爷服用的人参啥丸的就是十两银子一粒。

    他还说他们家老爷服用的另外一种丸药,得五十两银子一粒呢。”

    “就是,京城啥没有,天之脚下,说不定二十五两银子一粒的丸药在京城都算便宜的了。”

    “对,保命丸听名字就不便宜。”

    这一通众议下来,不管是云老头,还是一直表现良好的江大海脸上都挂不住了。

    特别是江大海,脸上的汗水顺着脸就滴落了下来。

    他极为后悔自己刚才最快,这下咋办?自己把自己将死了。

    想了想,他就带着哭腔道:“二哥,我家也不富裕,大宝一直在吃药,家里也没有余钱。

    眼下看着,我大侄儿这要钱,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还不上了。

    二哥,您看,要不我把桃枝儿给你们家抵债咋样?

    为奴为婢都成!”

    江大海简直是佩服自己的急智,要是真能把桃枝留在云守宗家,怎么说也是侄女儿,他能真的苛待桃枝?

    桃枝这丫头再长两年就长开了,再使点手段爬上云起岳的床……他云守宗就必须让儿子娶了桃枝儿。

    这算盘,可打得真是精啊!

    云娇在心中冷笑,不过她却没表现出来,脸上依旧一副不懂的样子:“大哥,咱们家缺奴才吗?”

    云起岳笑道:“不缺,这次大哥从京城采买了些奴才回来,不管是人才还是规矩都是一等一的,不是小门小户的闺女能比的。”

    两兄妹貌似无意的一番讨论,就将江大海堵得胸口一闷,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