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谁敢动姑娘,我弄死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6本章字数:2074字

    方氏冲着自己的儿女笑了笑,这两个孩子,真是操心,不过,有些话的确他们小孩子能说,但是她和云守宗却不能说。

    陶氏简直是恨死云娇了。

    都是这丫头,要不是这丫头,老四也不会被发配充军,现在有事她跑出来搅事儿!

    陶氏越想越恨,随即便恶从胆边生,跳起来就扑向云娇。

    “我撕烂你个小蹄子的嘴!”

    都是她在挑事儿!

    云起岳她不敢动,毕竟云老爷子看中孙子,可是这臭丫头,她打了就打了,谁家祖母不打孙子孙女儿,长辈揍孩子,就算是里长和族长也管不着!

    然而,她整个人还没有到云娇身边,一道黑影一闪,然后她就飞了出去。

    “嘭……”

    陶氏狠狠地砸在地上,疼得哀嚎,云娟儿忙跑去扶她。

    墨扇这个时候就站在云娇身前,冷漠如刀子般的眼神扫过云老汉和陶氏等人,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道:“奴婢墨扇,是姑娘的贴身丫头,谁要是敢对姑娘不利,我弄死她!”

    反正她这条命是姑娘的,即便是为姑娘杀人要偿命,她也无所谓。

    墨扇年纪不大,之前跟在云娇身后,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可是刚才陶氏扑向云娇的时候却动了,这帮人还没看清楚她怎么出的手,陶氏就摔了出去。

    这个时候,大家缓过神来,才开始打量起墨扇来。

    这丫头长的也标志,就是一双眼锐利地让人不敢对视。

    这就是人家云家的下人。

    江桃枝给人提鞋都不配。

    江大海也闭嘴了,再不好意思提让江桃枝送去云守宗家当奴为婢的事儿了。

    陶氏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这会子被墨扇一招就整治得闭了嘴。

    倒是云老汉气不过,颤抖着手指着云守宗:“你……老二,陶氏她再咋的也是你娘!”

    云守宗冷冷地道:“我娘?我娘好好地躺在坟地里呢!”

    一句话,表达得很清楚,陶氏算个屁。

    “大哥!”云老汉被气得倒仰,他缓了缓,就求助地看向云氏族长云家荣。

    云家荣道:“守宗二十年前是你亲自要求划出族谱的,都不在族谱了,我管不着!不过陶氏是你的续弦,这个族谱上倒是有。”

    言下之意,他管不着云守宗,可你云家昌的老婆他却能管得着。

    云老汉心生一股浓浓的无力感,他大哥这是彻底偏向老二了?

    想着云守宗跟族长和里长走得近,还总不空手,云老汉心里就更加酸涩不平,他才是爹啊!

    “老二,你家的下人打你……长辈,这事儿,你得给个说法!”

    云守宗提醒云老汉:“起山的事儿还没说法呢爹!”

    墨扇是云娇的丫头,可云守宗是云娇的爹,云娇敬重爱戴的爹,出于爱屋及乌,她也见不得自家老爷受欺负。

    “墨扇的自责就是保护姑娘安全,此人若不是要对姑娘不利墨扇也绝对不会出手。”

    墨扇的背脊挺得直直的,清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的话说得很清楚,是陶氏先对云娇出手,这事儿是陶氏招惹的,干她家老爷啥事儿?

    “是啊,这满院儿的人,咋不看这姑娘对旁人动手。”

    “陶氏也是,好端端的发啥疯,人家娇丫头又没惹到她。”

    “也不知道江大宝的疯病是不是就随了她了。”

    众人议论开了,云老汉张了张口,硬是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

    这头江大海却扑通一下给云守宗跪下了:“二哥,求你了,这银子实在是太多了,我还有一家子人要养,真赔不了那么多!

    二哥,这事儿是我不对,是我没管住大宝,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说着,他还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看着也挺心酸的。

    云娇就懵懂地问云起岳:“大哥,受伤的是我二哥啊,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咱们在欺负他一样?

    难道我二哥的伤是假的?

    还是咱们家的人被伤了就只能悄悄的认了,不能吱声了?”

    云起岳叹气道:“对,受伤昏迷几天不醒的是你的二哥,我的弟弟,咱们爹娘的儿子。

    大哥也不知道咱们家做错啥了,怎么连一个公道都不能讨。”

    本来对江大海已经动了恻隐之心的老人们听两兄妹这么一说,就又想起那天云起山被砍时的状况来。

    那血止不住的流,那孩子当场就晕过去了。

    是了,苦主是云守宗一家,他们怎么就想差了呢。

    江大海一家赔不出钱就可怜?

    人家好好的儿子被伤得昏迷不醒就不可怜。

    江大海心里都要气死了,得,让这两兄妹一搅和,他白跪了。

    现在他能理解陶氏的心了,知道陶氏为啥要扑过去整云娇这小丫头片子,尼玛,这丫头真邪性,最会坏事儿的就是她。

    云守宗也不想继续跟他们磨了,直接把事情挑明,直奔主题。

    “想来各位叔伯长辈当时也在云家,知道起山是咋受的伤。

    当时起山明明在起祥的,是云梅儿突然跑进去,把起山推了出去,并把门关了还上了栓子。

    各位叔伯都给我评评理,我就想不通了,云梅儿为啥要把我儿子推出去,还断了他的退路,让他生生地挨了江大宝两刀?

    当时若不是我三弟云守耀……我的二儿子起山说不定就……”

    说完,众人就议论起来:“是啊,云梅儿这样也太歹毒了些。”

    “她进去把们栓了就是了,为啥还要把起山那伢子给推出去?”

    “就是心眼儿坏透了!”

    见众人越说越不像样,陶氏就尖声道:“孤男寡女在一个屋,还把门栓了,你们想坏我闺女名声啊?

    咋的,不把男的推出去还把他留在屋里生崽崽不成!”

    “陶氏!不会说话就闭嘴!一个亲姑,一个侄儿,让你这张满是粪水的嘴一说,像啥话!”

    云家族长闻言顿时就怒了:“老三,管好你老婆,不会说话就拔了她的舌头!”

    这也是气急了!

    云老汉忙赔礼:“大哥,您别生气,这老婆子是无心的,下来我一定教训她。”

    云娇在心里呵呵,他会教训陶氏,才怪。

    接着,他又对云守宗道:“梅儿也不是故意的,她那会儿不是吓傻了么。

    再说了,她可是你妹妹,你咋能这么坏她名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