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章你就不要爹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6本章字数:2131字

    里长也劝:“是啊,这天性血脉,那是说断就能断的,不能儿戏。

    况且,断了胳膊腿儿,以后你这一家子咋养活?”

    云老汉跟云莲儿急眼道:“莲儿你个丫头咋就这不懂事儿呢,还不劝着点儿你爹,你就愿意看着你爹为了你,就跟自己个儿的请爹娘断亲?

    为了你,就断掉胳膊腿儿?”

    当然不忍心!

    云莲儿既然选择跳河,就是存了死志了。

    即便是被人救了起来,在二叔家躺着的时候,她也没有想活的念头。

    直到方氏告诉她,自己的爹为了自己,要去和老宅断亲。

    断亲有多严重,有啥后果云莲儿是清楚的。

    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爹残废掉,故而,才挣扎着起来,求方氏带她来了老宅。

    就是死,也不能让自己的爹娘吃亏。

    “里长,大爷爷,各位乡亲父老,叔叔伯婶子。

    今儿一大早,我在二叔家做秀活儿,江柳枝儿就来找我,说是陶氏找我有事儿。

    那个时辰,地里干活儿的人也多,相信也有不少人看到江柳枝儿去了我二叔家。

    我跟着柳枝儿回到老宅,就在上房,陶氏让我帮她穿针,接着又让我帮她撩衣脚。

    后来我帮她干活儿的时候,她就让江柳枝儿给我端了一碗糖水来。

    她不喝,她非要我喝,等我喝了之后,她就借口上茅厕就走了。

    没过多久,我就觉着浑身没劲儿……接着,江天宝就忽然从墙角的席子后头窜了出来……

    我就逃……结果才发现门被陶氏给锁了。

    我喊,没人应。

    我也是没办法,慌乱中从针线筐里摸到了剪刀……

    大家都瞧着了吧,我的脸,就是江天宝打的。

    我知道,我这名声是没了,我也没法儿活了……

    我爹娘要断亲,那就断,大不了,我替我爹还命!”

    说完,云莲儿就从袖子里取出一把剪刀,直愣愣地往心口插去。

    这把剪刀,是她趁着方氏等人不注意,藏的。

    “莲儿!”

    曹氏和云守耀的魂都吓没了,谁也没料到云莲儿会忽然来这一出。

    不过墨扇早先就得了云娇的吩咐,她一直注意着云莲儿和曹氏这边的动静。

    云莲儿的剪刀一扎下去,她就飞扑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夺走了剪刀。

    不过,剪刀还是戳进去了一点儿,云莲儿的胸口顿时就被血染红了。

    云莲儿这一番话,一番举动,让里长和族长再说不出一句劝解的话来。

    这还是亲奶么?

    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自己的亲孙女!

    云守耀和曹氏也不知道陶氏竟然将上房的门给锁了,这是存心要害莲儿的清白啊!

    云老汉的脸,在这一瞬,真是没地儿放了了。

    他劈头就给了陶氏一巴掌,怒不可遏:“你个死老婆子,你都做的啥好事儿!”

    陶氏被他打得在原地转圈儿,若不是云娟儿扶着,她就得摔了。

    “你个老不死的你打我,我这都是为了啥?天地良心啊,我就是去上个茅厕,没锁门,都是那小贱蹄子瞎说的!

    是她勾引天宝不成,才刺伤天宝的,现在又来毁我这个亲奶的名声!

    你个心黑的小贱妇,你不得好死……”

    “瞎说吧,就是傻子也不会在正房去勾引人!”

    “那可不咋的,明知道老太婆只是上个茅厕就勾引人,这脑子得多傻才干得出来?”

    “你们不知道,那前儿我们哥儿几个都在,大白天的,老云家院儿门就关着,从里头撇了。

    云三哥在外头叫半天门呢,都没人应,后来还是翻墙进去开的门。”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估摸着,那锁也是听着有人叫门了,才慌张给人开了的。”

    “成天界嚷嚷儿孙黑心烂肠肺,我看着老婆子的心才是真黑,这么坑亲孙女的奶可没几个。”

    “这可不一定,说不定是老两口商量好的呢。没有老头子点头,她敢这么干?

    又是下药,又是毁自己亲孙女儿的清白……

    啧啧,就这样的人家,还供养读书人?”

    云老汉听了这样的话,羞愤难当。

    扑上去又是几个耳刮子打在陶氏的脸上。

    直打得陶氏嘴角血水直冒,牙也掉了两颗。

    这个档口,云娟儿可不敢拦着云老汉。

    打完了,云老汉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事情闹成这样,已经更没有还转的余地了。

    这老婆子,不是说只让他们单独呆一个屋子……没说要下药,要锁门,要生米煮成熟饭。

    云老汉近乎祈求的眼神落在云守耀的身上:“老三,你就真为了一个丫头片子,就不要爹娘了?”

    云守耀心疼地看了眼倔强地不肯走,被曹氏用帕子捂着胸口的云莲儿,还有满眼恨意,像头小豹子的云兰儿开口道:

    “爹,莲儿和兰儿,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她们是我的孩子。

    要是谁那么对梅儿,对守礼,爹,您能答应么?

    你们做出这样的事儿,就没想过,是在要儿子的命么?

    虎毒不食子啊爹!”

    这也是,云守耀最后一次喊云老汉爹了。

    他的心,亦是在滴血。

    他的话把云老汉彻底地堵得说不出话来,云老汉的双眼,那丝祈求散去之后,就剩下了暗淡。

    罢了,断亲就断亲吧,闹到这一步,三房……这儿子,算是被彻底地推出去了。

    “罢了,罢了,断亲就断亲吧。我也不要谁的胳膊腿儿,就照着云娇说的,用方子换吧。”

    断亲了,换了方子,至少能卖一百两银子,就算是不卖,也能多一个进项,老五进学所需实在是太多,他现在供养着已经感觉相当吃力了。

    云起岳道:“我这就去写断亲文书。”

    因着知道云守耀要断亲,云起岳来的时候,就带了笔墨和纸张。

    立刻就有人帮着抬了桌子出来,云起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断亲文书写了,交给云氏族长。

    “……今儿女缘分已尽,故斩断血缘关系,至今日起,一别两宽,各自安生……”

    族长念完了断亲文书,云老汉和云守耀都表示没有异议。

    双方都画押了,整个过程,云老汉都是飘忽的。

    江大海也放心了,方子总算是到手了。

    断亲文书一式三份,云老汉一份,云守耀一份,还有一份是要留在衙门做证的。

    这三份文书都由族长先行收着,一会儿就送去衙门过明路。

    “断亲文书已经签了,云娇,你把冒菜方子拿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