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章终于断亲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6本章字数:2081字

    签了断亲文书,云老汉就有种少了坨肉的感觉。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忘记方子。

    是啊。

    怎么能忘记呢,不是为了这方子,这家里头,也不能闹成这样。

    左右这回他的老脸已经丢尽了,现在也没啥拉不下脸的了。

    云娇笑着问云老汉:“爷爷,什么方子?”

    云老汉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当然是冒菜方子,你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的,只要断亲,就给方子!”

    云娇道:“之前是我是想用方子换来着,不是问了几次你们都没答应么?”

    云老汉和江大海闻言就气了个倒仰,啥他们不答应,他们咋可能不答应。

    “老二,你不管管你闺女?她咋能这样,说了要给,现在又不给?”

    云守宗道:“爹,我只听到娇儿问过,想要方子为啥不用断亲来换,没听到娇儿说要把方子给你。”

    起庆起祥等人也说:“对,我们也没听到娇儿说要把方子给你们!”

    围观的村民们也都附和:“对啊,人家姑娘没说要给方子啊!”

    “我可记得真真儿的呢,人家没说!”

    “哎呦这可是听差了,忙活这么久,就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不咋的,这就叫老天有眼!”

    在一声声议论之中,云老汉只觉得天旋地转,云娇这个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她几次提出断亲也能换方子,可是就是不说断了亲就把方子给他。

    她这是在挖坑给他跳!

    偏生,他拿她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江大海就傻眼了,不成啊,他收的定金都花一半儿了,没有方子他从哪儿去弄钱还给人家啊。

    更何况,定金还是小头,大头可是一千两银子啊,就快到手了,这……

    况且,福运楼的东家可不好惹!

    这边断亲的事儿办完了,老宅是没有人愿意呆着了。

    不管是方氏还是云娇,就没想到没花一分银子就把这亲给断了。

    大房三房并云娇一家人都走了,多一眼都没给气得吐血的云老汉等人。

    看热闹的村民们也都散了。

    回到云娇家,墨扇去给云莲儿处理伤口,云守耀等人则在堂屋,问云守耀的打算。

    云守耀道:“二哥,莲儿先在你家借住两天,我这就跟族长和里长去趟县衙,把断亲的文书把官路给过了,我想好了,从今儿起,我们一家就改姓曹,跟都跟莲儿她娘姓!”

    云守光闻言一怔:“啥?老三,你要改姓儿?”

    云守耀点头道:“嗯,出了这样的事儿……左右已经断亲了,那就断个干净。

    改了姓……莲儿应该能好受点儿。”

    云守光本想着虽然老三和老宅断亲了,可是他们也是兄弟,就想劝来着。

    可云守耀这么一说,云守光也就劝不下去了。

    云守宗就道:“我看改姓也是个好事儿,莲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看着你能愿意为把全家的姓都改了,她应该不会再做傻事儿了。”

    云守耀点头哽咽道:“是啊,我就怕莲儿……只要她没啥事儿,我们两口子养她一辈子。”

    这也是伤心狠了,要不然一个大男人,能说着说着就哭。

    接着,他又道:“我现在就去找里长和族长去县里,快点儿办完事儿了就赶回来在房场哪儿搭个棚子,先住下。

    老宅,我们一家是不打算住了。”

    云守光道:“那里去,窝棚我这会子就带着两小子去砍木头帮理先搭着。”

    云守宗也道:“左右房场有干活儿的人,大家搭把手,下午能把窝棚给塔起来。

    莲儿你就不操心了,就在我家住着,让你嫂子好好给她补补。”

    云守耀点点头称谢。

    他起身出去,就在云娇房间门口招呼了曹氏出来跟曹氏说了几句。

    曹氏就进去请了云娇出来,还有云兰儿和云莲儿都出来了。

    云守耀带着一家人恭恭敬敬地给云娇弯腰行了个礼。

    云娇忙闪到一边。

    方氏也迭声道:“使不得,使不得!老三,你这是干啥?”

    云守耀道:“二嫂,多亏了娇儿,要不然就算是……轻易,我们家也断不了这个亲。”

    若不是云娇状似无意地插了两句嘴,利用云老汉和江大海等人急切想要方子的事儿来激他们,他想没有丝毫损失就断亲,比登天还难。

    云娇道:“三叔,我先前真是想用方子换你们一家断亲,可是爷他们不是没答应么?”

    言下之意,是怪云老汉蠢,没敲定这事儿呢,就签了断亲文书。

    在外人面前,云娇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小心思的。

    毕竟,她现在的年纪只有六岁,六岁啊!

    云娇这么语气轻松的一说,众人心间的郁气总算是散了些。

    “总之,娇儿妹妹的恩我云兰儿是记下了!”

    不管是分家还是断亲,都是托了二叔家的福,不仅云兰儿谨记着,云守耀一家人都谨记着。

    云守耀趁着这会子人齐全,又道:“二嫂,莲儿,她娘。

    从今儿起,咱们就姓曹了,不姓云了。

    莲儿,爹娘没用,没护着你……从今以后,咱们改头换面,从头来过。”

    闻言,云莲儿泣不成声,她爹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她要是再寻死,就真真儿对不起他了。

    爹为了她断了亲,又改了姓,她也能为了爹娘好好活着,哪怕做一辈子老姑娘,被人嘲笑一辈子。

    “爹……”

    “她爹……”

    一家人相拥而泣,看得人心酸,云娇也跟着红了眼眶。

    云守岳就蹲下身来把云娇揽入怀中,掏出帕子帮她擦眼泪。

    云守宗让阿贵赶车,送云守耀去办事儿。

    这边云守光就带着两个儿子去忙活给云守耀弄窝棚的事儿,方氏这边就让春梅熬了安神汤让云莲儿喝了睡下。

    接着她又备了些礼,让云起岳亲自送去唐水家,感谢唐水救了云莲儿。

    老云家,气氛一片惨淡。

    上房,云娟儿照顾着被打肿脸的陶氏和受伤的江天宝。

    江大海着急上火地在屋里转圈圈。

    云老汉没有在屋里,他被族长云家荣喊到外头,单独说话。

    “老三,休了陶氏吧!”一个连亲儿子都能作没的婆娘,留着破家啊?

    云老汉颓然道:“大哥,守礼考上了童生,这马上就要考秀才了,要是休了陶氏,会影响他的仕途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