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放纸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6本章字数:2170字

    水暖管道密封的问题解决了!

    终于不用用火炕了!

    家里的火炕也是最近才没烧的,睡得云娇总上火。

    如果水地暖弄好了的话,冬天就好过了。

    接下来,就是实验怎么控温,这事儿就用不着云娇操心了,是云起山的事儿。

    不过也简单,因着科技和物力有限,即便是水地暖弄出来,也只能全程人工操作,不像现代,一个大容量的全自动热水器就能搞定。

    怎么控温,只需要多试几次,把合适水温所需要的柴火量试验出来就成了。

    以后负责烧地暖的下人只要按照这个量来烧水就行,根本就不用动脑子。

    反正云娇只是动动嘴皮子说说自己的要求,然后具体的研发就是云起山和两位老先生以及那些老工匠们的事儿了。

    楚羿来的时候,云起山跟他打了招呼就屁颠颠儿地去房场了。

    “你怎么看起来有些憔悴。”还有点儿瘦了,眼睛下也有一片若有似无的青影。

    楚羿穿的是月白色的常服,一张俊脸是有些清减了,不过目光却很明亮,像星辰一样。

    被云娇关心,楚羿的心间就抑制不住地浮现出一股暖意来:“没什么,就是最近没怎么睡好,对了,我给你带了东西来。”

    他抬手示意,就有人将几个箱子从马车上抬了下来。

    迎出来的方氏就笑道:“你这孩子,来就来,还带这么多东西,下次再这样,婶子可就不让你进门了。”

    在不影响自家闺女的安全情况下,方氏和云守宗,算是将楚羿当成子侄了。

    楚羿道:“婶子,这些东西都是别人送的,放在我哪儿也是长虫,您是知道的,我并没有兄弟姐妹……”现在在侯府住着的人,他是不会认的。

    楚羿这么说,方氏也就不好拒绝了,只觉着跟自己的儿子们比起来,楚羿虽然身份尊贵,可境遇,却比自家儿子可怜好多。

    “咱们家地方多小啊,前些日子你送来的补药就占了好大一块儿地方,现在又送,再这么下去,咱们家堂屋可是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方氏一面让人将东西先抬到堂屋,一面打趣道。

    “娇儿,你陪着少卿坐一会儿,娘去张罗饭菜。少卿,你想吃啥?”

    楚羿也不客气:“想吃火锅。”

    “好嘞,那晌午咱们就吃火锅。”

    方氏答应着出去了,云娇就瞪了楚羿一眼:“你还真不客气,指挥起我娘来了。”

    楚羿道:“那是婶子疼我,我也不能辜负婶子的一番好意不是。”

    接着,他就亲自打开了两个箱子给云娇看。

    “这是御赐的云锦、蜀锦、羽纱、碧罗绞、妆缎、撒花洋绉……都是女孩子用的颜色和料子,放在我哪儿也是浪费,倒是你用最好。”

    “你来看看这些纸鸢可喜欢?”

    料子都是好料子,颜色都很脆嫩,女孩子那有不喜欢漂亮东西的道理。

    纸鸢也都很精美,就算云娇对书画一窍不通,也知道这些纸鸢的画工不俗。

    “嗯,都喜欢!”

    喜欢就好,他这趟马不停蹄在京城和槐树村来回一趟就没白费。

    “那现在咱们就去放纸鸢,你喜欢那个?”

    云娇东挑西选的,觉得每个都好看,一时间竟做不了决定。

    楚羿就道:“那咱们就都放了!”

    反正不缺人手。

    云娇觉得这也是个好法子,就道:“成!那就全放了。”

    跟在楚羿身边服侍的人是相当有眼里劲儿的,这边主子一决定,那边他们就抬着装纸鸢的箱子跟在两人的身后往外走。

    而楚羿,也很自然地牵了云娇的手。

    “娇儿,你想放那一只?”

    云娇本想抽回手,可是思绪却成功地被楚羿拐偏了。

    她想了想,就道:“放燕子的。”

    楚羿的侍卫很有眼色地把燕子的纸鸢给单独拿了出来。

    “咱们去那片山坡怎么样?”云娇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问道。

    她家现在的院子靠着山脚,比较偏僻,距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有个不陡的斜坡,去那儿放纸鸢是再合适不过了。

    山坡上有零星的牛羊在悠闲地吃着草,云娇指了地方,楚羿的侍卫就要去驱赶那些牛羊。

    楚羿就吩咐:“让那些放牛羊的孩子把牛羊都栓在一侧的树上就成,不用驱赶他们。

    左右咱们纸鸢也多,他们要是想放,可以分给他们几个。”

    这些纸鸢,买来是讨云娇欢心的,楚羿虽然缺少童年,但是也知道,这样的玩闹,要人多才有意思。

    毕竟云娇还小,还是个孩子。

    云娇倒是不知道楚羿还有这样的想法,要是知道,还不定怎么吐槽呢,她的内瓤快三十了呢!

    “这个主意好,人多点有意思些。”

    在山坡放牛的都是村里的孩子,有大的有小的,身上的衣服基本就是有补丁。

    他们都认识云娇,从京城回乡的地主云二爷最疼爱的闺女。

    当楚羿的人去跟他们说的时候,这帮孩子很耿直地就将牛羊栓到了树下。

    可他们那儿见过那么漂亮的纸鸢?

    虽然一个个的眼睛放光,可是却没人敢碰一个手指头,生怕碰坏了卖了他们都赔不起。

    侍卫们怎么说这帮孩子都是怯怯的不敢碰。

    说破嘴皮子都没用。

    侍卫们就着急了,侯爷交代的事儿办不好可咋整啊?

    云娇和楚羿这会儿也走到了山坡,看着拿这帮孩子没办法的侍卫,云娇就开口了:“我想把这些纸鸢都放上天,大家来帮帮我怎么样?

    我不会让大家白帮忙,谁帮我放了纸鸢,我就给谁糖吃。

    放得最远最高的,还给糕点!”

    云娇前世在孤儿院的时候,没少帮着带小的,所以,哄孩子,她还是有一手的。

    果然,她这么一说,这帮孩子就眼热起来。

    “我来!”

    “我也来!”

    有大点儿的懂事儿的孩子就问:“可是,万一我们弄坏了纸鸢咋办?”

    云娇道:“放心,不会让你们赔的。”

    云娇开口了,这帮孩子就放心了,毕竟云娇一家人虽然在槐树村扎根的时间不长,但是口碑却是极好的。

    胆儿大的孩子,就去楚羿的侍卫手中领纸鸢。

    领到之后,这帮孩子就兴奋地围在一起,或是互相组合,或是互相交换手中的纸鸢。

    云娇也好多年没放过风筝了,这会儿也心痒痒的,她就对楚羿说道:“你帮我举着,我来放!”

    楚羿温柔的点头,那纵容宠溺的模样,让远远缀着的张凌不忍直视。

    他家冷峻的侯爷上哪儿去了?

    这个一定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