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2章不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7本章字数:2171字

    见大家伙儿的话越说越难听,云娟儿忙跳出来打圆场:“这不我二哥说了,我爹往后看病啥的,不都是他管么。我娘也是看我爹可怜,好好的就被不孝的子孙给气吐血了,我娘要老参,还不是为了给我爹治病的么。”

    说完,她又拿眼睛去瞟云守宗:“二哥,你说是不是?这话我可没瞎说吧,这事儿老多乡邻都知道。

    不过二哥你不吭声,是不是觉着山参贵了,舍不得给咱爹用啊?

    你要是舍不得,就明说,咱们也不可能逼迫你,从你腰包里头抢银子不是。”

    云娟儿这是拿软刀子在激云守宗拿银子不是。

    陶氏也嚷嚷起来:“你当日可是说得清清楚楚,往后你爹的病痛你管,咋的,现在就不认了?

    黑心烂肠肺的玩意儿,就知道拿你爹来博名声。

    哼,现下你爹需要银子就命,你就不吭声了,啥王八东西。”

    周郎中朗声纠正:“不是救命,是调理身子。”

    云娇这护短的性子可是最见不得陶氏骂她爹了,于是,她很不高兴地出声:“爹,奶说你们都是不孝的儿子,就让她找孝顺的儿子来管爷呗。

    没道理管了爷的儿子就是黑心烂肠肺的不孝儿子,不管爷的就是孝顺儿子。”

    云守宗顺着云娇的话就道:“是,娇儿说得对。况且,咱们已经分家了,有啥事儿,帮着管是情分,不管是本分。”

    说完,他就对周郎中道:“周郎中,劳烦你给我爹开药,还是那句话,银子不够就来找我。

    只是一些没必要的东西,有些人硬要加进去的东西,我是不认的。”

    周郎中道:“云二爷再给五两银子吧,云三叔这次是伤了些元气,不过也的确没啥大碍。

    我斟酌着,开些补药加进去补补,最多喝个一两天人就大好了。”

    云守宗闻言忙让阿贵给了五两银子给周郎中。

    陶氏眼见着老参泡汤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可是听说了,云起山这些天天天喝参汤,就连云莲儿落水的那几天,方氏也是给她炖参汤喝。

    这些事儿,都是去云守宗家串门的乡邻说的,他们可没看错。

    那个时候,她就眼馋云守宗家的人参了。

    只可惜没机会弄。

    现下好不容易老头子吐血了,她本想乘机搞一根参转手卖银子,可……

    陶氏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二你个杀千刀的,你明明有人参,就是不肯给你爹用。

    你个不孝的东西,云莲儿那个小贱蹄子掉水了都有参汤喝,你家小子也有参汤喝,就是不肯给你爹……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曹守耀冷声道:“婶儿也知道莲儿落水了,差点儿就没命了!”

    陶氏被亲儿子叫婶儿,顿时就惹来乡亲们的嘲笑声。

    陶氏就被闹了个没脸,只恨不得拿眼刀子捅死曹守耀得了。

    “爹,爷家又有田地,又有儿子,每年还有你们三个给的三十两安家银子,根本就不差钱。

    既然你花银子还让人指着脊梁骨骂不孝,那咱们还花啥银子?”

    说完,她就对周郎中说道:“周伯伯,我爹给你的银子您就记下,给村里的孤老,看不起病的人用吧。

    至于我爷这儿,咱们家不管了,看病的银子,他们自己个儿出……”

    “啥?你个小娼蹄子,烂心烂肺的东西……”

    “啪!”

    云守宗见云娇放下来,走上前去就给了陶氏一巴掌。

    “陶氏,我警告你,你再敢骂娇儿一句,我保准儿打得你说不出话来!”

    云守宗怒气冲冲,浑身透着一股子狠劲儿,陶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脸和嘴就更肿了。

    云娟儿可没见过这个阵仗,她惊讶之余就大叫起来:“打死人了,儿子打娘了,天打雷劈啊!”

    曹守耀冷笑道:“云娟儿,我劝你还是消停点儿,我二哥二十年前就不是老云家的人了,是我爹为了银子亲自断了跟我二哥的关系。

    再者,大娘可是躺在祖坟里头呢,陶氏算二哥哪门子的娘!”

    兄弟三个,任谁说这话都没曹守耀说出来剜心。

    陶氏这个时候才真的意识到,她的大儿子,是真的跟她断亲了,不是在气头上,过几天就能哄回来的。

    云娟儿更是惊得不行,她尖叫道:“三哥,你咋能这么说,这是你亲娘,生你养你的亲娘啊!”

    曹守耀冷漠地看着云娟儿:“亲娘?我可没亲娘,不过倒是有断亲的文书!

    我可没有一个给亲孙女儿下药的亲娘,也没有一个害得自己亲侄女儿跳河的妹子!”

    曹守耀的话就像是惊雷,在陶氏和云娟儿的头上炸响。

    她两顿时就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了。

    云守宗对周郎中道:“劳烦您给我爹抓一副药,然后剩下的银子就按照娇儿说的办,用来补贴咱们村儿孤老看病。

    往后,我爹看病抓药,我都不管了。

    左右管了还不孝,还挨骂!”

    周郎中闻言就点头:“成,云二爷,那剩下的银子我就留着。

    药我立刻就给云三叔抓,您放心,他只是急火攻心,身子骨并没有啥大碍。”

    云守宗点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说完,他又朝着众人抱拳:“各位乡亲父老,陶氏我就是打了,要是再有下次,我还照打不误!

    我大哥已经跟老宅分家了,我二十年前就被逐出了族谱,不再是老云家的人。

    我三弟也跟老宅断了亲。

    爹有事儿,咱们几房帮了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今儿我把这话撂这儿了,往后,只要不是啥性命攸关的事儿,咱们三房人就按照分家文书,断亲文书上的来!

    多的事儿,是一分都不会管的!”

    说完,云守宗就弯腰抱起云娇,率先走了。

    曹守耀也跟上了,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陶氏和云娟儿。

    云守光叹息一声也跟着走了。

    虽然他心里挂念着云老汉,可到底在他心里,还是亲弟弟的分量更重一些。

    “云二爷,您早就该不管了!”

    “就是,要是换成是我,我来瞧一眼都不会!”

    “云二爷一家好人啊,啥时候都想着帮咱们村儿的孤老。”

    “好人有好报,坏人有人磨,哼,有些人的下场啊,咱们就等着瞧嘞!”

    在场的围观村民,没有一个不说云守宗好的。

    大家都觉得陶氏该打!

    人家又不贱,花钱还挨骂。

    躺在炕上的云老汉其实已经醒转一会儿了,外头的动静儿他听得锃亮的。

    儿子这是彻底的跟他离了心了。

    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一直淌个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