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章云容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7本章字数:2053字

    他能不知道好歹吗?

    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心里才难受。

    可是他不是有难处么?

    为啥几个儿子就都不理解他呢?

    他不就是想这个家好,想这个家不散,他就错了么?

    老二就不说了,毕竟少小离家,在外头见识多了,不服他这个爹,他能想通。

    可是老三呢?

    他可没少疼他。

    陶氏这个娘是偏心,可是对老三也没亏着他吃穿。

    就是他媳妇接连生了两个闺女,陶氏不待见,那还不是因着替他着急么?

    怕他百年之后没人端牌位,没人捧香炉,没儿孙人祭祀么。

    他咋就能为了个丫头片子跟爹娘断亲,就连姓都改了,姓曹……从此就是曹家人了。

    都是云娇这个臭丫头片子,挖坑给他跳,要不然拿不到冒菜的方子,他断然是不会同意断亲的!

    悔恨啊!

    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个家最亏的是老大一家子,他都知晓。

    可以大家子人,总要有人受点儿委屈,一只手,五根手指还有长短呢,他又是老大,多担待儿点儿就不成么?

    一个个的都不替他想,都不替这个家想。

    云老汉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日子,还有啥意思?

    还好老五守礼争气,小小年纪就考上了童生。

    若不然……他还真没啥活头了。

    只有想到云守礼,他的心才稍微好受了些。

    这一天闹闹腾腾地过去了,到了晚间,云守宗两口子躺在床上,就说起了白日间的事儿。

    “陶氏这样闹腾,指定还没完没了呢。

    虽然咱们不怕,可三不五时的来这一出,不是糟心么?”

    云守宗叹气道:“可不是么,你瞅瞅莲儿,这辈子就让陶氏给害了。”

    方氏道:“你爹也不是个清醒的人儿,莲儿这事儿若说他不知情,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云守宗:“咱们不信,老三也不信,要不咋说啥都要断亲。”

    方氏道:“原本我是不想要管老宅的事儿,可陶氏那一窝子随时都在打坏主意,我怕他们把主意打到娇儿身上……

    况且,只有千日做贼的,可没有千日防贼的。

    你爹哪儿,得安插个人了。”

    方氏原以为她一辈子都用不上的后宅手段,没曾想现下竟要用到老公公的身上。

    云守宗冷声道:“你说得对,老宅的确得安插个人,不能再由着陶氏折腾了……”

    两口子商量了半夜,第二天一早,方氏就去了县城,云娇左右无事,就跟着方氏一起去了县城。

    到了县城之后,云娇就去了自己的成衣店。

    方氏则去了牙行。

    成衣店都已经弄好了,就等着把样衣准备够就可以开张了。

    云娇四下看了一圈儿,就跟云莲儿去了楼上,云莲儿的房间在楼上,几个绣娘的房间和秀房都在楼下的院子里。

    一坐下,云娇就问她:“莲儿姐,你在这儿住得还习惯么?”

    曹莲儿消瘦的小脸儿上终归有了些血色,笑容也不再那么勉强。

    “习惯,跟以往比起来,这儿就跟天堂似的,我可想都不敢想,自己个儿竟还有一天能住这样好的房子。”

    自己一个人一间大屋子,一应家具事物都是新的,虽然家具的木料普通,可都是雕花的,样式都很好看。

    她算是第一次有了自己的闺房。

    “娇儿,真的是谢谢你,若是不是你和二叔二婶儿……我……”

    若不是娇儿机灵,几句话就把她爷给绕进去了,他们家,可断不了亲。

    还有她现在的清静日子,若没有娇儿,她也过不上。

    总之,若是没有娇儿一家人,她此刻大抵,已经入土了吧。

    “莲儿姐,瞧你说的,咱们不是姐妹么?你得放宽心,相别的都没用,咱们活人是为自己个儿活,是为爹娘姊妹活,可不是为了旁的不相干的人活着。

    你且多想想三叔三婶儿,多想想兰儿,要是你过不好,他们因着心里头挂记着你,定然也是过不好的。

    现下三叔又跟老宅断了亲,你可得活得光鲜漂亮,好给三叔三婶儿长脸!”

    云娇这么开解她,曹莲儿就感激地点头道:“娇儿你说得对,可笑我这个姐姐痴长你一半儿多的年纪,竟没你想得通透。

    我已经想通了,这辈子我就不嫁人,就在家里伺候爹娘。

    其实,跟二婶买下来的那几个绣娘比起来,我的命真的是好多了。”

    那是当然的了,那些不是被爹娘,就是被丈夫或者是儿子卖了的女人,命能好么?

    曹莲儿能想通透,云娇也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就好,咱们过好就成,甭管那些不相干的人咋想。”

    曹莲儿点头:“嗯,你说的极是,对了娇儿,你看咱们店儿叫啥名儿好呢?”

    云娇喝了口茶,想都没想张口就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面露华浓……要不,就要云容馆吧。”

    云莲儿一脸崇拜地看云娇:“云容馆,真好听,娇儿你好厉害,出口成章,比那些酸秀才厉害多了。”

    云娇笑道:“我不过是跟着哥哥们认了几天字,学了几首诗词而已,瞧你把我夸得。

    不过学着认点儿字的确是件好事,往后要看个啥文书或者契约啥的,也不怕被人蒙了去。

    莲儿姐要是想学,我有时间就教你。”

    “谢谢你了娇儿,我是真想学识字,巧了,绣娘中就有两个都是识字的,这些日子,我正拜托了她们教我!”

    她在县城,云娇在槐树村,再者,她也不舍得云娇为了教她识字而劳神。

    云娇并没有因为云莲儿的拒绝而生气,反倒是格外的开心:“那就太好了,哈哈,能买到识字的绣娘,这还真是运气。”

    两姐妹说说笑笑,方氏就回来了。

    曹氏和方氏两个人亲自下厨房,整治了一桌子好吃的菜。

    菜太多她们吃不了,几个绣娘也跟着沾了光。

    饭桌上,云娇又说起了她的想法:“咱们先弄出一批成衣当样品,然后再制作出几本画册,供顾客挑选款式定做。

    若是生意好,咱们的衣裳款式受欢迎,就多招点儿人手,每件衣裳都可以做出不同大小的来供客人挑选。

    这样一来,就省去了客人定做等待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