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章明修栈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7本章字数:2162字

    方氏抚掌笑道:“娇儿这个想法不错,定做就不用赶工,左右这铺子是咱们家自己的。

    绣娘也是有卖身契的,你们这个成衣店儿,既不用担心交租子,又不用担心给不起工钱。

    总之就一样儿,事儿慢慢做,活儿慢慢来,莲儿别累着就成。”

    曹氏感激地看了方氏一眼,就道:“咋就能累着,在这儿的日子,可比以往在老宅好了不知多少。

    这搁在以往,咱们娘俩是想也不敢想。”

    曹莲儿也感激道:“是啊二婶儿,娇儿,不能累着,况且,我也喜欢干这样的事儿。

    加之多做还能多学,二婶儿你买的这几个绣娘,可都是有绝活的呢。”

    云娇也道:“莲儿姐,我娘说得对,活儿你看着办,左右别累着就成。

    往后咱们店里的东西都定价销售,不讲价,愿意买就买,不愿意买就不买,不用太操心。

    咱们只把衣裳做好,不马虎,往精细了做。”

    云娇这是想走精品路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平民家也不会出来买成衣。

    “到时候咱们不但把价格都标在每件成衣上,还要在画册上标好。

    这样顾客就能很直观地挑选了。

    对了,莲儿姐,我留给你的银子够么?”

    曹莲儿忙道:“尽够了,县里的布庄我跑遍了,最后定下了两家布庄,这两家价格公道,主要是布料的样儿挺齐全的。”

    她知道她年纪小,怕上当受骗,也不去贪图小便宜,逛遍了布庄之后,就找大的,有信誉的可靠布庄去谈。

    是娇儿一家给了她新生的机会,她相当珍惜这次机会,是用十二分的心思在办事儿。

    一丝不苟的,不懂就学,就问,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的,让几个年纪大的绣娘都忍不住夸她。

    方氏打趣道:“莲儿你可别跟娇儿客气,她可是小富婆,没银子了尽管找她!”

    云娇是从开始就打算当甩手掌柜的,所以,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就把所有的事儿都扔给曹莲儿了。

    哪知她的这个决定,就激起了一个柔弱少女奋斗拼搏的心。

    云娇拍着胸脯,很是骄傲地说道:“我不差钱儿,莲儿姐没银子了吱声。”

    方氏和曹氏笑得不行,曹莲儿也被逗乐了。

    “瞧瞧,瞧瞧这猴儿,这是成心不让咱们好好吃饭。”

    云娇也逗趣道:“那是,你们只管笑,等我把这一桌子菜都吃完。”

    这顿饭就在一阵欢笑声中就吃完了,云娇有午睡的习惯,好在铺子里也给她准备了房间,也在楼上,跟曹莲儿的房间相邻。

    下午方氏又出去了,也不知道她在忙啥。

    结果晚上母女两个就没走,就在铺子上住下了。

    云娇左右无事,住哪儿都一样。

    然后母女两个在县里一呆就是三天,三天后,母女两个才回槐树村,同行的,还有方氏采买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

    这妇人眉眼长得好,收拾得干净利落,身材也好,胸口鼓鼓囊囊的,腰细臀大。

    云娇就有些纳闷,他娘买一个姿容上佳的妇人干啥?

    方氏也没瞒着她,在回去的路上就告诉她了。

    这个妇人,是她买来照顾云老汉的。

    云娇当场就震惊了,这是老娘要出手了么?

    给老头子身边儿塞人,妥妥的宅斗手段啊。

    她心里就起了看热闹的心思,甚至有些期待,期待老云家这往后的日子,会是怎么样一番光景。

    怀揣着满心满眼的期待,终于赶在晚饭前,母女两个就到了家。

    买来的妇人叫翠娘,娘家姓古,是江南一名坏了事儿的官员的通房。

    大户人家的通房,那懂的后宅手段和笼络爷们儿的手段可不少。

    可见方氏买人费了多大的心思。

    方氏带了翠娘见了云守宗,云守宗又叮嘱吩咐几句,就把方氏在县城给云老汉采买的东西,并家里准备的一些补药,包括老参片儿就交给了翠娘。

    这才让阿贵拎着一个食盒,跟着他一块儿去了老宅。

    想看热闹的云娇定然是要跟着的。

    她去,云起岳就要去,就行动不便的云起山可怜巴巴地看着。

    一家人还没到老宅呢,就听到老宅传来陶氏的咒骂声。

    “爹,儿子来看您老人家了,您可好些了。”

    进了院子,云守宗的声音就响起了。

    这也是让上房知道,他们来了,省得一会儿进去了上房一团乱。

    云守宗这话,听在精神萎靡的云老汉耳里,还是比较妥帖的。

    “是老二来了啊,快进来,柳枝儿,快去给你二舅倒水。”

    云娇一家人进了上房之后,就见云老汉披着衣裳从炕上坐了起来。

    “爷爷。”

    两兄妹同时招呼云老汉,照例忽略了陶氏。

    云娟儿他们也没打招呼。

    “老太爷万福。”

    翠娘紧跟着就给云老汉行礼。

    翠娘穿着不俗,浅绛色的布袄裙外头罩的是一件青缎比甲,白皙略带圆润的脸盘子眉目柔润,看着就舒服。

    她头上插着两根银簪子,耳朵上带着一对银丁香,双手放在腰间向云老汉行福礼的时候,露出一对雕工精美的银镯子来。

    就这一身行头,就是富贵人家的人。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云老汉连连摆手,狐疑中的陶氏也不敢乱说话了,她不知道老二这是带那个大户人家的家眷来了,怕瞎开口说错话。

    梅儿的婚事儿还没说呢,这个时候的陶氏,是最眼馋大户人家的。

    她要知道这是方氏专门买来给她添堵的,就不可能这么淡定了。

    “老太爷,奴婢是老爷给您的,专门伺候您的!”

    啥?

    云老汉一下子就蒙了。

    伺候他的?

    让一个大户人家的家眷伺候他一个泥腿子?

    云老汉震惊之余可不敢信。

    “咱们可不说笑……”

    云守宗就道:“爹,翠娘是儿子买来专门伺候您的,您上次吐血可把儿子吓坏了。

    想着这个屋里没真心疼您的人,只有盼着用您的病来讹东西的人,儿子就整宿都睡不着觉。

    这才专门去县里采买了个会伺候老人的人来孝敬您。

    翠娘有一手极好的按摩功夫,也有着伺候老人的经验,您老就放心用她。”

    闻言,云老汉差点就敢动哭了。

    他以为儿子跟他离了心,没曾想儿子心里头是有他的,只是,恨陶氏,故而……

    “老二啊,你咋就这破费呢,我个糟老头子哪儿用得着人伺候啊?”

    云老汉这边在推脱呢,陶氏却来了精神。

    好啊!

    从今儿起,她也是有下人使唤的老太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