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好像有危险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7本章字数:2104字

    村学,这是槐树村人想都想不到的事。

    识字的人,从来都能高人一等。

    先不说考不考秀才,就是能识字,能算账,就能在外头找到像样的好活计。

    写写算算的活计,向来挣得比卖臭力气在土里刨食儿来得多。

    里长已宣布这事儿,村民们的反应比云娇想象的来得要激烈多了。

    这年头,谁家没两个小子,若是有一个能学出来,去县里或者是镇上找个活计,都能给家挣老钱了。

    大家兴奋地议论着,一个个眼里都在发光。

    云老汉作为一家之主也被拉到晒坝来了。

    他身边的男女老幼都在奉承他。

    “云老三,你可是养了个好儿子啊,啥事儿都能想着咱们村里。”

    “可不是咋的,云二爷仗义着呢!”

    “云二爷一家都是好的,都是大善人,咱们村里头的人都能跟着沾光。”

    “可不咋的,还是云三叔会生,生个这么出息的儿子来。”

    “我说云老三,我要是有你家老二这样的儿子,睡着都得乐醒,你啊……可别在作了,要惜福……”

    “你那孙女儿也是万里挑一的,听说这个想法就是云娇姑娘提出来的。”

    云老汉听着,心里酸涩得不行。

    脸上只能陪着笑,可他又觉得周遭这些村民奉承他的时候,那笑容里都是嘲讽。

    是啊,老二可是他的儿子。

    现在。

    一分多的银子都不给他,倒是给村里办事儿大方得很。

    云娇那死丫头片子,竟想着帮衬村里,她爹也是,尽听她的。

    这可都是要白花花的银子啊!

    云老汉心疼地不行,就像是在花用他自己的银子一样。

    他瞅着身上的缎面衣裳,想着温柔如水的翠娘,还有每日翠娘从老二家拿回来的丰盛吃食,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他哪能不知道老二的心思,孝敬他可以,就是陶氏和老五等人休想沾光。

    为着一口吃食,陶氏这两天没少跟他闹。

    可他能咋办?

    翠娘说了,他要是给陶氏一口吃食,老二就会停了他的嚼用,就连翠娘也会收回去。

    吃了好的,用了好的,还有人伺候。

    若是冷不丁地被收走,日子又变成原来的样子,他肯定会不习惯,也舍不得。

    现在的云老汉,心里矛盾地要命,既舍不得好吃好喝好穿好伺候,又埋怨云守宗分得太清楚,太防着他了。

    村里这帮泥腿子有啥好帮的,他为啥就不能拿出一点儿钱来帮帮老五!

    老五可是他弟弟,是有血脉关联的!

    云老汉生着闷气,只觉得浑身不自在,竟是一点儿都不想在晒坝呆了。

    偏生,他又不能走。

    里长站在一个石碾子上,眉飞色舞地宣讲着。

    “这进学的束脩只要几升米粮,甚至只需要出点子臭力气的好事儿上哪儿找去?

    大家得记着云二爷的恩惠,记着云娇姑娘,和两位少爷的恩惠!村学的规矩我也讲了,现下咱们就把村学要用的院子给起起来。

    咱们村儿,家里有三个男丁的,每日出一个工,有六个男丁的,出两个工,就在村西头的那片荒地上,起房子。

    务必尽快把村学起起来,这样,咱们村儿的孩崽子们就能尽快地进学。”

    云娇的意思是买栋旧院子,但是里长的意思却是要村民自己出工,出材料来建村学。

    这是让全村人都参与进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这样得来的村学,大家伙儿才能珍惜,才能尽力维护。

    也是不想养成大家伙不劳而获的惰性,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有人出大头,他们想要让自家孩子学识字,都得出力才成。

    能当上里长的,果然是有些能耐的,想得也深远。

    而且这样一来,大家伙儿跟云娇家就显得更近了,对云守宗一家人的敬重,也渐渐地刻到骨子里头了。

    “谢云二爷!我们家就我去出工!”

    “云二爷家的大恩大德我张麻子记下了,我们家我去,我力气大!”

    “云二爷家都是大善人,是老天送给咱们村儿的福星!”

    “……我会起火炕!”

    “我会舂土墙!”

    “咱们说干就干,就别耽误工夫了!”

    村里人很容易就动员起来了,里长忙把每家要出的劳力给记下来,然后又分派了几个人管事,并把工分了下来。

    一个村子,就因为云娇的一个想法,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云娇自己看着就很激动。

    仿佛回到了前世,她每回攒够了钱,跟着志愿者们去贫困山区看望孩子们,并给孩子们送书送学习用具的时候,当地人脸上展露出的热情与感激。

    时空不同了,可是感动却是相同的。

    村学在建了,云娇家同样也忙碌起来。

    云起岳备下礼去镇上私塾找祁举人,将村学的事儿跟他说了,并请他帮忙打听打听有没有合适的先生人选。

    祁举人对云起岳一家人出银钱赞助村里开村学的事情很是赞赏,就收了云起岳的礼,答应帮他寻摸合适的人。

    云娇跟着云起岳一起来的镇上,两兄妹从私塾出来的时候,就直径去了冒菜店。

    这冒菜店还没到晌午呢,生意就好地不得了,几个忙得很。

    “娇儿,起岳,你们来了?快进来坐!”

    赵氏首先看到两兄妹,就赶忙擦了两条板凳出来,招呼两人坐下。

    起祥和起庆在冒菜,云兰儿和赵氏在跑堂和收钱。

    虽然忙碌,但是不管是赵氏还是云兰儿的手脚都很麻利,小店儿井井有条的,一点儿都不乱。

    起祥看到两人就双眼发亮,一脸的笑意:“娇儿,起岳,你们先坐,想吃啥,我给你们冒。”

    曹兰儿和起庆也笑着招呼他们俩人,手上的活儿也没停。

    两兄妹就坐了下来,云起岳道:“你们忙,不用管我们,我们坐一会儿就走,就是来看看你们。”

    正说着呢,就又来了一帮客人,七八个汉子,一下子就把小店儿给塞满了。

    赵氏忙去招呼:“几位客官,请问都想吃点儿啥?”

    为首的汉子就拍着桌子道:“每样都上些,爷们儿不差银子!”

    “好嘞,客官稍等!”

    来大方的客人了,赵氏顿时就乐开了花,忙让起庆起祥冒菜。

    只是云起岳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墨竹和墨扇,也都不经意间移了位置,更贴近了几分云娇和云起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