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章这事儿没那么容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7本章字数:2040字

    嘿嘿,还真是收了银子来闹事儿的,众人闻言,议论声就越来越大。

    闲汉头子王老九头上冷汗直冒,可惜王壮头要避嫌,早早的就带着人走了,不可能再管他。

    他们人虽然多,可是又打不过人家的随身下人。

    “少爷,要不这样吧,我给您写张借条,然后您派个人跟着我回家拿银子如何?”

    云起岳冷笑道:“你是看着我蠢吗?派人跟你回家拿?

    万一被你带到什么没有人的地方给个闷棍,我找谁说理去?”

    说完,云起岳又对其他的闲汉道:“你们都说是受他指使的,那就把事情都写下来,然后画押,我就放你们一马。”

    立刻就有闲汉道:“可是小人不识字啊!”

    “我是满仓粮铺的账房米泰,我识字!”

    “我是江南布庄的账房刘柱,我也识字!”

    人群中就有两个给人当账房的人站了出来,反正等着也无聊,倒不如帮帮忙。

    这位少爷能用身手这么好的下人,定然是有身份的人,在这样的人面前卖个好,也能结个善缘。

    况且这两家并不是小商铺,故而这两个账房先生也就不怕白云镇的地痞。

    两个人就站了出来,不过闲汉们倒是感激地看向这两人,要不是他们站出来帮忙,指不定自己的手指就要被掰断了。

    也是,纷纷向两人道谢。

    同时争先恐后地说出实情原委。

    两人把事情经过写下来之后,就当着众人念了一遍,又给还没有走的广大夫看了看,确认内容无误,就让那帮子闲汉画了押。

    画完了押,云起岳说话算话,当即就放他们走了,只是挡着罪魁祸首王老九。

    王老九一脸恐惧地看着云起岳,当墨竹抓住他的手,作势要掰他的手指时,他忙喊:“别,别掰,我让我婆娘把银子送来。”

    接着,他就求众人:“谁帮我找找我婆娘,让她拿二十两银子来还债,多出来的银子,就当他的跑腿钱!”

    见没有人动弹,他又嚷嚷:“放心,肯定给,要不我把这二十两银子都给这位少爷,剩下的银子,你们直接在他手上拿可好?”

    可惜,在云起岳的一个眼神下,墨竹利落地掰断了他三根手指。

    不给点儿教训,这些人还真当他们是泥捏的。

    在墨竹动手的时候,云起岳就将云娇揽在怀中,挡着她的视线,同时,还用双手捂住她的耳朵。

    等墨竹将人拎着远远地扔了出去,这才松开手。

    众人看得一愣一愣的,听到那清脆的咔嚓声时,都忍不住抖了一下,仿佛墨竹的那下子,掰断的是他们的手指。

    云起岳向广大夫拱手:“广大夫,再麻烦您老帮街坊们把把脉,看看有没有中毒的迹象。”

    广大夫道:“嗯,这是应当的。”

    等广大夫把完脉,并明确的告知众人没有中毒的迹象,云起岳就让墨竹把去钱庄换五十两碎银子拿回来分了。

    又给广大夫按人头结算了出诊的银子,方方面面都做得妥帖周到。

    等人都散了之后,他就让云起庆等人关了门,大家一起回槐树村。

    云起岳把墨竹留下有事情吩咐他办,马车就由起庆来赶,牛车由起祥来赶。

    把楚羿给的人用得这么顺手,云起岳的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墨竹身手了得,而他自己现在手中,还没有得用的人。

    回家的路上,云娇就仍不住问云守岳:“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帮人给汤里下药了么?

    可是为啥药又没起作用?”

    如果不是下药,这帮人咋会笃定得说自己中毒了?

    那个杜大夫咋会也说他们中毒了?

    可是如果下了药……

    曹兰儿同样看着云起岳,今儿场面太乱了,她知道那帮人是来捣乱的,可也不明白为啥那帮人非要嚷嚷着汤里有毒。

    云起岳道:“对,他们是下毒了,不过,那毒并没有下到汤里,就被墨竹用内劲给收了,半分药粉都没掉落之汤里。”

    曹兰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墨竹一直守着灶台,还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赵氏也道:“我还以为墨竹那孩子是嫌弃咱们灶台脏了呢。”别说,哪儿会儿还真把赵氏给急了一下子。

    “江大海太坏了,竟然还打方子的主意,为了方子,他真的是啥昧良心的事儿都能干出来。”

    当时在镇上,要是没有墨扇拦着,曹兰儿那股子倔劲儿上来了,是真想一刀砍死他。

    赶马车的起庆发愁道:“那咋整啊,江大海一直盯着咱们,也不知道有多少坏招儿等着咱们呢。”

    他这一问,大家伙儿就沉默了,是啊,这江大海隔三差五的闹一出事儿,任谁都受不了啊。

    曹兰儿恨声道:“要不然干脆,我去镇上宰了他。”

    赵氏忙抬手捂曹莲儿的嘴:“你这丫头,大不了咱们生意不做了,专心回家侍弄田地,可不能开口闭口地喊打喊杀。

    你杀了他,你也得赔命。

    你赔了命,让你爹娘还有你姐咋活?

    往后可不兴这样了,听见没。”

    起庆也劝:“是啊兰儿,大不了咱们的冒菜生意不做了。

    你可别干傻事儿!”

    曹莲儿拽紧了拳头,心里很是不甘:“就这么放过他?

    凭啥咱们要躲着?”

    云起岳道:“生意你们还是该咋做咋做,就是多个心眼儿防着点儿他就成了。”

    赵氏叹了口气道:“有千日做贼,哪儿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云娇道:“兰儿姐说的也没错,咱们没道理躲着他。

    要不咱们就歇几日,这灶台就改到后头隔开,不让生人进,左右整条街都知道咱们的冒菜好吃,也不用临街的灶台招揽生意了。”

    任谁也舍不得这赚钱的进项啊!

    云娇的话就说到了曹兰儿等人的心坎儿上。

    起庆就接话道:“娇儿的主意不错,咱们把灶台改到后头去,再砌墙拦了,不让生人进,我看还有谁能在这上头做文章。”

    曹兰儿和赵氏都赞同地点头附和,都纷纷出主意看看还能在那些地方做些防范,好尽量杜绝类似的事儿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