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章后招在这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7本章字数:2046字

    王老九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于是便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江大海也不情愿,可是箭在弦上,不的不发,关键时刻可不能连箭都没了,他也不敢掉链子。

    于是便写了张欠条,还画了押。

    王老九不识字,不放心江大海写的内容,就想要出门去找街角的瘸腿秀才帮他看,可是却被王贵脸色不好地给吼了回来。

    “你上哪儿去……”

    王老九讪讪地笑了:“六堂哥知道我不识字,这不是想找人帮我看看的么。”

    王贵生气地道:“你信不过他,还信不过我么?我瞧着他写的,就是欠你一百两银子,一个月之内归还!”

    王老九这往后想在白云镇混,还得靠着王贵,故而赔笑道:“那里是信不过六堂哥你,我这不是……不是忘记了您是识字儿的么?”

    “行了行了,趁着天黑,赶紧走,等着事儿过了再回来。”

    王老九忙哈腰道:“成,包袱都准备好了,我马上走!”

    说着,他就把借条揣进了胸口,忙进屋去拿包袱就出门了。

    他刚出门,黑暗中就窜出一道黑影,扑向他用手刀狠狠地砍向他的脖子。

    王老九顿时就软了下去。

    黑影扛着他到了巷子深处,绑了手脚,又被撬开嘴灌了药粉,拿堆在一旁的柴火堆盖了他,这才离开。

    黑影跃上了围墙,又猫着腰上了王老九家的屋顶。

    他轻轻地揭开一片瓦,屋里的光亮瞬间就漏了出来,照亮了一双锐利的眼。

    啪……

    王贵掰断了炕上躺着的男人三根手指,而床上的人并没有半分反应。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死人。

    “还是壮头心细,我都没想到这一茬。”江大海在旁边拍马屁道。

    “做戏做全套,王老九断了三根手指,他也得断三根手指。”

    说完,他又拿出绷带把尸体的手包扎起来。

    “早知道白日那出戏白演了,就不该搞那么大的阵仗,让王老九一个人去就成了。”

    江大海讪笑道:“那还不是想着人多一点,把事儿闹大一点,后头再死个人,就在情理之中么。”

    王贵冷笑道:“哼!白天搞砸了,现在还不是要用死人这一招。

    什么情理之中,全是白扯!

    不过我这也是在为江老板你心疼银子不是。”

    江大海忙赔笑道:“是是,谢壮头啥都为我着想。”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白日里哪一出,可不就是多此一举,反倒让那帮人证明了冒菜店的吃食没有问题。

    可是没有问题又咋的,还不是吃死人了?

    “王老九这个双胞胎弟弟死的还真是时候,要不然,你想讹诈人家方子,可没那么容易了。”

    江大海道:“这还不是在为朴掌柜当牛做马,这事儿要是办好了,只要朴掌柜帮您在县衙打声招呼,您不愁当不上捕头。”

    他可不正是为了这一层么,要不然即便是有银子,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王老九的双胞胎弟弟早年打死了人,逃了出去,最近这些日子才偷偷地溜回来。

    故而,白云镇并没有人知晓他。

    王老九说他是得急症死的,他正犯愁怎么搞云家冒菜店,王老九一来找他,他就有主意了。

    也不管这王老十死得蹊跷不蹊跷,于是就找了来拜托他想招的江大海。

    在王老九家,看到了王老十的尸体,都不用王贵开口,江大海就知道了王贵的想法。

    两人一拍即合。

    立刻就给了王老九银子,并让他找人去冒菜馆闹事。

    “明儿一早,我就把尸体拉到乡壮所。然后就带着人去槐树村拿人!”

    “那就辛苦王壮头了,只是亭长哪儿?”

    王贵笑道:“亭长哪儿没事儿,我自然有办法让他明儿来不了乡壮所。

    等事情完了之后,王老九一回来,咱们只道王老九是假死,他命大,又还魂了。”

    江大海笑着奉承:“高招啊,真是高招,要是我找点儿来找王壮头,先前就不用去槐树村吃那等闷亏了。”

    王贵很受用的大笑道:“那是当然,我这些年的壮头可不是白当的。”

    “啊……”

    正笑着呢,王贵的腿弯忽然一麻,整个人一晃,就打翻了炕头的油灯。

    灯油恰巧就泼到了跟王老九长得几乎一样的尸首的脸上,火星落在上面,轰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江大海吓了一跳,忙手忙脚乱地扑火。

    火很快就被扑灭了,可是王贵掏出火折子重新点燃一盏油灯一瞧,尸首的脸已经被烧坏了。

    江大海苦了脸:“壮头,这可咋整啊?”

    王贵道:“无妨,左右有尸体,况且身形啥的都是一样的,手指也断了三根。

    大不了等王老九回来的时候,咱们想个招把他的脸也烧烂就是了。”

    给他下点药,药晕了之后再烧坏他的脸,这事儿再简单不过了。

    闻言,江大海又是一通马屁:“壮头说得对,我这人还真沉不住气,比壮头差远了……”

    王贵既然有了主意,江大海也就不担心了,两个人用棉被把尸体盖了,就离开了王老九家。

    黑衣人从房顶跳了下来,打开火折子,查看了一番炕上的尸体,尸体上已经有了尸斑,但是并不多,想来人是早晨才死的。

    鼻子和耳朵里隐隐有干涸的黑色血迹,是中了烈性毒药的缘故。

    黑衣人检查完尸体之后,就将它扛到隔壁柴房藏了。

    之后,他又迅速地从王老九家出去,到巷子深处去把王老九扒拉出来,扛着就走。

    因着心里装着事儿,江大海回到家辗转反侧都睡不着。

    在他翻身之际,糊了纸的窗户就被人用湿润的手指点出一个小圆洞来。

    一截竹管儿伸了进去,立刻就有一股白烟从竹管儿里头冒出来,消散在屋里。

    很快,之前还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的江大海就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声。

    接着,江家其他住人的屋子都被人吹了迷烟进去,这会子就算是有人在江家敲锣打鼓,也不会有人醒来的……

    墨竹回到槐树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云起岳还没睡。

    “少爷,事儿办妥了……”

    “嗯,你辛苦了,去休息吧。”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