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章起庆兄弟被抓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8本章字数:2098字

    同样没睡的还有楚羿。

    楚羿书房的灯亮着,灯下的少年在仔细地拭擦一把其貌不扬的剑。

    张凌恭敬地站在书桌前,禀报道:“属下亲自跟踪的墨竹,这小子把尾巴都扫干净了,事儿办的也漂亮……”

    墨竹虽然厉害,可是跟楚羿的亲卫头子张凌比起还,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故而,以墨竹的能力,是没有办法发现张凌在跟踪他的。

    “嗯,明天一早你亲自跑一趟云叔家,找云起岳,请他在这件事情完了之后,将手上所有的证据都给我。”

    “是,侯爷。”

    接着,楚羿又指了指书桌上的木头匣子,道:“顺便,把这个交给娇儿。”

    张凌闻言就心里腹诽:侯爷,明儿一早咱们是要办严肃的事情,这样裹帯好么?

    “是,侯爷。”

    第二天早晨云娇一醒来,墨扇就把张凌天还没亮就送来的东西交给了云娇。

    云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开散发着檀木清香的精致匣子一看,里面装的是一套巴掌大小,雕工精美,惟妙惟肖的玛瑙母子兔。

    云娇的生肖就是兔。

    云娇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两只小兔子。

    小兔子下面压着一张水墨笺,云娇打开之后,几个端方有力的字迹便跃入了她的眼帘。

    “闲来戏作,赠与娇儿,以贺生辰,唯愿娇儿一世福喜安乐……”

    云娇不禁笑了起来,脑海中浮现出楚羿那张有稚气未脱,但却俊逸非凡的脸来。

    这个家伙,还真是有心了。

    不过手艺倒是很好,若是以后不当侯爷,仅凭着这精湛的雕刻手艺,就饿不着一家人。

    能养活老婆孩子。

    云娇将这对兔子放在炕头,洗漱完之后就出去跟方氏等人一起吃早餐。

    云起山的腿好多了,已经不用再坐轮椅,能由人扶着慢慢走了。

    这让一家人很高兴,就连云娇都开心地多吃了一个豆沙馒头。

    这边刚吃完早餐,就有人急慌慌地来报信儿了。

    “不好了,云二爷,起庆和起祥他们被乡壮所的人给拿了,说是昨儿有人吃了冒菜回去就死了!”

    方氏忙让春梅给报信儿的人打赏了个荷包,云守宗就道:“走,看看去。”

    报信儿的人又道:“他们带着囚车来的,已经拿了人往镇上去了,守光叔和守耀叔去追了。”

    “阿贵墨竹,套马车去乡壮所!”

    “是,老爷。”

    云娇忙道:“爹,我要跟你去!”

    怕云守宗拒绝,云娇又向云起岳求助:“大哥……”

    云起岳道:“爹,昨儿我和娇儿都在冒菜店,就让我们俩跟着一块儿去吧。”

    云守宗道:“成,那起岳你要照顾好妹妹。”

    接着,他又对方氏道:“娇儿娘,你就在家照顾起山,放心,不会有事的。”

    方氏道:“成,你看好娇儿。”

    云守宗点点头,带着云娇和云起岳就上了马车。

    两辆马车一块儿出门,在路上追上了云守耀等人,就拉着他们一块儿往乡壮所赶去。

    一同跟去的还有里长和族长。

    云老汉也雇了村里的牛车,陶氏和云娟儿见状,也要跟着去。

    一时间,不少人都在往镇上赶。

    云家的马车快,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囚车。

    看着被关在囚车里头的两个儿子,云守光顿时就红了眼。

    赵氏已然泣不成声。

    王壮头带着一群壮丁来抓人的时候,起庆和起祥就说赵氏和曹兰儿只是帮工,店儿是他们两兄弟开的。

    加之王壮头另有目的,并不想节外生枝,故而就没动曹兰儿和赵氏,只是抓了云起庆和云起祥。

    “爹,娘,你们别担心,咱们没做过这事儿,不怕!”

    “对,咱们的冒菜没问题,昨儿很多街坊都吃了,洪福堂的广大夫也把过脉,说吃了咱们冒菜的都没有中毒。”

    一名壮丁就道:“哼,没毒又咋样,死人可是大事儿。”

    另外一名壮丁道:“那可不咋的,跟你们有没有关系送到县衙去审一审,立刻就清楚明白了。”

    “左右是在你们冒菜店吃了东西才死的,你们怎么都脱不了干系,就等着坐牢吧。”

    壮丁们左一句右一句的,把云守光和赵氏的心都说乱了。

    两人顿时害怕得不行。

    云守宗安慰道:“大哥,大嫂你们放心,我是不会让起庆起祥有事儿的。”

    这帮人把人往乡壮所,而不是往县衙带,这事儿透着古怪。

    肯定还是冲着方子来的。

    等会儿就看看情况,实在是不行,就把方子交出去,换回起庆和起祥。

    这日子还长,总是有秋后算账的机会。

    云娇也担心两兄弟,看着被关在囚车里头的两兄弟,云娇心情很差,也能难过。

    云起岳就捏了捏她的手道:“娇儿,相信大哥,起祥哥和起庆哥不会有事儿的。”

    云娇见云起岳笃定的样子,就莫名地安心起来。

    但她还是偷偷地跟云起岳咬起了耳朵:“大哥,你都安排好了是不是?”

    昨儿云起岳将墨竹留在了镇长,应该就是跟这事儿有关。

    云起岳点点头,同时用手指压着唇,示意云娇保密。

    云娇又不真是孩子,当然不会乱嚷嚷。

    只是心里有底了之后,就不那么担心了。

    乡壮所很快就到了。

    云起庆和云起祥被押了进去,陈旧的大堂中央摆着一个门板,门板上停着一具尸体。

    尸体的脸被毁掉了,但穿在身上的衣裳就是王老九的衣裳。

    他的右手还缠着绷带,王壮头吩咐人把尸体的绷带给解开,露出一直没了三根手指的手来。

    “哟,还真是王老九。”

    “对,王老九的手指头昨儿因抵偿欠银被掰断了,我在医馆亲眼见到大夫把他的手指给切下的。”

    “不是说没毒么,他咋就死了呢?”

    “可不是,昨儿我也吃冒菜了,还白得了一两银子,这不也没事儿么?”

    “王老九不会是气死的吧,没讹着人,自己的手指又被掰断了。

    他在咱们白云镇横了这么些年,可没受过这样的气。”

    “谁知道啊,估计是吧。”

    “这下这冒菜店的小老板可就惨了,这可是人命,有了瓜葛不脱一层皮这事儿是不能了的。”

    乡壮所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大家看着就议论了起来。

    不管王老九是不是被毒死的,可是现在到底是死了人。

    只要死人,就是大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