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章关了门好说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8本章字数:2067字

    “慢着!”

    云起岳冷声一呵,墨竹立刻就去阻拦要关门的壮丁。

    壮丁们昨儿就见识过墨竹的厉害,此刻他往大门上一站,就没人敢去关门了。

    王状头当即就横了江大海一眼。

    江大海顿时就急了,忙道:“大侄子你这是干啥?

    这可是为了你大哥二哥!

    赶紧让你的人让开!”

    云老汉也急了,他也急急地道:“起岳啊,这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你可不能害了你大哥二哥!”

    说她大哥,云娇就不高兴了:“我大哥可没害起祥哥和起庆哥,不过害他们的人倒是真在这儿。”

    说完,她就狠狠地瞪了眼江大海。

    “可不是咋的,姓江的,咱们不用你假惺惺!”

    曹兰儿是个火爆脾气,昨儿的事儿他们就知道是江大海在里头作。

    只是,他们才想着往后防范着点儿,没想到第二天就来事儿了。

    还死了人!

    云老汉气得要死,就指着曹兰儿骂道:“你个死丫头,你还嫌弃不够乱么?”

    家里这些个儿孙,咋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还是大海好,女婿好,知道事情轻重,知道顾着亲戚。

    大海这是把他当亲爹,两个侄子当亲侄子。

    还有老五,多省心啊,就知道做学问,也不出来惹事儿生非。

    他就知道冒菜赚钱了要被人惦记,这可不就被他猜中了么。

    可偏生他的好意没人领!

    云起岳看了眼云老汉,就朗声道:“冒菜店老实本分的经营,经得起日月之鉴,大哥二哥又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什么事儿,有什么话这么就不能敞开了门当着父老乡亲,街坊邻居们的面儿说!”

    被绑着手的云起庆和云起祥也梗着脖子道:“对,起岳说得对,咱们凭着良心做买卖,没啥好怕的。

    也没啥见不得人的。

    就算是真要去坐牢,那咱们的背脊还是挺得溜直的!”

    云守光夫妇也知道这是被人给害了,为啥被害他们也知道。

    可是,现下,他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难道真的要问老二要方子换儿子么?

    云娇这个时候就走到赵氏的身边,扯了扯她的袖子。

    赵氏就蹲了下来,云娇一面掏出帕子给她擦眼泪,一面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大伯娘,你放心,这事儿我大哥有成算,起庆哥和起祥哥不会有事儿的。”

    赵氏还道是云娇和云起岳打算用方子换儿子,心里就觉得对他们歉疚。

    可是想着能换出儿子来,他们两夫妻往后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老二一家人。

    这边江大海看到云娇和赵氏哟咬耳朵,咬完了耳朵赵氏的神色就好些了。

    又想到之前云守宗说过,冒菜方子是云娇的。

    他就以为,是云娇跟赵氏说了,要交出冒菜方子。

    江大海的心,瞬间就有底了。

    这事儿总算要成了。

    哪知,他刚放下心来,云起岳就道:“这涉及到人命的案子还是到县衙说话吧,乡壮所,可不是审案的衙门!

    你王壮头也不是本县的太爷!”

    云起岳这句话,可见是相当的重了。

    围观的人纷纷议论赞同,都说命案可不是一个壮头能审问的。

    王壮头顿时就黑了脸。

    “给脸不要脸,你们要去衙门,可不要后悔!”

    云老汉急得快冒烟儿了,这老二家的从上到下咋就这么轴呢?

    “云起岳,你甭以为你识了几个字,念了几天书,就敢开口胡说。

    这可是关系到你大伯家的两个哥哥!

    你大伯可只有这两个儿子!

    你这是在害他们你知道不?”

    “害咱们的不是起岳,是江大海!”云守光忽然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他红着眼,悲伤、无助、窝囊……愤怒的情绪就在这一瞬间迸发了出来。

    在老云家,他从来就是个好好先生。

    任劳任怨,任打任骂。

    从来都不吭声。

    蒙头干活儿。

    从来不敢反驳云老汉和陶氏一句。

    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憋不住了。

    他心疼啊。

    终于,他算是体会了老三那天要断亲的心情了。

    为了方子。

    老宅的人算计了莲儿,毁了莲儿的名声。

    现在,为了方子,又来算计他的两个儿子。

    他没用!

    他是个窝囊废!

    还不如起岳一个孩子。

    “我呸,你个有娘生没娘教的下作东西,心肝儿都烂穿了的玩意儿。

    大海为了你儿子想,处处帮着你儿子。

    你不感激到好,还怪上大海了!

    活该你两个儿子都吃牢饭。

    短命的伢子,秋后就该见阎王!”

    大业朝,被判死刑的人各地衙门都要将卷宗呈现到刑部,由刑部核查了没问题之后再呈送给皇帝,由皇帝勾选之后就统一在秋后问斩。

    故而,陶氏说秋后见阎王的话就是在诅咒两兄弟被秋后问斩!

    云守光的心顿时就像是有无数把刀同时在割似的。

    赵氏悲愤地哭着质问云老汉:“爹,咱们家给老宅当牛做马这么些年,到头来没盼着一个好,就盼来对这么一句恶毒的诅咒?

    爹,良心呢?

    良心呢?”

    这个时候,赵氏无比羡慕曹氏一家人,老三为了莲儿,就能豁出去跟老云家断亲。

    可是他们家,是永远不可能的。

    陶氏确实是骂得太过份了。

    云老汉只得劝道:“你娘不是着急么,这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好,你们两口子也劝一劝,求一求老二和起岳。

    别辜负了你们妹夫的一片好心。”

    云起祥大声道:“咱们用不起江大海的好心!起岳说得对,出了人命就上县衙,把咱们都带乡壮所来算咋回事儿?

    难不成乡壮所还能代替衙门审案子不成?”

    起庆道:“对,咱们去衙门,咱们啥都没做,怕啥?”

    围观的老百姓也纷纷议论:“是啊,这出人命了应该去县衙啊,干啥来乡壮所?”

    “你们还不知道么?这还不是想要讹几个钱。”

    “可不是咋的,前脚讹诈了银子,说可以帮着上下打点,后脚把人送县衙就不管了。

    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大买卖。”

    “可不是咋的,若是没有猫腻,为啥偏要关着门说?”

    “还是人家冒菜店的兄弟两个心里清明,知道是咋回事儿,就不让关门,就要上县衙。”

    “可不咋的,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成,搁乡壮所算咋回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