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章县令大人亲临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8本章字数:2048字

    云老汉恨不得扑上去用烟杆子把云守宗和云守光给打醒。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啥?

    “老二!老大!你俩知不知道这是啥事儿?衙门是好进的么?”

    “这事儿还是关上门在乡壮所解决的好!”

    “衙门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们没见老四去了就落得个充军的下场?”

    “老大!这两个可是你的亲儿子,你就任由老二摆布,任由老二把你两个儿子给作死?”

    “这可是闹出人命的大事儿!”

    江大海也着急上火地劝道:“是啊,大哥二哥,你们还是听爹一句劝吧,爹也是为了你们好。”

    曹守耀冷笑道:“听云三叔的劝,再上你的套。江大海,你算计莲儿没得到方子,又开始算计起祥和起庆。

    江大海,你当咱们是都是泥捏的傻子呢。”

    云老汉闻言气得面皮发红,好在他也不是第一次听曹守耀叫他云三叔了,要不然,非得吐血不可。

    “你……守耀,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恨,可是,也不看看这会儿是啥时候,能任性么?

    莲儿的事儿大家都不想,你也不想想,你妹夫就算是再大的胆子,能拿人命来算计人?

    这可是一条人命!

    要不是你妹夫上下打典,今儿你两个大侄儿,就得被抓到县衙大牢里头去。

    而不是在这儿,在乡壮所,还有还转的余地!”

    这个时候,云娇就插嘴道:“朗朗乾坤,青天白日,起庆哥和起祥哥老实本分做生意,又没做坏事,有啥不能去县衙说的?

    再说了,弄清楚这事儿有那么难么?

    仵作把尸首验了不就知晓了么?

    吃了冒菜回去就不久死了,胃里的冒菜还没消化完,只要验一验有没有毒就成了。

    还有,那天在冒菜店吃冒菜的人不少,大家都看到王老九闹事不成活着离开冒菜店的。

    他后来又去了哪儿,又是怎么死的,当然是衙门来查。

    大业律可没有这一条,没有确凿证据,就凭一个根本就不是官差的状头的无端猜测就可以随便拿人的。”

    云娇的话声音适中,语速不快不慢,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就觉得这小姑娘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大业律啥的他们都不懂,可是没有证据就拿人这的确是没有道理。

    云老汉可是最厌恶云娇,江大海也恨不得掐死她。

    王状头被她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

    “你个丫头片子瞎说啥,就你能耐,还不快给状头赔礼道歉!”

    云娇理都不理云老汉,她只盯着王壮头看:“敢问王状头抓人,可有衙门的令?

    要是有,咱们就去县衙,要是没有,就放人,死了人,自然该这本镇亭长去县衙报官。

    再不然,就是死者的家属去县衙报官。

    也不知王状头是那个身份?”

    这个死丫头!

    王状头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每句话都怼得他无话可说。

    还搬出大业令来。

    可他还真被云娇说中了,是私自拿人。

    算了,少拿点好处就少拿点好处,他们要去县衙,就去县衙吧。

    反正县衙有朴掌柜打点着。

    王状头目色狰狞道:“好,咱们就上县衙,小丫头,还有你们,去了县衙,可就没有在这儿好说话了。”

    “不用去县衙,县令大人来了!”

    就在这时,门外就传来一道王状头熟悉的声音,是新上来的捕头的声音。

    王状头顿时就满脸堆笑起来。

    江大海也在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是朴掌柜那边出力了。

    “肃静,回避,关门!”

    一群衙役将老百姓驱散开来,迎进了一路颠簸地变了脸色的县令大人古文辉。

    古文辉的身后跟着华服便装的楚羿。

    几人进了乡壮所之后,几有衙役把大门关了。

    接着衙役们就站成了两排,手里的杀威棍有节奏地在地上敲了起来,嘴里扯长了声音喊道:

    “威武……”

    “威武……”

    这个阵仗一出来,除了云守宗一家,在场的所有人都心里发憷。

    云老汉和云守光等人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来。

    王状头忙迎了上去,哈腰迎接。

    “属下恭迎县令大人,县令大人辛苦了!”

    还是县令大人来得威风,说关门就关门。

    那像他,为了关个们,跟这帮泥腿子扯半天皮都没如愿。

    当然了,若不是有两个伸手不错的人挡着他们,他也能强行关门。

    他得意地看向云守宗等人,哼,县令明显就是来偏帮他们的,这不把门都关了,不就是要收拾他们,却又怕坊间的人看到他偏帮就胡乱传话么。

    王壮头不愧为老油子,的确猜对了县令大人的心思。

    殊不知,县令大人想要偏帮的并不是他!

    楚羿一副拖着他来,给自家恩人报仇雪恨的样子,他这不怕自己个儿做太过了被人看见有损清誉么。

    天可怜见的,他知道这倒霉状头是谁?

    有眼色的壮丁就忙给古文辉断了凳子来,古文辉下意识地看了下楚羿,见楚羿没有要坐的意思,这才肃了肃神色大马金刀地坐下。

    楚羿站在一旁,一副跟县令来看热闹的表情。

    这一幕看在王状头眼里,无非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儿子,跟县令大人来玩儿的。

    “县令大人,冤枉啊!”

    云守光再害怕,可是涉及到自己的儿子,他还是提起胆子来喊冤。

    王状头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瞎嚷嚷啥,冲撞了大人小心赏你板子!”

    哼,这回让你们知晓厉害。

    在牢房里呆几日,让你们不止方子,还要花无数银子才能出来。

    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唐捕头瞅了眼县令,见县令的脸色果然不好了,立刻黑着脸呵斥:“退下!”

    王状头得意极了,也跟着呵斥:“听见没,让你退下!”

    云守光还愣着没动弹呢,立刻就有两名衙役走上前来。

    赵氏等人见状顿时就慌了。

    江大海的目光偷偷地在他们身上梭来梭去,一副让你们不听老子的,现在县令大人来了你们就傻逼了吧的表情。

    那得意样,就像是在街上捡了银子似的。

    他和王壮交换了下目光,都看到彼此眼底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