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章县太爷审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8本章字数:2144字

    “县令大人,冤枉,我儿子冤枉啊!”

    看着走来的衙役,云守光绝望地喊道,瞅着王状头和江大海得意的样子,还有这县令一来就关门的做派。

    云守光就觉得心凉,难道,他们是勾结好的?

    可是,他不甘心啊,还是期盼县令大人能给他一个喊冤的机会,给他一个把事情说清楚的机会。

    王状头就像是一只来了主人,有人撑腰的狗,见云守光又喊冤,就仗着人势,指着云守光呵斥起来:“叫你闭嘴退下,你听不懂人话咋的?”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

    唐捕头的话音一落,两名衙役就将王状头给架一边儿去了。

    王状头先是一蒙,不过他转念一想,是自己太过了,县令大人得避嫌啊。

    一这么想,他就乖乖地站在一旁,不再吱声了。

    做戏得做全套不是。

    这样想的除了他,还有江大海。

    两人就幸灾乐祸地看着。

    “本县来,就是听你们说冤屈的,别怕,有什么冤屈,就细细说来,本县会为你们做主的。”

    画风不对啊,县令大人这么会这么和风细雨?

    古县令的和蔼弄懵了一院子的人。

    搞得云守光完全不知道该开口说啥了。

    江大海和王状头就在心里佩服县令,果然还是久混官场的人厉害,越是要阴你,表现得就越和蔼。

    “起庆哥,起祥哥,你们来说,你们能说得清楚一些。”

    云娇忙提醒道,有楚羿在,怕啥。

    只是,大哥啥时候跟楚羿这么好了?

    还去找了楚羿帮忙?

    起庆和起祥听了云娇的提醒就忙跑到云守光跟前儿和他一起跪了,这边立刻就有衙役来给他们两个松绑。

    “大人,草民云起庆,这是我弟弟云起祥,我们兄弟在白云镇街口开了家冒菜店……”

    起庆从昨儿开始,一五一十地将王老九带人来闹事,到今儿早上王老九死了,他们被被乡壮抓来的事儿一并都说了。

    虽然啰嗦,但是胜在条理清晰。

    这还真是被欺负了。

    古文辉松了口气,他最怕是楚羿带着他来欺负人,不是像现在这样,真给人伸冤。

    真伸冤还算是政绩!

    想着,他的手下意识地往旁边抓了抓,才惊觉这不是公堂,并没有惊堂木。

    他清了清嗓子,喝道:“来人,带本地乡壮状头,带江大海,带一干壮丁上前听审!”

    “是!”

    立刻就有衙役去押人。

    江大海和王状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押着来跪在县令面前。

    他们生后,亦是跪了一片的壮丁。

    “本县问话,皆从实招来,否则本县决不轻饶!”

    古文辉的官威还是杠杠的,他这么一嗓子,一些壮丁就吓得抖。

    唯独江大海和王状头,认为这是县令大人在做戏。

    没办法不这么认为啊,福运楼是啥背景?

    这寒门出来的县令可是得罪不起的。

    “都报上名讳户籍……”

    “小人牛三儿,白云镇人士……”

    “小人何伟,白云镇人士……”

    “小人陈东……”

    “牛三儿,你来说,云起庆所说的昨日死者王老九带人去冒菜点闹事,可属实?”

    被点名的壮丁慌忙道:“属实!”昨儿见证的人太多了,又有广大夫作证,他傻啊才说假话。

    古文辉问遍了壮丁,都说属实。

    接下来,古文辉就问王状头道:“王老九的尸体是何人发现的?”

    王状头忙回话道:“是小人发现的,他是小人的远房亲戚,没有妻儿父母,平日里靠着小人关照过日子。

    今儿早晨我去找他的时候,就发现他死在炕上了。

    昨儿他去冒菜店吃完东西就回了家,再没去旁的地方,我这堂弟的死定然是跟冒菜店有关。

    还请青天大老爷为属下这可怜的族人伸冤哪!”

    说着,王状头还挤出几滴眼泪来。

    县令出门没带师爷,实在不是他想得不周到,而是楚羿就一句我的恩人被人欺负了,他哪儿知道还涉及到死人的事儿啊。

    可云起岳这边却帮着把记录都做好了,这会儿见县令没再问王壮头,才托衙役把他做好的记录,也就是这几人的供词呈给县令。

    县令古文辉一看,嘿,还有如此有眼力劲儿的人,真是太好了。

    况且,这供词上的字迹工整,内容也都清楚明了,还能跟上他审案的速度,着实不易。

    他注意到了云起岳,见他年纪又轻,风姿又好,就越发的喜爱了。

    古文辉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可有进学?”

    云起岳从容地上前走了两步,不卑不亢地向他拱手行礼:“回禀大人,草民云起岳,年十三,念过几年私塾,现下在家自学圣人学问。”

    古文辉和蔼的道:“好,好,你的字写得不错,今儿本县突然来白云镇,并没有带文书和师爷,你且暂代这一职可好?”

    云起岳面色从容地拱手应下:“是,大人!”

    立刻,就有衙役给他在县令身侧安了张桌子和椅子,又把他之前用的笔墨给拿了过来。

    云起岳大大方方地坐了上去,提笔记录。

    古文辉就又开始审案了。

    他问:“你们昨日,是否看到王老九从冒菜店里出去的?

    他走的时候,看起来是否有性命之忧?

    有如实招来!”

    “大人,草民看见王老九从冒菜店走了的。”

    “对,他中气十足呢,还跟您身边这小哥儿讨价还价半天。”

    “对了,他断了的三根手指就是……云起岳,对云起岳的下人弄断的。”

    “他赔不出损失来,就用手指抵银子,咱们就见着了的。”

    “后来他还去了医馆,大夫帮他把手指给切了。”

    众人纷纷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古文辉道:“也就是说,你们都是看到王老九活着出了冒菜店,又去医馆治了伤,这才回的家,是也不是?”

    “是的大人!”

    “大人,我看着他自己走着回了家,进了院儿!”

    古文辉点头,随即又问王壮头:“你呢,你又是否看见死者王老九活着从冒菜店离开的,出了断掉三根手指,便没有旁的伤了?”

    “是,大人,当时王老九是没啥,可是大人,我那族人定然是这家冒菜店害死的,他也就跟他们有冲突,也只吃过他们家的东西……”

    王壮头想了想,大家都这么说,他也不敢有所欺瞒。

    虽说他们比王老九早走一步,可是却并没有离开太远,也是看到王老九从冒菜店出来,又去医馆治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