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6章敢指挥县令的小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8本章字数:2007字

    “放肆,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到底是本县在审案,还是你在审案?

    来人,掌嘴!”

    古文辉大喝一声,立刻就有两名衙役上前,他们一人把王状头的双臂反剪了,一人从腰间取下一个比手掌长一点儿的腰牌,立刻左右开弓地扇了起来。

    江大海一下子就懵逼了。

    朴掌柜那边……不是说好的么?

    不是已经打点好了么?

    可县令为啥还要让人打王壮头的脸?

    一定是他冒犯了县令大人的官威,人家县令大人给朴掌柜面子,可却没把你一个小小的壮头打上眼。

    江大海这么一想,就安心了些。

    也庆幸自己没乱说话,哎呦,瞅着王壮头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嘴,他自己的嘴也觉得疼。

    王壮头本名叫王贵,他自己也是懵逼的,打在嘴上的板子是用了实打实的力气,没两下,他的嘴就烂了。

    鲜血混着被打落的牙齿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他连脑子都停顿了。

    “停!”

    见打得差不多了,古文辉就喊停,同时让衙役拿着云起岳写的供词让这帮人画押。

    差点没被打昏过去的王贵是被衙役拉着手指画的押。

    衙役把画押完了的供词送到古文辉手中,古文辉看了一遍之后,就偷偷地瞄了眼楚羿,见楚羿并没有什么不满的表情,心里就有数了。

    那个壮头,他是专门打给楚羿看的,他不是要为自己个儿的恩人出头吗,他下令打烂王贵的嘴,想来这位爷应该心气儿顺了吧。

    “经本县查证,云家冒菜店和王老九之死并没有直接联系,且,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云起祥和云起庆是害死王老九的凶手。

    云起祥、云起庆无罪释放,不过暂时不得离开白云镇,须配合接下来此案的查证!”

    他的话音一落,云守光夫妇顿时喜极而泣。

    一家四口忙磕头道谢:“谢谢青天大老爷!”

    “谢谢青天大老爷还咱们清白……”

    这个突如其来的结果,让云老汉直接不淡定了。

    县令咋还真是青天?

    老大家的两个孩子没事儿?

    这和之前大海和王壮头说的并不一样啊!

    他们不是说一但这事儿捅到知县那里去,有理没理先关起来,再打几十个板子……

    可县令大人咋让人打的是本镇的壮头……

    他目光深沉地看向云守宗、云娇还有云起岳,从头到尾老二一家子都说要去县衙。

    难道他们早知道县令大人是真青天,可是这事儿他们怎么不早告诉他?

    害他一直提心吊胆,这是想看他的笑话么?

    “……尸首带回县衙,让仵作细细查验死因,吴捕头,你分派人手在白云镇走访,寻找可疑之处。

    王贵没有本县之令擅自抓人,革去白云镇乡壮壮头之职,押回县衙投牢待审。”

    县令吴文辉宣布了他的解决方案,大家伙儿都松了口气。

    总算是把这一劫给度过去了。

    可云起岳这个时候却站了起来,走到县令跟前,拱手道:“大人,草民告江大海勾结白云镇乡壮,陷害云起祥云起庆。

    另外,还请大人让仵作当场验尸,也好让草民们能安心。”

    云起岳话音一落,除了云娇等人,其他所有人都愣了。

    云守光夫妇自然是儿子没事儿就万事大吉了,曹守耀和曹兰儿也没想到云起岳会节外生枝。

    云起岳的心情他们理解,可是县令是官儿啊,云起岳这么一出,显然是冒犯了他。

    之前王贵就是因为多说了两句废话嘴巴就被打得稀烂。

    “起岳……”

    “起岳大人自有成算,咱们相信大人!”

    “大人,这孩子不是有意冒犯您的,请您大人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大房和三房的人,忙跪下向古文辉磕头求情。

    与他们担心云起岳不同的是,同样着急上火的还有云老汉,他几乎气得站都站不住,可是偏生他又不敢吱声,怕说错话王贵就是他的下场。

    可与大房和三房不同的是,云老汉是把云起岳怨恨上了。

    他到底是要闹哪样?

    事情都完了,他还要来告他的姑父,告江大海!

    果然,吴捕头就怒目暴喝:“大胆!大人断案自有分寸,岂是尔等草民可以置诼的?”

    接着,他就在江大海幸灾乐祸的目光中,走向大跨步走向云起岳。

    那些壮丁和衙役,也都像看傻子似的看云起岳,这个小子的脑子又病吧。

    你说你告人就告人,咋还敢指挥起县令大人办事儿了?

    就这么想吃牢饭?

    瞅着人长得挺好,架不住脑子有毛病!

    “唐捕头,你派人去把义庄的仵作找来!”

    唐捕头刚走到云起岳面前,还没下手抓他,就听到了自家县令的吩咐。

    他楞了一下,心里纳闷得很,自家大人啥时候变得这么……体恤下民了?

    “唐捕头……”古文辉小心撇了眼楚羿的同时,拉长了声音。

    唐捕头立刻抱拳应下:“是,大人!”

    在大业,每个乡镇都设有义庄,义庄里都供着一个仵作,既料理义庄事物,又能在送来意外死亡的尸首时,查验一二。

    众人楞了半响之后,云守光夫妇和曹守耀等人就又开始给古文辉磕头。

    夏令大人是个明理的好官儿啊!

    “青天大老爷!”

    “真是青天哪!”

    云家大房和三房起了个头,那帮子壮丁也都跟着喊了起来,这个时候不拍马屁,啥时候拍?

    要是往常,吴文辉是丝毫不在意有人夸赞他是青天,可是今日不同,在镇远侯面前被他人喊青天,这不是在给他长脸么。

    他也看出来了,这跪成一排的人多半不是楚羿在意的人,那几个从他一进门开始就淡然地站在一边的人,才跟楚羿关系匪浅。

    要是没有强硬的后台,怎么可能在见到朝廷名命官的时候腰板儿挺得那么直溜?

    可古文辉不知道的是,这一家人的腰板儿,并不是因为有楚羿做靠山才直溜的。

    “江大海,你是怎么跟王贵勾结,买通王老九,构陷良民的,从实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