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章窝心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8本章字数:2209字

    夹缝中求生存是要靠运气的。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夹缝中完美地左右逢源。

    大多数人,都会被夹缝里的凌角给刺得头破血流,运气差一点,两边儿都不讨好,最终被搞死的人也不是没有。

    这个时候的古文辉,就有这样的感觉。

    楚羿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犹如芒刺在背。

    大腿只能抱一根,区区一个掌柜他不过看在幕后东家的面子上给他点脸面,在一些事情上行些方便。

    可是楚羿是镇远侯!

    大腿从来都只能抱一根,抱两根,人家一个东一个西,容易把自己个儿给撕成两半。

    况且,他就算是给福运楼行了方便,可兵部尚书知道他是谁啊?

    关键是,今儿这个案子已经把福运楼个扯进来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就算他高抬自己不算贵的手,放福运楼掌柜一马,福运楼背后的人也照样会记恨他。

    何况楚羿这个侯爷,这根粗壮的大腿就在眼前。

    心乱如麻的古文辉仔细一想,就坚定了信念。

    他躬身道:“放心吧侯爷,下官一定会秉公办理。”

    楚羿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道:“嗯,本侯看好你喔!

    一定要好好审一审,千万不要心慈手软,本侯还等着在皇上面前去委委屈屈地哭一哭呢。

    你可千万别让本侯失望啊!”

    古文辉闻言双眸一亮,又弯了弯腰:“侯爷放心,下官定然不会让侯爷失望的。”

    楚羿哈哈大笑地走了。

    古文辉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哪儿还有之前来时的疲倦样儿?

    楚羿的话他听明白了,圣眷正浓的小侯爷,这是要用这件事,去皇帝哪儿讨要好处。

    他给的东西料足了,楚羿得到的好处多了,自然会漏一点儿给他。

    若是见他办事还能顺心,这往后,他不愁没有飞黄腾达,光宗耀祖的机会和时候……

    楚羿上了马车,脸上的笑意就退干净了,大业朝的官场,已经腐朽到如此地步了。

    有杀良冒功的将领。

    有故意弄出瘟疫,然后封村,灭口,骗取朝廷赈灾银两的文武官员……

    世道是越来越差了。

    而今更是连一个酒楼的掌柜,就敢站出来左右县官。

    若是这次没有他插手,那娇儿的两个堂哥就……

    他向来冷情,很少有人能牵动他的神经,也很少有人能让他亲自出手。

    可冒菜方子是娇儿的,娇儿的两个堂哥也是因为这事儿被殃及的池鱼。

    若这次不是他出面,尽管云起岳做了充足的准备足以让云起祥和云起庆脱罪,可是,却奈何不了背后的罪魁祸首。

    “张凌,备两份大礼送到云守光和曹守耀家。”

    他们因娇儿方子而被连累,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让娇儿交出方子保他们平安的想法。

    得了楚羿的心。

    自然要送点东西出去帮他们压压惊。

    也算是替娇儿安抚他们了。

    “是,侯爷。侯爷,咱们这会儿是去云二爷家,还是。”

    马车帘子挡住了楚羿那张表情柔和的脸,这个时候的楚羿并没有伪装,是最自然的他。

    自从认识这一家人起,他这样的表情就多了起来,不再像往常,在人前,一张俊脸不是戴着面具,就是布满了寒霜。

    这一家人,让他知道了什么叫温暖。

    什么叫做亲情。

    都是他,求而不得的东西。

    特别是娇儿,那个既狡黠,又纯净的小姑娘,每次只要一想到她,楚羿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软下来。

    隔了很久,楚羿才出声。“回别庄。”

    “今儿的事儿太多了,云叔家还有的忙。”

    赶车的张凌闻言差点没一跤跌下马车去,天哪,今儿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么?

    他们家侯爷竟然会跟他解释!

    不对,不对,他一定是听错了,听错了。

    身后的马车厢再没有传来楚羿其他的声音,张凌就更笃定自己是想多了,听错了。

    他那儿知道,楚羿那句话,其实是解释给自己听的。

    云娇的家,他当然是想去的。

    虚惊一场,不管是大房,还是三房,或者是云守宗一家人,现下满心满眼都是大房的两兄弟。

    没有一个人记得云老汉和陶氏。

    包括向来极为孝顺的云守光。

    两两马车,三房的人挤一挤,就回槐树村了。

    江大海被抓,江天宝也被抓。

    云娟儿就晕厥了,桃枝儿哭哭啼啼的一点儿主意都没有。

    陶氏也只一边哭嚎,一边咒骂。

    云老汉只能留在镇上,雇了马车将人全部都拉回江家宅院。

    回到了江家宅院,门一关上,云老汉就猛掐云娟儿的人中。

    云娟这才醒了过来。

    一醒来,她就嚎啕大哭起来。

    “爹,你可要为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都是云起岳那个黑心的,非要告他姑父,这下不但是大海,就连天宝也被抓了。

    呜呜……我那可怜的天宝啊,我的大儿子,脸也别毁了,手指也断了,人残废了不说。

    还被抓进了县衙。

    爹啊,您得给女儿做主啊,这日子还咋活啊?”

    云老汉一拍桌子,目光不善地吼道:“够了!这能怪谁?怪谁?

    还不是怪你们自己个儿!”

    陶氏今儿遭了这一出无妄之灾,心里火气冲天,云老汉呵斥云娟儿,她就听不下去了,跳起来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没出息,管不住黑心肝儿的儿子,他害了我的老四不说。

    还觉得不够,现在又来害我的女儿女婿。

    还有我那可怜的外孙,可怜的天宝,咋就成那样了……

    我不活了,活着早晚要被老二一家给弄死。

    你个老不死的,连妻儿子女都护不住,你还有啥用?

    几知道一天到晚的在我们娘儿几个面前摆老爷谱。

    呜呜……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喔。”

    云娟儿也不劝,而是干脆跟陶氏一块儿哭喊。

    “娘啊,咱们命苦,你说我这往后的日子该咋过啊。

    娘啊,我不想活了!”

    “够了!”

    云老汉气得猛拍桌子,他有些森然地盯着云娟儿,喝骂道:

    “你还有脸哭,你们两口子打着为守礼的旗号,撺掇你娘跟你们一起作践莲儿。

    没让你们得逞,你们又想了这一出毒计,拿人命来陷害我的孙子!

    你们好得很!

    好的很!”

    陶氏骂道:“你跟你孙子过去,看你宝贝孙子管不管你,娟儿是咱们的女儿,大海也是为咱们好,为了帮守礼凑进学的银子。”

    云老汉闻言一个没忍住,一记窝心脚踹向陶氏,陶氏顿时就被踹到在地。

    “你知道个啥,江大海收了人家两百两银子的定钱,还说好了事儿成了方子到手了就给他一千两银子。

    可你的好女婿是咋哄你的?

    你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