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六道剑宗,杨昊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11本章字数:2670字

    “原来我修炼一生,只是为了将这一界葬下……”

    古路的尽头,杨昊长笑,笑声中带着悲凉,他就此躺下,闭上了眼。

    九州大陆东盟地区,号称东盟两大巨头之一的六道剑宗所处之地,一座大山之中,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容貌普通的少年正在奋力挥着斧头,将前方一颗倒下的大树劈砍成了一截一截的木柴。

    这位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名叫杨昊,如今已然进入六道剑宗一年之久了。

    “这么多木柴,应该也是差不多了吧……”杨昊扔下手中的斧头,随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转过头看了一眼堆得足有半人高的木柴,微微一笑。

    他如今并未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仙人,故此自他进入六道剑宗以来,一直在柴火房,做一名杂役弟子,平日里劈一定数量的柴,然后便可以自行活动,当然,更多的杂役弟子在完成每一日的任务之后,都会选择修炼刚入门之时宗门发放给他们的功法,乾元功。

    而修炼乾元功,成功成为一名道冲境界的修士之后,便能够觉醒灵根,从而成为一名六道剑宗的真正弟子。

    “该回去了……”杨昊取出一个类似大网之物的东西,将那些木柴放置在其上,随后他直接拉着那大网开始向着山下走去。

    “杨师弟完成每一日完成每一日的任务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今日这么早便完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看着杨昊向着山下走去,随口问道。

    “是啊,哈哈,我要回去尝试修炼了!”杨昊转过头,向着那名杂役弟子打了个哈哈,随即也不理会之后那名杂役弟子说了什么,径直向着山下而去。

    很快,杨昊扛着那大网兜住的木柴,来到了一处堆放着很多木柴的地方,将手中的大网放下,径直走进了一个小木屋之中。

    “杨师弟?你又来了?”木屋之中,两名青年男子正在低声谈论着什么事情,但是被走进来的杨昊吓了一跳,其中一位身穿管事服装的青年男子迅速走到杨昊近前,十分热情地拉住杨昊,要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杨师弟啊杨师弟,为兄很早就说过了,你不用干这些小事情,你怎么就不听呢?”那名青年男子正是这柴火房的管事,他不仅将杨昊拉到了椅子上坐着,还顺手为杨昊倒了一杯茶,放到了杨昊面前。

    “我既然身为宗门的杂役弟子,做这些是我分内之事,怎能算是小事情呢?”杨昊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仍是暗自冷笑不已,这个管事可不是一般的会见风使舵,当初他与另外两人来到此地之时,这个管事可没少给他们脸色,还曾经故意刁难他们,如今那两人都已成为了修士,他想凭借这一层关系得到一些好处,故此这才开始讨好杨昊。

    “唉,杨师弟你是不知晓,若是田师兄与梁师姐二人怪罪下来,这可让我如何交差啊?”那名青年男子微微叹气,样子十分的诚恳。

    “无妨,若是他们问起来,就说是我自愿的便是。”杨昊淡淡说了一句,随后便直接起身,向那名青年男子告辞,要离开此地。

    就在杨昊即将踏出房门之时,那青年男子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似想起什么了一般:“杨师弟,明、后两日轮到你休息……”

    “知道了。”杨昊头也不回,直接向外走去。

    待杨昊走出房门之后,那青年男子这才神色变得阴鸷起来其身旁一直默默不语的青年男子怀着些许怒气开口:“这杨昊也太不是个东西了,成为宗门弟子的又不是他,不过是他的两个同乡而已……”

    “不提他。”那名管事冷哼一声,将原本倒给杨昊喝的茶水一饮而尽,神色恢复了些许,随后又和那名青年男子低声谈论起来。

    而此时,一副轻松神色的杨昊行走在大大小小的木屋中,眉眼间带着几分思虑之色。

    “不知麻葱与纤纤二人如何了……”杨昊微微一叹,田麻葱与梁纤纤二人,正是与他一同而来的两人,田麻葱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而梁纤纤则是他们原来所处的大梁国的公主。

    他们二人早在几个月前便一前一后成功完成了那乾元功之上的所谓“引气入体”,似乎觉醒的灵根都还算得上不错,但是杨昊对于那些事是真的一窍不通,只知道他们二人都是被收入了内门,成为了一名内门弟子。

    而六道剑宗的弟子分为两个阶层,便是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内门弟子自然是受重视的一些人,一般天资极其之高,都是日后宗门的中流砥柱,所享受到的资源等等都要比外门弟子高得多,而外门弟子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强大的天资,进入内门的机会极低,不论是地位还是享受到的资源等等相较于内门弟子都要差得多。

    而杂役弟子……根本就算不得修士,也就算不上弟子了……

    “引气入体啊引气入体……”杨昊摇了摇头,走到一间木屋之前,随即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这处木屋原本是他与田麻葱,还有梁纤纤二人一同居住,但是后来他们二人接连离去,杨昊倒是一个人占了这个木屋,倒也还十分宽敞,并且因为二人都是内门弟子,倒也还无人来与杨昊争抢这个比一般屋子要大出不少的小屋。

    “整整一年多都未能成功引气入体,我这辈子恐怕再无机会成为仙人了吧……”杨昊像模像样地盘坐在一张床上,手中捧着一卷书,摇头苦笑道。

    他手中拿着的,正是他当初刚刚进入宗门之时,拿到的乾元功,一般来说,只要有点天资之人,初次修炼乾元功,经脉之中都会有蚂蚁攀爬的酥麻之感,但是杨昊这里,别说初次了,就是到现在,他都还未曾感受到半点酥麻之感,甚至连经脉的位置都还不太清楚……

    “当初那位师兄说我的灵根应该比较奇怪,会向师门长辈禀报,而后会再来看我……一年过去了,来看我的师门长辈呢?”杨昊越想越气愤,又想到杂役弟子之中流传的一句话。

    “若是在一年之后还未能成功如乾元功之中所说的一般,成功进行引气入体,并且觉醒灵根,成为一名道冲境修士,那此生也就再无希望了……”

    “唉……”杨昊微微一叹,将乾元功压到被子下面,随后从怀中摸出了一块他一直贴身放好的如圆珠一般的玉石摩挲了一阵子。

    他其实是一名孤儿,自记事以来便在一个临近着一座叫做“狗尾山”的村子里生活,当初,是王家村中出的一位状元,大梁国如今的通议大臣,王兴财将他抱回了王家村,并托付在王家村中请村人照料,据村人说,王兴财之所以为他起名杨昊,便是因为这块玉石之上,以前有着一个淡淡的“杨”字,而当时王兴财捡到他时,正是日中,这才有了杨昊这个名字。

    “爹娘……”杨昊叹气,他想要成为仙人,日后也好去寻他的爹娘,他想知晓当初爹娘为何扔下他,但若是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那么杨昊也只能一辈子待在这杂役处了……

    “唉……罢了,先睡一觉吧……”杨昊将玉石再次贴身放好,也不脱去衣服,便直接倒头睡下,劈柴这件事,实在还是比较劳累,纵然杨昊从小在深山里长大,但也有些吃不消连日以来的疲乏,竟然很快便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杨昊突然感觉有些凉意,他猛地翻身起床,发现此时正在下着倾盆大雨,而屋顶破了一个洞,此时正有不少雨滴落下。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杨昊皱着眉头低声埋怨一句,但是如今也没有太多办法,只好寻来一块木板将床挡住,尽量不让雨水将床打湿,而他则裹着被子再次沉沉睡去,等到明日再去找人帮忙将这屋顶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