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精神病院出兵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87字

    雨后的清晨,云梦山深处,花香鸟语。

    然而在山巅,有座高达百米的破旧白色建筑,仿佛被世界遗弃,附近寸草不生,甚至连乌鸦都不愿靠近。

    红漆牌子上几个笔走龙蛇的烫金大字尤为刺眼。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整个华夏知晓这地方的人不多,即便知道也大多讳莫如深,不愿提及。

    因为这里并不是医院,而是一座特殊的监狱。

    太多手染鲜血的精神分裂者,法律没法量刑,放出去又怕再危害社会,所以才有了这特殊地方的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这栋建筑里,竟然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

    一阵小跑,院长屁颠屁颠下到地下室,穿过狭窄幽暗的通道,颤巍巍站在了一个房间门口。

    门上有副对联,上联:精神病人思维广,下联:脑残儿童欢乐多。

    没有横批,只是在顶上歪歪扭扭的刻了三个字,藏精阁!

    “天哥,那个……上头有任务来了。”

    院长叩了叩门,半晌没动静,颤巍巍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刚想再敲,门却“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开门的是一名穿睡衣的年轻男子,五官端正。刀鞘般的脸颊上一双眸子异常明亮,帅气的面貌稍显苍白,不修边幅的胡茬又增添了一丝沧桑!

    “级别?”

    叶天耷拉着眼睛,剥开一根棒棒糖放在嘴里。眉头微微挑动,从牙缝里吐出俩字。

    “好像是……F级。”院长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苦笑着。

    “靠,这么低级,不去!”

    叶天双眼一瞪,边爆粗边准备抬手关门。

    院长仿佛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般,忽然伸出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嗯?”

    叶天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而这一眼,却让院长如坠冰窟,瞬间汗毛乍立,后背湿了一片。

    “爷爷哎。这任务等级确实不太符合您的身份,可您好歹也看看发布人是谁。而且这任务的附加条件里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有屁快放,老子还忙着呢。”

    “上面说您如果拒绝这个任务,就把您在这里的消息告诉某人……!”

    “靠,让我看看!”

    还没等说完,叶天就一把夺过院长手里的任务单,往发布人栏瞥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精彩起来。

    “真是这坑爹的唐老头!”

    叶天的眼睛瞪的浑圆。

    院长脸色一阵发白,敢这么称呼军区一号首长的,也就面前这位了。

    不过能让叶天露出这样的表情,也算是一物降一物。

    “外面等着!”

    叶天迅速关门,迫不及待浏览这个以前看不上眼的F级任务。

    “让老子为躲一头母暴龙窝在这破地方我忍了,现在又逼我出去保护一个小丫头。唐老头啊唐老头,你可真厉害,我真是拿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哇!”

    叶天在屋里暴跳如雷,屋外的院长却在暗暗祈祷,神啊,让这位祖宗赶紧走吧!

    蓬!

    随着一声巨响,合金的大门被叶天直接踹的变形,直接飞出门框,砸在墙上。

    叶天已经换上一身干净整齐的衣服,背着背包,一副驴友打扮。

    扭头看向目光呆滞的院长,叶天忽然笑吟吟的道:“任务我接了,不过今天这事儿敢让第二个人知道,我就把你扒光了,然后喂上春药送大铁牛房间里。”

    此话一出,院长的脸上瞬间变得煞白,不由菊花一紧。

    大铁牛这货有点特殊癖好,进来的原因就是一个月连续让十八名壮汉给他捡肥皂。

    一路上看见叶天的精神病人都吓得不轻,赶紧洗衣服的洗衣服,扫地的扫地。

    原本正早读的一群病人此刻更像是看见了班主任的小学生,捧着书本死命的读。

    看这魔王是真的要走,院长把眼睛都给哭红了,倒不是不舍,而是太兴奋了。

    “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通知所有病人,挂横幅欢送。还有,通知食堂把那头老母猪宰喽,今晚加餐!”

    晨读的病人得知这个消息,相拥而泣,恨不得马上就把手里的书给烧了。

    “晨读的好习惯继续坚持,我以后会经常回来的。”

    叶天背着背包,望着身后“欢送”自己的一群病人,竟隐隐有些不舍。

    “您千万别回来,要不我宁愿从山上跳下去!”

    “天哥,饶了我们吧,我每年给您烧纸上香,后会有期……啊呸,后会无期!”

    “可别再回来了,我要转院……呜呜。”

    与此同时,静海市的一座大厦之内。

    “爸,您怎么又请保镖?我还没金贵到能让那些人无视王法来绑架的地步吧?”

    办公室里,穿着OL制服的俏丽女子放下手里的咖啡,微微曲臂,玉手支着那张颠倒众生的漂亮脸庞,对着电话一阵无语。

    “听爸爸的没错,你现在在很多人眼里可是香饽饽,我这次可是花了不少代价才从你唐爷爷手里把小叶给挖来,这也是我能想到保护你的最好办法。”

    “谁知道他是不是和之前那些草包一样?”

    “好了,听话。乖女儿,先看看他的档案你就明白了。”

    挂断电话,苏冰雨的目光这才移到桌上古旧的档案袋上,眼底顿生几分疑惑。

    将耳边的乱发拨到脑后,修长的玉腿微微并拢,打开档案浏览,双眼不禁眯了起来。

    叶天,十四岁入伍,代号狂狼。世界特种兵大赛上代表华夏逐鹿群雄,获得第一名。

    击毙伺机以人肉炸弹威胁市民安全的恐怖分子,让数千民众逃离危险。

    曾以一己之力捣碎地下窝点,孤身一人从人贩子手里解救一百多儿童,荣获一等功。

    击毙血色通缉令匪首3名,令海内外无数毒枭闻风丧胆,同年成为华夏王牌狼牙小队的队长。

    如果按照这些资料来看,兵王这个称号,实至名归。

    苏冰雨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可惜当她翻到第二页的时候,脸色却变得奇怪起来。

    世界特种兵大赛上因调戏美女裁判差点被罚出场。

    擅自进入女兵宿舍被抓,当着全军战士的面做检讨。

    偷看某女兵洗澡时被发现,被追杀一周后,于三月前消失……

    “不行不行,绝不能让这个色狼接近我,得赶紧想个办法。”

    苏冰雨沉思良久,忽然美目一亮,嘴角勾起一丝俏皮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