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邓芊芊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88字

    蓝调酒吧,在整个静海市都足以排进前三。不是因为这里的服务有多好,而是因为它有一个无人敢招惹的主人。

    夜晚,对某些人来说这里便是天堂。来往买醉的顾客络绎不绝,灯红柳绿,纸醉金迷。

    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肆意扭动着身体,狂野的电子音乐让气氛一次次升上巅峰。

    “我真的喝不了了。”

    “哦?不就是想要钱吗?把这些都喝了,我就再买一瓶!”

    染着黄毛的混混在几个小太妹的簇拥下,死死盯着满脸红晕,已经有了醉意的女孩儿。

    女孩年龄不过十八九岁,俏脸上的青涩虽然还未褪尽,但身材却已经初现雏形。

    包裹在服务生短裙里的身材凹凸有致,玉腿在灯光下更显白皙修长,不过显然她还不适应这种衣服,竟还穿着安全裤。

    桌上满是空酒杯,不晓得她已经喝了多少。

    酒醉的酡红让她秀发下的俏脸更显的妩媚动人,黄毛眼睛里淫光闪过,大口吞咽着唾沫。引得身旁几个小太妹一阵不满。

    真他奶奶的勾人,老子受不了了!

    “你不就是卖酒吗?今晚把哥哥伺候好了,这些我都买了!”

    黄毛眯着眼,不着痕迹的往杯中洒入一些粉末。端起酒杯笑眯眯的递了过去。

    女孩儿连连摆手,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

    想到一颗好白菜就要被这头猪拱了,周围不少人都露出惋惜的神色,就是没人上前阻止。

    笑话,黄毛虽然是个地痞,但谁不知道他属于黑龙会,为了一个穷丫头在静海得罪这个势力,这些人可没这样的胆色。

    没人阻止,更助长了黄毛的气焰,几个小太妹猛然揪住邓芊芊的秀发,就要强行灌酒。

    女孩儿眼里露出挣扎的神色,酒瞬间就醒了不少。只可惜挣扎无用,黄毛一巴掌就把她扇翻在地。

    “妈的,臭婊子,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想去救你那个该死的爹,就给我把它乖乖喝下去。”

    此话一出,邓芊芊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双眼灰败……

    与此同时,叶天摸了摸临走时苏守业硬塞给自己的黑色银行卡,走进酒吧。

    “一杯蓝色妖姬。”

    修长的指头敲击着吧台,叶天的眼睛四处瞟了瞟,就注意到了先前的一幕。

    两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仿佛发现了猎物,靠了过来。一个装作和叶天搭讪,另一个却不着痕迹的把手悄悄挪到了他的大腿上。

    还没等刀片划破口袋,这女人就把手迅速抽了回来,望着叶天不知何时搭在她脖颈上的手,浑身颤抖。

    “就这胆色还当小偷?”

    血色飞刀夹在指尖,看似搭在两人的脖颈上,然而那暗中吞吐着的幽暗光芒却在告诉她们,这东西随时都能要了她们的命!

    “说吧,那边发生了什么?”

    听黄毛这么说,明显父亲欠人钱的事儿他很清楚,或者说一切根本就是个提前设计好的圈套。

    可谁让自己的那个赌鬼老爹又欠下别人几万块,人家放话如果明天不还的话,就要打断他一条腿。

    但自从三岁那年母亲死后,父亲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整日酗酒不说,还染上了赌瘾。

    稚嫩的肩膀独自承担起加家庭的重担,但即便一天打好几份工,也只能堪堪养活自己和酒鬼父亲,更别说偿还巨额赌债。

    从小到大,邓芊芊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如果不是逼到了绝境,绝对不会选择来这里卖酒。

    她不恨任何人,她只是为自己悲哀。

    哪个女孩儿不向往白马王子的童话,然而现实却早早让她明白了,人不能活在童话里。灰姑娘的故事,仅仅是个故事而已。

    “把她抬到车里,静海大学的校花,啧啧。今晚老子要和这妞儿好好玩玩儿。”

    放肆的笑声尤为刺耳,黄毛挥了挥手,身后的手下刚准备动手,谁知道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邓芊芊猛然挣扎,不要命似的朝吧台上撞去!

    宁死也不能让这头猪玷污自己!

    “妈的,拦住她!”

    黄毛吓了一跳,没想到在烈性春药下她竟然还能保持神智。

    然而,有人比他们更快一步。

    吧台前,邓芊芊的身子一歪,撞入了叶天的怀中,彻底昏死过去。

    “你他妈是谁?”

    “孙子们,爷爷我都不认识了?”

    叶天露出两排小白牙,笑声里却满是冷意。怀中这个女孩儿的决绝让他心生敬佩,然而更多的还是怜惜。

    “找死,乡巴佬也学别人英雄救美,给我上!”

    黄毛把手里的玻璃杯狠狠摔碎在地上,怒火中烧。

    酒吧里顿时乱做一团,对这个不知死活敢招惹黄毛的小子,众人纷纷摇头。

    蓬!

    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在一个混混的脑袋上绽放,鲜血混合着酒精独有的味道迅速扩散开来。

    抬脚又踹飞一个,直接砸在桌上,击落满地的碎酒瓶。

    黄毛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棒球棍,从身后往叶天的脑袋上招呼了过来。

    然而,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般,一枚刀片从叶天手里爆射出去,擦着黄毛的脖颈钉进墙里。

    黄毛手里的棒球棍悬在空中,脖颈上一片凉意。

    “这次,只是警告!”

    摄人的气势从叶天身上迅速逸散,惊人的冷意让黄毛不自觉的倒退两部,手里的棒球棍掉落在地。

    地上,满是捂着肚子哀嚎的混混。

    鸦雀无声!

    “大哥,我错了。放过我,这女孩归你!”

    黄毛瑟瑟发抖,捂着血流不止的脖子不住的哀求,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我从不打女人……”

    叶天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两个之前施暴的小太妹浑身一颤,黄毛眼珠子微转,瞬间便明白了过来。

    上去就是啪啪两耳光,把自己的怒气都发泄到了她们身上。

    周围围观的人倒吸一口凉气,再看向这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时,已经没了之前的不屑。

    叶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要带着邓芊芊离开,谁知道异变突生!

    面色狰狞的黄毛抓起酒瓶忽然从他背后再度砸了过来。

    “不知死活!”

    淡淡的声音传到黄毛耳朵里,如同死神的宣判一般,让他瞬间如坠冰窟!

    鲜血飙射,黄毛只感觉身下一凉,好像身上的某个零件……永远的离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