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哀莫大于心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89字

    虽然对这个色狼深恶痛绝,但苏冰雨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车技确实不错,至少开的很平稳。

    “说吧,去哪儿?”

    “先去商场,你现在好歹也是本大小姐的保镖,穿成这样怎么能行?”

    苏冰雨上下打量着叶天,全身上下怕是没有一件超过一百块,别说保镖,就算说他是自己的司机怕是都没人相信。

    他撇了撇嘴,去就去,反正又不要自己花钱。

    十分钟后,商场服饰区。

    一身正装的叶天刚从试衣间里出来,顿时让苏冰雨眉头一挑。

    修长笔直的身材,如同一柄标枪一般,面庞虽然算不上帅,但也有一丝刀劈斧砍般的坚毅,男人味十足。

    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穿在身上,却给这一丝刚毅增添了几分威严。

    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但苏冰雨还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叶天摸了摸下下巴的胡茬,调笑道:“看你舍不得挪开眼睛,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一句话将刚刚的一点儿好感彻底击的粉碎,苏冰雨立马换上一张冷脸,娇喝道:“切,脸皮真厚。”

    “两位还真是恩爱,不得不说这件衣服穿在您男朋友身上真的很显气质。”

    店员见风使舵的说道。

    “我们不是……”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听见几个店员窃窃私语,咯咯直笑。

    “越描越黑,结账吧。”

    苏冰雨一拍脑门,无语道。

    “本次消费一共98000块,打折后是86000,您看需要给这位先生再办张会员卡吗?以后可以享受折扣。”

    “恩,把你身份证给我。”

    叶天正为这价格而暗暗吃惊的时候,听到苏冰雨提醒后往口袋里一摸,脸色瞬间变得精彩起来。

    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你快点儿……”

    “我没带。”

    无奈的笑了笑,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昨晚开房丢在宾馆了吧?

    “真是服了你了,算了,先用我的吧。”

    苏冰雨嗔怪道。

    大包小包的出了商场,直奔一品居,这地方在静海算是很有档次的会所,在这里谈生意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车停在门口,叶天忽然说道:“我还有些事儿要处理,你的车借我用下,到时候打我电话我再去接你。”

    “什么!混蛋你可是我的专职司机,哪有让老板等司机的?信不信我扣你奖金?”

    话刚说完她就暗骂自己真是傻了,这家伙第一天上班哪有什么奖金?

    “随苏大总裁的便,人我也送到了,回见。”

    车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苏冰雨在门口跺脚。

    “什么人让我们的苏大小姐如此生气,要不要姐姐帮你教训教训她?”

    听得身后缓缓走来的红裙女子开口,苏冰雨的脸上瞬间换上兴奋的笑脸,雀跃着扑进她怀中。

    “梦姐,你终于舍得回国了。”

    人声鼎沸的地下赌场里,王瘸子一脸笑眯眯的神色,盯着眼前这个穿着打扮普通的女孩儿。

    “钱在这里,我爸在哪儿?”

    邓芊芊紧攥着手里的几叠软妹币,有了这些,就能救父亲了吧?

    “把人带上来!”

    王瘸子大手一挥,几个手下马上架着一个面容枯槁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爸!”

    邓芊芊的眼中泪光闪烁,几天不见,父亲怎么就成了这样子?

    “这些都给你们,人我要带走!”

    “哎,别急嘛。”

    王瘸子忽然挡在她身前,笑眯眯的推开邓芊芊递过来的钱,蹲下身子问邓青海:“告诉你女儿,你欠我多少钱?”

    “五……五万。”

    “什么!”

    邓芊芊瞬间如遭雷击,昨天还是两万,怎么一晚上就翻了一倍还多?

    “妮子,再给爸筹点钱,昨天是手气背,今天我肯定能翻盘。”

    邓青海猛然抓住女儿的腿,眼中尽是不甘心一败涂地的光芒,活脱脱一个为了钱命都可以不要的赌徒!

    “你还要赌!你竟然还要赌!你当我是什么?自从我娘去世之后,你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酗酒赌博,为了给你筹钱,我打三份工,甚至去酒吧里卖酒,可是你怎么能……”

    想到自己因为筹钱甚至连作为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都失去了,而现在面前这个男人竟然告诉自己,你的所有努力牺牲都是白费力气!

    “你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

    邓芊芊再也忍受不住,挣脱开邓青海的手蜷缩到一旁,无助的哭泣。

    “听这意思,是不准备还钱了?”

    王瘸子的脸上忽然露出奸计得逞的神色,望了邓青海一眼,说道:“当年我就是因为没能还清赌债被打断了腿,所以我就发誓,谁TM要是敢欠老子钱,我不仅要打断他的腿,还要打断他的手!一节一节,敲成粉末。”

    显然被王瘸子的威胁吓住,邓青海忽然五官扭曲,朝女儿咆哮起来:“你这个贱货,和你那个妈一样都是白眼狼。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父债女还天经地义。你今天要是不帮我还钱,我就把你卖去做皮肉生意!”

    “像养一条狗似的养大,你也配叫父亲!你没资格提我妈。”

    邓芊芊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心里彻底对他失望。这简直就是一条乱咬人的疯狗。

    “啧啧,骂得好啊,邓青海,你的无耻还真是让我都汗颜。不过我王老大心善,让你女儿陪我一晚,你欠我的钱,一笔勾销。”

    “嘿嘿,老大,等你玩完了让兄弟们也爽爽。”

    身旁几个手下搓着手,打量着邓芊芊,像是在打量货物一般,讨价还价。

    她的心里已经一片灰败。

    闻言,邓青海双眼一亮,露出兴奋的神色:“王老大您可真有眼光,不瞒您说,这个见货虽然长得漂亮,可实际上还是个没开苞的雏儿。让她伺候各位老大是她的福气,只要您能让我再赌一把,她就是你的了!”

    “蹬鼻子上脸,滚尼玛的,还TM想赌!”

    王瘸子使劲儿朝他吐了口唾沫了,一脚踹在他肚子上,邓青海痛的跪在地上哀嚎。

    见几个流氓面露淫光靠近自己,邓芊芊眼中露出一丝决绝,忽然不顾一切的朝门口的柱子上撞去!

    脑袋猛然一痛,她惊讶的抬起头,却发现叶天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你这丫头就那么喜欢往我怀里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