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老狐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68字

    半晌后,她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娇喝道:“混蛋,你够了没有?本姑娘冒着生命危险当诱饵,你却在这里占我姐姐便宜!”

    苏冰雨满面羞红的从叶天怀里挣脱开来,瞪了妹妹一眼。

    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没有朝叶天发难,只是剜了他一眼,一脸疑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车上说,先回去吧,苏叔肯定急坏了。”

    苏诗兰拨了个电话,这里的残局自然有人收拾,沙鹰的尸体被炸的面目全非,根本无从查起,也给叶天减少了解释的麻烦。

    想起之前的惊魂一幕,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他甚至不敢告诉苏诗兰,自己根本就是在赌,拿两个人的命在赌!

    要不是实力在此之前提升到了黄阶中期,对气机和危险的感知力都比之前强了数倍,他根本不敢来冒这个险。

    苏诗兰是他特意找来的,就为了来一招狸猫换太子。

    他根本不知道沙鹰的潜伏地点,只是在他扣动扳机的前一秒敏锐的感知到了危险,而也正是因为他停下的这一瞬间,让沙鹰惊疑不定中出现了气机上的泄露,从而被自己锁定。

    而第二次出现在沙鹰枪口的,便是装扮成他的苏诗兰!

    叶天知道,经历了第一次犹豫,无论第二次把握有多大,沙鹰都会迅速开枪。

    而这时候暴露在枪口的苏诗兰要承受多少危险?

    这是豪赌,赌上苏诗兰的命,和她对自己的信任!

    就在他消失和苏诗兰假冒他中间的这一段时间,也不过就是两分钟而已。而他们之间的距离,足足2500米!

    自己最好的动手时间,便是苏诗兰吸引了沙鹰目光的那一刻,而也恰恰是那一刻,苏诗兰离死亡的距离最近。

    像沙鹰这样的顶级狙击手,狙杀出现在视野中的人,只需要零点几秒。

    而不幸的是,叶天杀人的速度,比他更快一步。

    在车上把她被绑架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叶天感觉自己身心俱疲,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不得不说这次真气确实消耗太大。

    苏家别墅。

    苏守业不是傻子,他有他的途径,两个女儿虽然瞒着他,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被他通过各种途径得知。

    眉头微皱,不怒自威。

    “这帮杂碎,三番五次的挑衅,看来是得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了。你们俩到我书房来一下。”

    叶天和苏冰雨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苏诗兰没压制住心底的好奇,趴伏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不行,爸,你开什么玩笑?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劳永逸的办法?”

    苏冰雨面色通红,看叶天一副早有准备的表情,显然这件事他早就知道。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爸会这么安排?”

    “我接到的任务本就是当你男朋友,这只是个掩饰用的身份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叶天自顾自的饮茶,不顾苏冰雨如何暴跳如雷。

    “我不同意!爸,你怎么能这么儿戏?”

    苏冰雨愤愤低语,脸上写满了不满。

    他承认自己对这家伙的印象有所改观,但一下子上升到男女情爱的程度,这实在是无法让她接受。

    “够了!”

    苏守业猛然一拍桌子。

    “冰雨,你不能总这么任性。这次如果不是小叶,你早就没命了!爸不是万能的,没办法时时刻刻护你周全。但小叶的本事你也看到了,我完全可以放手把你交给他。这件事情没有反驳的余地,要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

    苏守业说的斩钉截铁,丝毫不给苏冰雨还嘴的机会。

    屋外,苏诗兰捂住小嘴心中惊呼。

    爸他竟然让这个色狼当姐姐的男朋友?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然而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这一次叶天让她当诱饵,她完全是没来由的同意了。

    哪怕提前知道这是赌命的勾当。

    其中有上次被叶天相救时对他实力的盲目信任,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好像自从上一次事后,我对他就有了一种奇怪的……信赖?”

    苏诗兰晃了晃脑袋,小鼻子皱了皱,心中自语道。

    然而让她震惊的还在后面。

    “下周你们俩抽空去民政局把证给领了。”

    苏守业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证?自然是结婚证!

    叶天满头黑线,这突如其来的一招把他都吓了一跳,苏冰雨更是眉头一挑。

    苏守业俨然化身成了一条老狐狸,在商场混迹了这么多年,这些小手段对他来说简直伸手就来。

    “这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苏冰雨气的牙痒痒,甚至心里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就这么给卖了?

    “爸,你女儿的终身幸福就这么给你毁了!”

    “相对于你的幸福,我更在意你的生命安全。再说小叶有哪点儿配不上你?年轻人要相貌有相貌。要实力有实力,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苏守业苦口婆心,听得叶天老脸一红。

    “爸,我真的很怀疑,你这么偏袒他到底是为什么?”

    “以后你就明白了,从今天开始,对外叶天就是你的未婚夫。但有了证你们才算是合法夫妻,这样会让你身边少很多苍蝇。”

    “打苍蝇就是他的事儿,要不然养着他这么个保镖干什么?”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总这么招摇过市不好。小叶,以后你要多提点提点她,这丫头和他妈妈一样,脾气倔。”

    苏守业眼中闪过一丝宠溺,紧皱着的眉头这才松下一些,说起妻子,脸上浮现出一闪而逝的哀伤。

    “就当为了你妈妈,听爸一次,不行么?”

    苏守业的语气里哪里还有之前的严苛,甚至带上了一丝乞求,就像个行将就木的老者。

    叶天嗅到了一丝特殊的意味。

    果然,这一招显然对苏冰雨很起作用,她咬咬嘴唇,带着一丝哭腔点了点头:“我答应还不行嘛?”

    苏守业满意的笑了,像条奸计得逞的老狐狸。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将两个人完全拴在一起,而顺便给了叶天一个让所有人闭嘴的身份。

    书房外的苏诗兰嘴巴张成了O型,她没想到父亲竟然如此决绝,完全堵死了姐姐的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