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一仆二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45字

    孙茜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一品居会所在静海的地位数一数二,这可不是单单有钱就能进来的。

    她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这里的老板是个很有后台的人物,现在看叶天和她认识,怎么能不惊讶?

    硬被叶天拉进去,孙茜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叶天,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清你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总裁对你刮目相看,连这里的老板你都认识?”

    趁着没人,孙茜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叶天正毫无形象的大快朵颐,这里的厨子都是静海一等一的水平,烹饪出的佳肴色香味面面俱到。

    听到孙茜的话,叶天脑袋都不抬的道:“我就是个司机,哪有那样的本事啊,是通过苏冰雨认识她的。也不算有什么交情。”

    虽然没有细讲,但叶天也并未说谎,如果不是因为苏冰雨之前被抓走,自己确实没机会和柳惜梦有交集。

    孙茜眉头一挑,明摆着叶天不愿意细讲,自己也不好强求。

    “来,叶天。柳姐这儿有瓶好酒,今天要不是你来我还不舍得打开呢。”

    柳惜梦抱着一个精致的玉坛子走了进来,这才惊醒了尚在愣神的孙茜。

    “这是……至少50年窖藏的女儿红!”

    叶天赶忙接过,那感觉就跟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可转念一想,自己和柳惜梦最多算是萍水相逢,人家为什么给他这么大的恩惠?

    “你还要开车,还是别喝酒了吧。”

    孙茜扯扯叶天的衣服,有些为难。

    柳惜梦眼珠子微转,自顾自的打开泥封,这种年份的窖藏打开要是不及时饮用,口感就会越来越差。

    “就喝三杯,就当给柳姐我一个面子,好么?”

    一股浓郁的酒香四散而出,叶天的鼻子皱了皱,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击溃。

    这才是男人喝的酒,华夏的烈酒可比那些马尿洋酒强太多了!

    见叶天意动,柳惜梦面露喜色,招呼侍应生带上门,自己则一边给叶天倒酒,一边看向孙茜:“孙小姐,我有些话想对叶天讲,你看能不能……”

    这是给她下逐客令。

    叶天眉头微皱,有些摸不着头脑,孙茜苦笑着点了点头,也离开了房间。

    只剩下了柳惜梦和叶天二人。

    酒香四溢,房间里布置的淡雅温馨,窗外的竹林被微风浮动,入耳满是沙沙之声。

    “柳经理,我们虽然之前见过一面,但你今天的种种举动,确实让我有些疑惑。”

    “先不说别的,喝酒。”

    柳惜梦拉来一张竹椅,给自己了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追忆,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叶天心中不由暗赞,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就两个字,豪爽!

    一饮而尽。

    叶天咂了咂嘴,暗道一声好酒。由口入喉,凝而不散,回味悠长。

    然而下一瞬间,仿佛小腹处自行燃烧起一团烈火,蔓延周身。

    眼睛火辣辣的,心头燥热,真气隐隐有些控制不住的感觉,甚至连意识都有些慢慢涣散。

    “身上好热,这酒里给我的感觉……好熟悉。”

    叶天心头闪过一丝惊骇,看向柳惜梦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一丝怒意。恍惚间他忽然想起了柳媚,同样的感觉,自己在她那里也感受过。

    这女人在试探自己。

    “你能承受这酒里面的药力,果然不是普通人。”

    柳惜梦似乎比他还要激动,猛然站起来,眼中满是惊喜。

    “放心,我并不是想暗算你。我只是想求证一些事,一些关于我记忆的事情。不瞒你说,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很久以前我就认识你,而且……很熟悉。”

    柳惜梦露出一丝追忆的目光,眉头紧紧皱着。

    然后,慢慢的解开了身上旗袍的扣子。

    “你干什么?”

    叶天有些意外,这个女人突然的举动让他越发摸不着头脑。

    柳惜梦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解开到胸口,露出大片若隐若现的白皙。

    叶天双目猛然一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口的大片雪白,连连摇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在她的胸口,有块儿红色火焰烙印!就像一块儿特殊的纹身一般!

    “你认识!你竟然真的认识!”

    柳惜梦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完全不顾自己身上走光,逼近叶天焦急的询问。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问你,是什么让你这么肯定?”

    “因为我的身上被下了并蒂蛊,我能感受到主人的喜怒哀乐。我能感觉到她……肯定认识你。”

    柳惜梦忽然捂住脑袋,痛苦的蹲下身来。

    “离宿主太远,你的记忆自行生成枷锁,当你强行回忆的时候,就会受到反噬。”

    叶天平复心情,缓缓说道。

    如果说双胞胎如同并蒂莲,有心电感应的话。那么并蒂蛊则将这种特点发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可惜这种蛊伴随着的是残忍。

    被下了蛊的婴儿,天生需要护主。

    因宿主而生,因宿主而死。

    甚至主仆相距离太远时,仆人会慢慢失去记忆,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而维系这份联系的,便是她们身上这如同烙印般的东西。

    犹如给二人身上下了不平等的契约!

    “我只想找到她,找回我的记忆。我不愿意就这么慢慢的失去情感,忘了自己是谁。”

    柳惜梦的脸上写满了悲哀。

    “她叫柳灵。”

    叶天沉思良久,还是说出了白狼的真名。

    没错,同样的图案,自己在柳灵身上也看到过。

    “这酒里的药是柳媚给你的吧?也是她让你来是试探我的?”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我妹妹?”

    叶天突然的发问,让柳惜梦脸色大变,如果说之前心中的疑问得到了叶天的肯定让她惊讶的话,这一刻她已经从心底感到震惊!

    呵呵,这个傻女人。

    她已经被柳媚编造出的故事骗的团团转。

    她还不知道,并蒂蛊的真正残忍之处可不仅仅是距离越远受术者失去的记忆越多,而是受术之人必须一仆二主!

    并且最后,两个宿主只能活下来一个!

    而且无论是谁死,柳惜梦都得随之心脉尽断,命丧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