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陈家救兵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77字

    果然有阴谋!

    邓芊芊已经无处可逃,黄虎一双色眼直勾勾的盯着她高耸的峰峦,就差没流口水了。

    屡次求救无果,她已经无处可逃。

    “蛇鼠一窝,我今天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一下!”

    “嘿嘿,你别忘了,你的叶大哥可还在这里关着。要是你敢反抗,我敢保证他会死的很惨!”

    黄虎一脸笑意,听到这话的同时邓芊芊脸色果然一变,正中下怀。

    跟我斗?

    “只要你乖乖跟我走,兴许我还能发善心饶这小子一命。”

    黄虎一步步逼近,一双贼眼上下打量着,手也不自觉的朝她胸前抓去。

    羞涩好啊,静海大学的校花又怎样?

    谁让你有个好赌的爹?今晚老子非得玩的你这个丫头求饶不可……

    听他提到叶天,邓芊芊的嘴唇都快要咬破,叶大哥还在他们手上,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我……跟你走。”

    粉拳紧握又松开,她的的脸上终究还是露出了妥协的神色。

    “嘿嘿,早这样不就对了嘛……”

    黄虎面露狂喜之色,然而他的贼手还没能碰到邓芊芊,就听得外面一阵嘈杂,随即传来一声巨响。

    蓬!

    一道黑影直接砸在门上,直接给撞了开来。

    那黑影正是先前的胖子王警官!

    黄虎呆了,他从没见过谁能让王胖子吃亏之后还得给赔笑的。

    打人的是个强壮到变态的男人。

    他虽然不认识,但结合那人的气质和王胖子对待他的态度,黄虎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惹不起!

    然而下一瞬间,那个男人竟然朝邓芊芊叫了一声嫂子?

    全场愕然。

    邓芊芊更是不知所措,那男人快步走上前来,抓住黄虎的胳膊就像丢沙包一样,直接就给扔了出去,直接砸在墙上。

    强悍如斯!

    邓芊芊的俏脸唰的红透,她也是一头雾水。

    “对了,嫂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武,我大哥是叶天。”

    一言既出,全场一片哗然,王胖子吓得屁滚尿流,要是知道那位爷还在监狱里,陈武还不得打死自己?

    相比于他,黄虎的惊讶更强一分。刚从地上爬起,他却没了半点报仇的念头。

    黑龙会在静海这块地界消息面也算四通八达,陈武这个名字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

    陈家或许在静海算不得最强大的家族,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看。

    因为陈家的子孙基本都在军队里担当要职,而且一直流传静海陈家是从帝都陈家给分出来的家族。

    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陈家,谁敢惹?

    即使是传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而陈武,就是这一代静海陈家的大公子,可他不是在军队里么?

    “难不成恰好今天复员回家?”

    望着他身上的背包和这一身风尘仆仆,黄虎要是还想不通就真的是傻了。

    怎么办?

    他一时有些慌神,要是给黑龙会招惹到陈家这个庞然大物,自己可就完蛋了。

    “陈……陈武,叶大哥他还在这里关着,求你快救救他。”

    听到他的称呼,邓芊芊罕见的没有害羞,心里甚至还有些开心。

    但想到叶天,她就不由自主的慌张了起来。

    “嗯?你们敢关我大哥!”

    陈武转过头去,看向王胖子。

    王胖子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千躲万躲,还是没躲过。

    “这是个误会,误会。我们马上放人,陈公子息怒。”

    王胖子哪里还敢说个不字?吓得面无血色,赶紧打电话让放人。

    “让他们快点儿,要不以我大哥的本事,估计里面那帮犯人该疯了。”

    陈武忽然笑道。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邓芊芊心头疑惑更甚,为什么他非但不担心叶天,反而那么肯定吃亏的是那帮犯人?

    两个小警员一路小跑,今天这事儿发生的太诡异了点儿,从来没见过关进18号牢房还能全身完好着出来的。

    然而刚打开牢房,眼前的一幕惊得他们嘴都合不拢。

    牢房里的老大正捂着眼睛窝在墙角低声哀嚎,瘦猴跪在地上一下下抽自己的脸。

    叶天像个大爷一样躺在床上,享受着犯人们无微不至的伺候。

    “要是敢叫出声来,我就戳瞎你另一只眼!还有抽耳光的那个,抽响点儿,没吃饭啊!”

    叶天淡淡的声音传出,两个小警员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望着地上沾着鲜血的半截牙刷柄,瞬间从脚底凉到了心头。

    这是个狠人!

    “天……天哥,我们是来接您出去的。”

    警员一脸谄媚,生怕惹怒了这位爷。

    “你说什么?接我出去,呵呵,你们不是说了么,这地方是专门关押死刑犯的。凭什么光放我出去,不放他们?”

    叶天指着周围给他揉肩按腿的犯人,一脸调笑。

    “这……天哥,您怎么能和他们比呢?求您了,出去吧。”

    “什么意思?同样都是犯人,分什么三六九等?”

    叶天“忽”的坐了起来,义愤填膺道。

    周围的犯人也一个个握紧了拳头,附和道:“对啊,凭什么歧视?”

    “你们闭嘴!”

    小警员脸色一板,掏出警棍作势要打,叶天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吓得他警棍都给掉在了地上。

    “是谁下令关老子的就让谁来,我耐性不多,要是三分钟内不来,老子就留下不走了!”

    听他说要留下,墙角扇耳光的瘦猴脸都绿了,这位爷要是留下,还不如现在就把自己给毙了呢,至少还能给个痛快。

    “天哥……您千万别,我马上去叫。”

    小警员跑的比兔子还快,这位爷坚决不能留在警局,否则自己就辞职。

    对,马上辞职。

    陈武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王胖子恭敬的站在一旁,额头冷汗直冒。

    就在刚才,黄虎想跑,直接被陈武拉着打的不死不活的躺在地上。

    接到警员的电话,他更是吓得屁滚尿流。

    “叶天,我叫你爷爷还不成吗?你快点儿出来吧。”

    他可不想被打成半身不遂,就差没跪在地上求叶天出去了。

    “记住,今天是你让我出去的,要是再来第二次……”

    叶天微眯着眼,盯着这个脸都变成猪肝色的胖子。

    “不敢不敢,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王胖子连连摆手道。

    要是早知道这位爷有这么大的背景,谁吃饱了没事儿干去动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