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旖旎的清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7本章字数:2069字

    望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陈武不禁食指大动,邓芊芊的厨艺还真不是盖的,色香味俱全。

    “芊芊妹子,有酒吗?”

    “没有,不过楼下就有超市,我去买。”

    邓芊芊自告奋勇,反正于小雨有事不能来,就剩这两个大男人,要是不喝点儿酒她才奇怪呢。

    直到芊芊离开,陈武的才一脸八卦的凑了过来:“教官,你怎么也来静海了?难不成有什么任务?”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规矩?别问,问了我也不会答。还有,以后就叫我大哥吧,省的给我惹麻烦。”

    “好,就叫大哥,嘿嘿,要是让那帮家伙知道我占了你这么大便宜,估计得嫉妒死我。”

    陈武笑眯眯的道。

    “少说废话,我了解你小子,肯定是家里逼你复员对吧,到底怎么回事?”

    “谁说不是,也不知道家里那帮老头子怎么想的,竟然不知道从哪儿给我弄了个媳妇,我这次回家就是被逼婚。”

    “还有这种事儿?真稀奇。”

    叶天忍俊不禁。

    “哎,大哥你呢?这么多年就没找个嫂子,我看白狼教官当初就挺适合你……”

    “打住,别在我面前提她,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躲到云梦山去吧?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躲她。”

    “哈哈,那芊芊妹子怎么样?人漂亮,虽然年纪小点儿,但是会疼人。大哥你也老大不小了。”

    “放屁,别乱撮合,老子20岁正值花季,我告诉你少操我的心。今天单纯为复员接风洗尘,不聊这些。”

    自己对他来说亦师亦友,毕竟是有过命交情的兄弟。

    叶天没好气的捶了他一拳,也只有在自己曾经的学员面前,自己能如此的敞开心扉。

    两个人一直喝到很晚。

    叶天没用功力解酒,直到最后两人都烂醉如泥,

    因为看到陈武就想到狼牙小队的成员,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傍晚时分,陈家派人来接走了陈武。

    满屋的狼藉,只剩下叶天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等邓芊芊收拾完已经很晚了,因为不知道叶天要住进来,所以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再三思量之后,她还是把叶天连拉带拽的弄到了床上。

    “叶大哥,我只是单纯害怕你睡沙发着凉而已。”

    邓芊芊认真的说着,闭着眼睛帮叶天脱下衣服,却又忍不住好奇偷看了几眼。

    “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疤痕?”

    女人对自己的喜欢的人都是有母性的,看着叶天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她也顾不得脸红。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好看的眉毛都微皱了起来。

    “叶大哥,在你身上到底都发生过什么?”

    指间微颤,望着睡得像个孩子般的叶天,邓芊芊的脸腾地红了。

    关灯,摸黑穿上睡衣。邓芊芊拉起被角,像只受惊的小猫一般,钻了被窝。

    “这算不算和叶大哥同床共枕了呢?”

    少女怀春,即便两个人躺在床的两边,中间还有很大的距离,邓芊芊仍然忍不住脸红心跳。

    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缺乏安全感,母亲去世之后更是如此。

    以前自己怕黑,晚上总是有妈妈抱着自己,曾几何时自己也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哭泣,邓青海酗酒这么多年,她最痛恨的就是酒精。

    然而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淡淡酒味,却让她有了种沉迷的感觉。

    小床上,邓芊芊枕着玉臂,借着月亮的光辉一眼不眨的望着面前这个男人。

    噗嗤!

    “邓芊芊,你在干什么?要是叶大哥知道的话,他会不会生气?”

    心里好像有头小鹿在不断跳动,邓芊芊慌忙的收回手,呼吸急促。

    浓重的鼻息夹杂着淡淡酒味喷在脸上,邓芊芊的俏脸却露出和孩子一般的笑意。

    “叶大哥,我能亲你一下吗?我保证就一下。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她调皮的笑着,修长的睫毛眨了眨,闭上眼睛在叶天的嘴唇上轻轻一点,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迅速收回。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还好叶大哥没醒。

    邓芊芊刚才吓得要死,胸前的峰峦因为紧张不住的起伏。

    一直到了半夜,她都心乱如麻,毫无睡意。

    叶天就在身边,给了她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踏实感。

    小小的被子里,她只能蜷缩着身子。

    终于大着胆子挪进了叶天的怀中,感受着温暖的怀抱,邓芊芊终于像个得到了安全感的孩子一般沉沉睡去。

    清晨,叶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邓芊芊像个八爪鱼似得趴在自己身上,一双玉臂紧紧搂住自己的脖子。

    如瀑的长发垂在自己脸上,传来淡淡的清香。

    红润的嘴唇微微嘟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白皙修长的玉腿闪着莹莹的光辉。

    淡淡的少女体香在鼻尖萦绕,让人热血沸腾。

    叶天不禁有些口干舌燥,这动作实在是太大胆了些。

    酒气未消,加上清晨男人往往都会精力充沛,就连小叶天都充满了动力,慢慢……抬起了头。

    一声嘤咛,修长的睫毛眨了眨,邓芊芊也慢慢醒转了过来。

    四目相对,空气中都充满了旖旎的味道。

    感受到叶天的异样,邓芊芊的脸瞬间红透,然而她稍有动作,胸前高耸的峰峦却挣脱了单薄的粉色睡衣,完全的显露在了叶天的眼中。

    血脉喷张。

    鼻血不自觉的流了出来,邓芊芊不禁惊讶道:“叶大哥你怎么流血了。”

    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叶天叫苦不迭,暗自下定决心,以后绝对要戒酒。

    “是你把我拖到床上的?”

    叶天沉默良久,任凭芊芊帮他细心的擦掉血迹,缓缓说道。

    “是我……趁着叶大哥睡着帮你脱了衣服,我害怕你着凉……所以就……”

    芊芊支支吾吾道,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那昨晚我没怎么你吧?”

    叶天一阵头大,芊芊是个善良的女孩,他实在不忍心伤害到她。

    “没有没有,昨晚是我主动钻到叶大哥怀里的,可是你的怀抱真的很温暖,我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过了……叶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贱?”

    邓芊芊忽然倔强的抬起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