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尴尬的礼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8本章字数:3103字

    “没想到叶天的舞技如此娴熟,冰雨,我都有些嫉妒了呢。”

    柳惜梦一脸的揶揄,说的苏冰雨不由撇撇嘴道:“梦姐要是愿意,我把这家伙借给你?”

    “就算是我愿意,叶天还不一定同意呢。再说把男朋友让给我,冰雨你舍得?”

    柳惜梦满脸揶揄,笑得花枝乱颤,包裹在晚礼服下的成熟娇躯更显魅惑。

    叶天咽了口唾沫,这女人和柳媚一样的祸国殃民,不同的是,美丽的外表下,柳媚却有着更深的算计。

    “切,有什么不舍得的,他又不是什么香饽饽。”

    苏冰雨撇嘴道。

    叶天斜了她一眼,这苏冰雨还真是够可以的。有征求过他的意见么,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

    “欢迎诸位百忙之中莅临犬子的订婚晚宴,天德在这里表示感谢。今晚有任何招待不周的,还请海涵。”

    陈天德朝众人抱拳,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气息浑厚,腰杆挺得笔直。虽然早已不是军人,但那股精气神却是刻在了骨子里。

    周围一片奉承之声。

    “陈家公子青年俊杰,小女能和陈家公子攀亲,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今晚能得到诸位的支持与厚爱,北漠同样表示感谢。”

    “哎,秦家闺女国色天香,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以后能有个人管着,是他占了便宜才是。以后我家这小子还得仰仗北漠兄多多提点。”

    “天德兄客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说什么提点不提点的,我看这小子就不错。倒是我家夕瑶那丫头在家里任性惯了,往后进了陈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望天德兄海涵。”

    “那是自然,我陈家都是些莽汉,北漠兄下嫁女儿,陈武那小子要是敢对夕瑶丫头不好,我打断他的腿!”

    陈天德瞥了身后的陈武一眼,眉头一横,吓得陈武一哆嗦。

    台上两条老狐狸一唱一和,陈武满头黑线,自己的人生啊,就这么给老头子毁了。

    众宾客忍俊不禁。

    人声鼎沸,陈武摇晃着脑袋,一脸苦相的看向叶天,叶天也只能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目光。

    “叶天!”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呼唤,叶天回头看去,竟然是穿着一身盛装的秦秋微在朝自己招手。

    “你认识秦二小姐?”

    苏冰雨一脸怪异的笑,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叶天了。

    “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

    “切,本小姐只是想不通她怎么会有兴趣认识你,你当我对你有兴趣啊?呸,自恋。”

    苏冰雨白了他一眼,满脸醋意,分明口不对心。

    叶天自嘲一笑,扭头朝秦秋微走去。

    他想不通,她找自己干什么?

    秦秋微一身华美的晚礼服,在人群如同众星捧月。

    她面色复杂,王斌那个混蛋惹的事,还得自己给他擦屁股。

    “那个……幽兰之心还在你身上么?”

    拉着叶天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秦秋微这才神秘兮兮的开口。

    “怎么?你那个小男朋友没来,让你来当说客?你对他还真是痴情。”

    叶天摇晃着酒杯,一脸调笑。

    “王斌那个混蛋被禁足了,但是这块儿石头对我很重要,不瞒你说,这东西是原本是我打算送给姐姐订婚的礼物,你能不能……先把幽兰之心借给我,你放心,到时候钱我一定加倍还你。”

    秦秋微紧咬嘴唇,脸上有些难为情。

    叶天摸了摸下巴,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但自己毕竟也得仔细思量一下。

    柔顺如瀑的长发高高盘起,一对白色耳坠,身着一袭MiuMiu纯白色深V领百褶鱼尾晚礼服,水晶色高跟鞋.即便脸上不施粉黛,在灯光的照映下,秦夕瑶整个人也被衬托的如同画中仙女一般。

    众人皆觉得眼前一亮!

    这个率属于普拉达的品牌或许名气上不如古驰和香奈儿。但它独特的设计绝对可以让这个品牌的成衣跻身世界一流,极具辨识度便是它的特点。

    名媛佳丽们纷纷面露自惭形愧之色,秦夕瑶本身的美貌若是占九成,剩下的一成已经被这身晚礼服尽数补充,甚至还起到了一丝锦上添花的作用。

    除了脸上如同万年坚冰不化般的表情,说此刻的她美若天仙,也丝毫不夸张!

    原本垂头丧气的陈武也不由微微愣神,虽然两家订亲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但他却绝没想过秦夕瑶会是如此倾国倾城的一位美女。

    在场的也只有静海第一美女苏冰雨能够与之媲美。

    可惜她脸上总挂着这么一副冷冷的表情,虽然人漂亮,但却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夕瑶,这是我从一位高人那儿求来的,我来给你戴上。”

    在陈天豪的催促下,陈武只能硬着头皮凑上去,取出叶天给的吊坠。

    秦夕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却没有躲避。

    两家长辈这才面露微笑,宾客们也纷纷奉承两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然而暗地里,各家却都各有想法,秦陈两家结亲,以后静海的势力怕是要重新洗牌。

    这次晚宴过后,某些家族恐怕就要掂量掂量,重新站队了。

    “姐姐,我也送你一件礼物,祝你幸福。”

    秦秋微掏出装着幽兰之心的盒子,刚打开的刹那,不少识货的人命都倒吸凉气,这东西堪称价值连城!

    秦夕瑶坚冰般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接过盒子,朝妹妹笑了笑,一脸宠溺。

    猛然撞上父亲威严的目光,秦夕瑶心中忽然一痛,自己在他心中,仅仅就是交易的工具么?

    或许在秦家,只有妹妹对自己付诸的是真感情吧?

    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决心瞬间变得坚定起来。

    “这东西送你,算是回礼。”

    秦夕瑶将准备好的三尺锦盒递了过去,众人愕然,这里面装的是什么?难道是一把宝剑?

    也对,宝剑赠英雄,也算用心。

    然而当陈武打开盒子时,他一脸愕然,这里面……竟然是一把雨伞!

    “什么意思?”

    陈武一头雾水。

    台下,苏冰雨虽然也一脸疑惑,但她现在更想弄明白一件事,秦秋微回来了,那叶天去哪儿了?

    在场没有一人不是满头雾水,就连秦北漠都满脸疑惑。

    全场都等着她的解释。

    秦夕瑶轻启朱唇,缓缓开口:“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在场的所有男人的面色都变得极度怪异起来,一脸同情的看向陈武。

    陈武面色涨红,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比这个诅咒更恶毒的了。

    他忽然有些佩服秦夕瑶,至少她还有勇气以这样的方式无声反抗,而自己一个男人……

    “秦夕瑶,快把这东西给我收回去!”

    陈天豪一张老脸都成了猪肝色,秦北漠也面色一变,朝秦夕瑶喝道。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秦夕瑶倔强的眼神。

    “你让我和一个我不爱,甚至不认识的男人订亲,我强迫自己听你的。但这一刻我发现我做不到!我不想用自己的幸福来当你交易的筹码!”

    秦北漠肺都要气炸了,周围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这些人的眼里有嘲讽,讥笑,都在等着看他,看秦家的笑话。

    “秦夕瑶,你反了天了!”

    他甚至感觉自己这张老脸正在被许多人狠狠踩在脚下。

    父亲的愤怒没能让秦夕瑶面色改变丝毫,她指着周围的男男女女,朝秦北漠倔强的望去。

    “凭什么别人可以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却只能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男人订亲!就因为我姓秦么?你好狠心,你好霸道!”

    啪!

    陈天豪没能挡住发怒的秦北漠,他狠狠一巴掌扇在秦夕瑶脸上,光洁如玉的脸颊上瞬间出现五道鲜红的指印。

    全场一片死寂!

    秦夕瑶被扇的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秦秋微赶忙上亲扶起姐姐,这才发现她的嘴角已经挂上了一道鲜血,触目惊心。

    秦夕瑶面如死灰。

    “爸,你这是干什么!”

    “让开,否则我连你一块儿收拾!给陈伯伯和陈少爷道歉,听到没有?”

    秦北漠一声冷喝。

    “这一巴掌,算是还清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从现在起,我和秦家,和你……一刀两断!”

    石破天惊!

    苏冰雨吃惊的捂着嘴唇,不仅是她,就连来观礼的宾客也无不色变,谁能料到原本好好的一场订婚盛宴会演变成这幅样子?

    秦北漠气的浑身发抖,陈天豪也面露不快之色,秦夕瑶这么一闹,算是把两家都放在了尴尬境地。

    陈武心头大骇,没想到这个女孩不仅倔强,更能做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秦北漠如同被抽走了魂一般,然而任凭秦秋微如何劝阻,秦夕瑶都一副铁了心的表情,任凭泪水顺着脸颊淌下。

    “好,你长大了,腰杆子硬了!既然如此,我就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见他动了真怒,在场众人无不色变。

    陈武刚想阻挡秦北漠,心脏却猛然一缩。

    从军多年,自己自信能提前预知危险,而此刻心中也有个声音正告诉自己,出事儿了!

    他猛然瞥见,秦夕瑶的眉心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颗鲜艳的红点!

    是狙击手!来不及了!

    陈武几乎下意识的朝秦夕瑶大喝道:“快卧倒!”。

    同时整个人纵身一跃,挡在了秦夕瑶的面前。

    子弹瞬间破风而来,在一片惊叫声中,陈武双目圆睁,一朵血花……瞬间绽放在他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