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舒贝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8本章字数:2095字

    “叶天,你看见了么?”

    “恩,好像是之前那个非主流,看样子她想和咱们飙车。”

    叶天瞥了一眼后视镜,布加迪变色龙就跟在自己的车后面,那女孩戴着墨镜朝自己做了个挑衅的手势。

    “坐稳!”

    叶天舔了舔嘴唇,沉声说道。

    “就是个小丫头罢了,你和她较什么劲?”

    苏冰雨娇嗔道。

    叶天没理她,方向盘猛打,进入急转弯内圈,油门再度踩到了底。

    布加迪号称全世界跑车里速度第一,变色龙名气上虽然不如威龙,但叶天仍旧不敢大意,如果不靠技巧,自己这车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你慢点,这是车,不是飞机!GTR也不能这么开啊!”

    苏冰雨不得不系上安全带,这哪儿是飙车,简直是玩命!

    引擎的轰鸣声传出老远,宝马i8和布加迪变色龙在弯道齐头并进,都伺机抢夺彼此的车道,赶超对方。

    “是个高手。”

    叶天心里憋屈,现在开的要是自己那辆改装过的车,布加迪自己也不放在眼里。

    “马上要进市区了,你小心被交警扣住。”

    苏冰雨提醒道。

    “坐稳了,千万别吓得叫出来。”

    叶天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苏冰雨眉头一皱。

    “开玩笑,我怎么会……啊,叶天你疯了?”

    苏冰雨目瞪口呆望着叶天竟然调转车头,直接朝护栏撞去!

    和寻死无异!

    布加迪上的少女也被叶天的举动吓了一跳,宝马i8速度不减,如同出膛的子弹一般撞开护栏,直接窜出了公路!

    “他竟然……”

    嘎!

    舒贝贝一个急刹车,摘下墨镜,迅速下车。

    比起赢叶天,她更想知道前面那个开车的到底是不是疯子,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

    结局大大出乎她的预料,车从天而降,准确无误的落在下方的一个弯道上,发出一声巨响!

    叶天狂打方向盘,摆正车身。

    车尾黑烟直冒,宝马i8只是稍稍停顿,油门一轰,消失出视线。

    即便是最顶级的赛车手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会伸出大拇指称赞,除了车头撞击护栏产生的一处凹陷,落地几乎顺滑而自然,车内恐怕也没有产生太大的震荡。

    要搁在一般人,不车毁人亡就不错了。

    “早就计算好了么?有胆色,好算计。你有资格让我对你产生兴趣。”

    舒贝贝沉声喃喃。

    掏出手机放在耳边。

    “大小姐。”

    老者恭敬的声音传来。

    “柳伯,帮我查一个车牌。”

    叶天刚才的举动可把苏冰雨吓得不起,天知道刚刚从上面坠落的一瞬间速度有多快?一不小心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你这个混蛋,不要命了?”

    苏冰雨拍了拍起伏的峰峦,一脸不满。

    “嘿嘿,我有信心,这不是把她甩掉了?无论是角度还是下坠速度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这样的事儿又不是第一次做。”

    叶天满不在乎道。

    苏冰雨皱了皱眉头,强忍住心中的好奇,奇异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好像对这个男人的从前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幸好没让你当我的专职司机,否则不知道要出多少车祸。”

    车子下了环山路,一路驶入静海,叶天的速度也降了下来,苏冰雨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想起来刚才那个女孩是谁了!”

    苏冰雨忽然一拍脑袋,说道。

    “谁啊?”

    “静海医药三巨头之一,舒氏医药掌舵人舒三的女儿,舒贝贝!”

    苏冰雨滔滔不绝,舒家和苏家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如果苏家是静海明面上的第一商业家族,那么舒家也足以排进前五。

    医药为生的舒家,垄断着静海绝大多数的药房和医院。

    “听说这丫头酷爱赛车,在外国念大学的时候就是职业赛车手,三年前不知什么原因回到静海,经常在这条路上和人飙车对赌。”

    “对赌,怎么个赌法?”

    “以车为赌,输的人无论开的是什么车,都得成为对方的战利品。”

    “我的乖乖,那她刚才不是输给我一辆布加迪?”

    叶天摸了摸下巴,咧嘴笑道。

    “切,你又没和人家定正式的协议,赢了也不算数。她经常在这条路上找对手,所以静海上流不少人都认识她,人送外号飚车狂魔。你就等着吧,我想她应该还会找你。”

    苏冰雨一脸揶揄的笑。

    苏家。

    叶天端着香茗慢慢品味,静静等着苏冰雨给自己解释。

    连苏诗兰都只是知道她去了三林镇,却根本不知道她直接进了鬼村。

    “叶天……你做过噩梦吗?我做过,而且还是十几年不变的噩梦”

    苏冰雨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半分玩笑的意思,叶天不由咽了口唾沫。

    仿佛看出了叶天的不相信,苏冰雨接着道:“从我八岁开始,几乎每当月圆的夜晚,我就会做一个相同的梦。”

    “几十个戴着面具的人举着火把围着一个穿着红嫁衣的女孩,他们把她活生生装进棺材!她挣扎和反抗,毫无作用。”

    “棺材就放在村子的祠堂,下葬的前一天也是月圆夜,那晚很安静,甚至连平常的犬吠都没有。”

    “那一天晚上,惨白的月光下,棺材里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苏冰雨双眼瞪得浑圆,努力回忆。

    “然后……棺材盖忽然开了!黑影一闪,然后我就看到了血……全是血,到处都是尸体……”

    苏冰雨顿了顿,再度说道:“梦做到这里我总是被吓醒,不知道多少心理医生,可他们都束手无策。”

    “我几乎在网上搜索了所有和我的梦有关的资料,直到我看到了关于鬼村的传说……”

    “我想彻底解除心中的恐惧,可我不敢去那里。我从小就怕黑,怕鬼,怕的要死。”

    “但心底仿佛有个魔鬼在不断催促我,苏冰雨,你必须去一探究竟,彻底解除恐惧,那声音不断的催促让我发狂。”

    “那天早上,我鬼使神差的去了三林镇,进了荒村。可我忽视了那天是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然后我就看见了和我梦中一模一样的场景。”

    “荒弃的村庄,破败的祠堂,以及那口红漆棺材。”

    “手机没信号,我又受了伤。我拼了命的想逃,却一次又一次的绕着祠堂打转。”

    “忽然……心底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她催促我接近那口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