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画风突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9本章字数:2086字

    屋子里,苏冰雨一脸紧张的看着叶天拔除插在梁安胸口的匕首,鲜血迸射。

    迅速下针,鬼门十三针虽然叶天用的炉火纯青,但苏冰雨还是第一次见。魔术般的手法看的她眼花缭乱,倍感稀奇。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叶天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入侵到苏冰雨的心中,并且刻上印记。

    苏冰雨托腮看着叶天施针。

    一时间出了神。

    今天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又是他挡在了自己身前。

    他说过自己是他的女人,当时自己的感觉是这话好霸道,而现在,心中只有甜蜜。

    甜甜的笑了笑,她不由的痴了,或许成为他的女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什么呢?擦汗!”

    叶天的声音不合时宜的把她的思绪打断,苏冰雨哦了一声,赶紧上前。

    “他的心脉受损严重,我得耗费真气给他修补,你去准备个大杯子。”

    “你不是说他没什么大碍么?”

    “傻丫头,那是骗他们的,否则他们会那么爽快让我救人?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试试。”

    “啊!这么说你是因为我……”

    苏冰雨的双眼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叶天已经脸色发白,他得再耗费多少真气?

    “少废话,按我的话做,错过了时间,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叶天说的斩钉截铁,单手贴在梁安胸口,真气如同不要钱般涌入。

    自己的真气因为上次融合了木属性的缘故,已经有了一定的治愈力。

    虽然不如识海中的绿色种子,但聊胜于无,耗费大量真气也能起不小效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冰雨吃惊的捂着小嘴,她分明看见梁安的胸口,有了微微的跳动!

    死而复生?

    “杯子给我!”

    叶天抬手示意,同时匕首在手腕上狠狠一划!

    鲜血接满整个杯子的时候,叶天面如金纸,已经有些站立不稳。

    苏冰雨差点没哭出来,叶天……竟然在放血救人。

    十三根银针被叶天在一瞬间拔除,鲜血倾倒而下,却在真气的包裹下进入细小的针孔之中……

    堪称神迹!

    “好了,最多半个小时,他就能醒。”

    叶天朝苏冰雨挤出一个微笑。

    苏冰雨难以抑制心中的愧疚和感动,扑到叶天怀中,粉拳乱捶。

    “你怎么这么傻?你当你是血库啊,这么多血会出人命的。”

    “呵呵,我身体好着呢。要不然,我还能放你的血?我可不舍得。”

    “你……笨,真是冤家。”

    苏冰雨双眼微红,心中的感动再也抑制不住。微微一踮脚,献上香吻。

    当梁安完好无损的站在众人眼前时,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包括梁安自己。

    “谢谢叶兄弟,今后就算做牛做马我也要偿还你的大恩大德。”

    “做牛做马倒是不用,如果换做是我,肯定不会放过这小畜生。但冰雨大度,毕竟两个人青梅竹马玩到大,她选择原谅我也无话可说。”

    叶天话音刚落,梁安一脸不可置信的望向苏冰雨,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梁宽的老脸上也涌现出泪花,一激动就要朝苏冰雨跪下。

    叶天赶紧上前拦住他。

    “您先别急跪,冰雨原谅他,可不代表他就无罪了!”

    “什么意思?”

    梁宽一脸疑惑。

    叶天忽然扭头看向梁安,缓缓说道:“你干了什么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方平绑架员工家人做人质,资料是你泄露出去的吧?”

    “什么!”

    全场皆惊,就连苏冰雨也一脸不可置信。

    梁安的脸瞬间变得煞白,手足无措,周围的目光如刺,让他无处躲藏。

    他指着叶天怒喝道:“你少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儿?”

    “哦,这么说来是我冤枉你了?”

    “废话,说话可要讲究证据,我要告你诽谤!”

    “叶兄弟,虽然你救了我儿子不假,但是苏总已经原谅了他,你就没必要再揪着不放了吧?”

    叶天不屑的笑着,忽然扭头看向梁宽,缓缓说道:“梁叔,慈父多败儿,您还这么护着他,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既然敢说,自然就是有证据的!”

    “叶天,你说的都是真的?”

    苏冰雨黛眉紧皱,凝视叶天,如果真是梁安勾结方平的话,不仅是在扰乱这单生意,更是对五百多条人命造成威胁,稍有差错就万劫不复!

    那时候苏家恐怕得被社会舆论和方家夹击,恐怕得人财两空!家破人亡!

    在众人的哑然中,叶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播放一段让小狼弄来的电话录音。

    “别那么婆婆妈妈,到底敢不敢干?放心,你只需要提供那些工人的资料给我,谁能猜出是你干的?”

    “事成之后,我给你五百万!”

    “方少放心,这贱货一直看不起我,这次我就帮你把她逼到绝境!只要方少事成之后答应把她交给我玩几天……”

    “没问题,成交!”

    苏冰雨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他怎么能变成现在这样?

    梁宽简直要气的吐血,他把手高高扬起,狠狠抽自己耳光,老泪纵横:“是我教子无方!”

    梁安的脸已经扭曲,周围人的目光像刺一般戳中他的心,他愤怒的在所有人脸上扫过。

    怜悯,嘲笑,讥讽,失望……

    各种表情不一而足,他浑身颤抖,恼怒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这不可能!都是你,是你!”

    他恶狠狠的指着叶天,要不是他,自己哪里会暴露?等苏家覆灭,苏冰雨这个婊子恐怕早就任由自己玩弄。

    可他偏偏忘了,如果不是叶天,他现在还是一具尸体!

    苏冰雨失望的闭上美眸,却没注意到一旁的梁安的神色忽然变得疯狂起来,猛然捡起身旁的空酒瓶狠狠朝墙上一磕!

    一声巨响之后,他紧攥着锋利的酒瓶碎玻璃猛然站起身来,将苏冰雨往怀中一拉,抵在她光滑如玉的脖颈上。

    “你们都给我退后!”

    他疯狂的嘶吼。

    父亲梁宽双目圆睁,面如死灰,眼前这个真是自己那个听话的儿子么?

    他……怎么能变成这样?

    “你这个畜生,给我放开苏总!”

    “老东西,你也给我退后,离我远点!信不信老子刮花她的脸!”

    梁安歇斯底里的嘶吼吓退众人。

    唯有叶天,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看戏的戏谑表情,一步未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