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疗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9本章字数:2060字

    薛玉身材高挑,和叶天最多只差半头,被包裹在水蓝色牛仔裤中的一双玉腿更是笔直修长.

    五官完美,身材火辣,美的逆天。

    甚至和苏冰雨不相上下,除了微微蹙起的眉毛影响了气质之外,整个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绝色美人。

    具备男人对完美东方女性的任何幻想。

    “好了没有?”

    薛玉脸色羞红,声如蚊蝇。

    叶天暗暗咽了口唾沫,摇了摇舌尖,这才把心中的旖念彻底排除干净,然而她的问题自己却不好回答。

    “那个……还有半块淤青,得解开你的裤子。”

    “啊!”

    薛玉方寸大乱,叶天的话让她的心不住的狂跳,解开自己的裤子?那不是被他看光了么?

    “放心,褪下三寸即可。”

    “那你……别乱看。”

    薛玉低垂着脑袋,紧闭着双眸,不敢看向叶天。

    叶天舔了舔嘴唇,有些口干舌燥。

    薛玉一双玉腿被牛仔裤绷得笔直,自己刚褪下半寸,就感觉遇到了阻碍。

    叶天一脸尴尬。

    薛玉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只能按叶天说的弯曲着双腿,把臀部微微侧起。

    终于做完这一切,叶天这才凝视去看她身上的淤青。

    足有四寸多长,可见这一脚有多狠。

    “原来你喜欢白色……”

    “什么白色?叶天你……流氓。”

    叶天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薛玉愣了愣,瞬间就回过神来,叶天说的,可不就是自己的内裤颜色么?

    果然被这个混蛋看光了,薛玉欲哭无泪。

    “别乱动。”

    叶天的大手忽然覆在她光滑的小腹之上,一丝温热随之传来,痛感慢慢消褪,薛玉抑制不住,不由发出一声舒爽的嘤咛。

    叶天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不断的按摩之下仿佛有一丝丝清凉感渗入肌肤,一股难以抵抗的温暖感觉让她浑身舒泰。

    要真是那样……可真是羞死了。

    他按着的部位再往下三寸,就是那女孩最为隐私的秘密花园,空气中散发着旖旎的气息,温度仿佛都上升了几度。

    “好了。”

    叶天收手时,薛玉竟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脸烫的像煮熟的龙虾,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恢复如初的肌肤,满脸的不可置信。

    叶天真的没有对自己作怪,让她心中好感大增。

    “谢谢你啊。”

    慌乱的穿好衣服,薛玉展颜一笑,刹那间如同春回大地,房间里仿佛都给她的笑容照亮。

    “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为什么非要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叶天笑道。

    “我……我这样的女孩,根本没人敢接近,笑给谁看?”

    薛玉的俏脸上忽然涌现出一抹悲凉,笑容戛然而止。

    “你错了,这是个恶性循环,你越是不对人敞开心扉,内心就会越封闭。换位思考一下,你报人以微笑,人家却给你一个冷脸,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会再笑给他看么?”

    叶天缓缓说道。

    薛玉皱了皱眉头,他也知道叶天说的道理,但是心里总有道坎儿过不去。

    “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如果愿意的话,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叶天索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静静等着薛玉开口。

    薛玉沉默了片刻,苦涩道:“你确定要听?可能很无聊,这么多年,你或许是第一个听到这些故事的人。”

    “你讲我就听,柴米油盐酱醋茶,再平淡的日子都有滋味,我可不觉得无聊。”

    叶天说道。

    薛玉的眼眶慢慢红了起来,这么多年,自己何尝不愿意找一个人倾诉衷肠?可是自己遇上的不是渣男就是垂涎自己美色的杂碎。

    当她选择封闭自己内心的时候,叶天的突然闯入让她手足无措。

    “我爸妈是在小浩十岁那年去世的,因为车祸。”

    “九年前的夏天,那个夜晚特别热,弟弟趴在窗户上看星星,十点多的时候,天上忽然打雷。”

    “小浩从小就怕打雷,他躲进我的怀里发抖。外面的雨很大,平时这个时间爸妈早就该回来了。”

    “可那天老天好像和我们对着干一般,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十二点的时候也没见他们的身影,我放心不下,就决定出去看看。”

    “在那个路口,我见到了他们的尸体……”

    薛玉露出追忆的神色,俏脸上不知不觉间也挂满了泪珠。

    “小浩从此和我相依为命,我那年不过也就十四岁,一边上学,还要挣钱贴补家用。”

    “十四岁的小姑娘能干什么?工厂不要,就连饭店里洗盘子送菜人家都不要!我捡过瓶子,乞讨过,我甚至一度想过卖身。”

    薛玉一脸认真,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可小浩谁来照顾?我放不下他,幸好那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说可以资助我和小浩上学。”

    “我一度认为自己遇到了贵人,我甚至决定做牛做马还他一辈子。可我不知道人心险恶,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整整三年,小浩再也没有饿过肚子。我也上了高中。可我没想到直到我十七岁那年,那个人忽然提出了一个要求。”

    “那就是让我给他的傻儿子当小媳妇,否则就不再对我们进行资助!”

    “我当时才知道什么叫做算计,而这个局他们足足布了三年!”

    “一个人如果过惯了富日子,就很难再回到穷日子去。小浩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所谓哥们义气,结交了一大堆狐朋狗友!”

    “我想带小浩离开,可他态度坚决,他不愿意再回去过以前的穷日子。他甚至劝我听那个人的,做他儿子的小媳妇。”

    “那个人,就是小浩嘴里的王少。那时候毕竟年纪小,就先屈从了他们,想着拖一天是一天,毕竟父母不在了,为了小浩我也得撑下去。”

    “我拼命读书,大学毕业之后进入苏氏集团,本以为可以借此翻身,可谁知道他们竟然因为怕我跑掉,两年前,竟然给小浩用了毒品!”

    “毒品这东西害人不浅,而且一旦染上很难戒掉,小浩自从吸毒之后就和以前判若两人。”

    “原本的房子卖了,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一点点攒出来的,两年间我挣的钱都被小浩偷走,抢走,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