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王胜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9本章字数:2086字

    薛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刹那间如同百花盛开,美艳不可方物。

    如果叶天真能拯救自己的弟弟,以微笑做交易算什么?

    “水……水,我要喝水。”

    正当薛玉愣神的时候,薛浩忽然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满头大汗的呢喃着。

    薛玉赶紧端来一杯水,把弟弟扶了起来。

    “他这是之前为了救你耗费了太大的心力,情绪大起大落,估计做恶梦了。”

    叶天一边说着,如同变戏法似得掏出两根银针,手法快到让人眼花缭乱,迅速扎在薛浩的神庭穴和百会穴之上。

    薛浩粗重的呼吸平稳下来,慢慢睁开了眼睛。

    当看到叶天的时候,他的眼中顿时涌现出了浓烈的仇恨之色。

    幸亏被薛玉拦住,否则这小子真恨不得扑上来咬叶天一口。

    “姐?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把我打晕的?”

    薛浩一头雾水。

    等给他解释完这一切,叶天已经伏在床边昏昏欲睡。

    “姐,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看清身边的那些朋友的真面目?”

    “恩,叶天……他是个好人。”

    薛玉面色羞红,想到之前被他轻薄,好人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自己都有些想笑,他就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混蛋。

    “他真能帮我戒掉毒瘾?”

    薛浩不可置信道,自己可是进过戒毒所几次的,戒毒的过程绝对称得上生不如死。

    叶天的声音忽然自耳边响起:“这得先问你自己,愿不愿意戒掉?”

    “当然愿意!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打死我也不会沾染上这东西。”

    薛浩的眼中满是深恶痛绝之色,他是从内心深处对这东西产生了厌恶。

    “好,既然你有决心,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不过这方法要耗费我不少精力,一旦帮你成功戒掉,你这条命可就归我叶天了!”

    “以后你要是敢再染上这玩意,我就直接把你抹杀,可别说我不给你姐姐面子。你千万别以为之前耍的小把戏对我还有用,我告诉你,我杀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叶天说这话的时候,浑身的杀气凝而不散,薛浩眉头紧皱,显然叶天的话不假,他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明天,我带你姐姐去解除婚约,之后就带你去一个地方,至于能不能戒掉毒瘾,就全靠你的意志了。”

    叶天从床下拉出一个大箱子,里面满满当当装满了钱。

    “你哪来这么多钱?”

    薛玉掩口惊呼。

    “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我们做好万全的准备。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王胜天终归是给你们提供了不少帮助,无论目的如何,能不撕破脸皮最好。”

    “他们若是乖乖接了这钱还好,若是不愿意,哼!”

    叶天沉声低喝,整个人瞬间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气势惊人。

    薛玉的眼眶有些湿润,自己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是叶天挡在自己身前,他付出了这么多,以后……她该如何偿还?

    第二日。

    有了薛浩引路,一行三人很快便来到了王家别墅。

    偌大的别墅足有几千平方米,里面假山花园,喷泉游泳池,应有尽有。少说也得价值上亿。

    “王胜天是做医药生意的,和静海几家医药巨头间都有联系,这些年赚了不少黑心钱。”

    薛浩的话让叶天眉头一挑,别墅里停了七八辆豪车,价值百万的比比皆是。

    “我们怎么进去?”

    薛浩一脸为难。

    “还能怎么进去,当然是从正门走进去,怎么,怂啦?”

    叶天调笑道。

    薛浩这小子就是禁不住激将法,叶天这么一说,他马上就急了,要不是叶天按着,说不定他能直接闯进去。

    薛玉显然有些紧张,叶天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一切有我。”

    别墅内,一身正装的中年男人在屋外转来转去,显得有些焦灼不安。

    他正是王胜天。

    屋内,一个眉须皆白的老人围着一个年轻人仔细观察,不时陷入沉思。

    年轻人大约二十来岁,此刻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呆坐着,如果不是歪斜着的嘴,以及嘴角流出的一丝涎水,旁人绝对没法发现他和常人的不同。

    他就是薛浩口中的王家少爷,王超。

    半晌过后,老者一脸为难的从屋里走出。

    “季大师,我儿子的病……”

    “恕老朽眼拙,令郎的病我只能看出三分迹象,最多可以肯定他不是痴傻,至于怎么治,恕我才疏学浅……”

    “啊!季大师您可是舒氏医药的首席医师,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医学界都是泰山北斗般的存在,如果连您都这么说,那我……我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王超十岁开始,就仿佛突然中邪一般,口眼歪斜,每日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发呆。

    这么多年为了儿子的病他东奔西走,但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屡屡失望。

    “不过令郎好像对女人别有兴趣,之前诊治的时候但凡女佣人进去,他就会突然睁开眼死死盯着。”

    季南山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

    “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我咨询了不少西医,他们也都奇怪这小子关于男人那方面的需求特别旺盛。”

    “我想着西医没办法,就找中医吧,这才把您找来,可是这结果……”

    “不瞒您说,这些年为这事儿我也想了不少办法,甚至不远万里去昆仑山和蓬莱阁寻找隐士高人。”

    “巧合的是,我碰到了一位方士,他说我儿这是中邪,只要找寻一个纯阴之体的女子,在九星连珠之日与我儿行房,就能破除他的厄障。”

    王胜天说道。

    “哼,这等封建迷信的话你也相信?那些所谓的方士都是些为了骗钱不择手段的人罢了,还是要相信科学。”

    季南山苦口婆心的劝说,他能看出王胜天为了儿子的病费尽心力,否则也不可能去相信这种鬼话。

    “科学!西医是不是科学?可它治不好我儿的病!中医界你也算是大师级的人物,不一样束手无策?别跟我讲什么科学,科学治不了我儿的病!这是我最后一根稻草,再迷信我也只能姑且尝试一下!”

    王胜天状若疯狂。

    季南山的脸色突变,正想反驳,却听到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谁说中医不能治你儿子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