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紫薇剑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49本章字数:2059字

    透支潜力,燃烧真元,这可是搏命的手段。

    如果不是逼到了绝境,叶天绝对不会走这样的极端。

    毕竟自己不过玄阶低级修为,悬壶道人却已经至少是地阶高手!

    这一击夹杂着风雷呼啸之声,事出突然,悬壶道人不得不暂时避其锋芒。

    唰唰!

    叶天的身体竟然在空中生生的停了下来,最终手腕一翻,血色匕首激射而出!

    自己则揽住祭台上的薛玉,脚尖轻点,倒飞而出!

    “好小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跟道爷玩声东击西?”

    悬壶道人抬手划出一道匹练,将匕首击飞,让叶天不安的是,他好像根本没有丝毫紧张?

    仿佛根本不在乎自己带走薛玉?

    “有问题。”

    叶天心中不安,看向怀中的薛玉,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这件血色嫁衣,好像有些熟悉。

    “是那具女尸身上的!”

    叶天心中咯噔一下,当日自己和苏冰雨离开之后,这女尸就消失不见,看样子是落在了这道人手中!

    当时他就感觉奇怪,这尸骨都干枯的不成样子,为何这嫁衣却只是残破,却丝毫没有褪色,甚至红得耀眼!

    绝对不简单!

    然而,怀中的薛玉没有给他再继续思考下去的机会!

    漆黑的眸子,毫无神采的俏脸,机械般的挥舞着玉手,狠狠击在叶天的胸口。

    这一掌力量奇大,叶天瞬间吐血倒飞而出,双目暴睁!

    “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猜呢?”

    悬壶道人从腰间取下铃铛,对着薛玉摇了摇,声音虽清脆,此刻听在叶天耳朵里却显得极为刺耳。

    “摄魂铃,湘西赶尸术!”

    叶天怒喝。

    “咦,你这小子还算有点见识,道爷倒是小看你了,可你知道又能如何?她的魂魄在我手里,即便你救出她,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

    “卑鄙!”

    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叶天艰难的站起身来,九星连珠已经时间过半,自己燃烧真元带来了副作用也慢慢显现。

    眼前发黑,甚至连站立都要有些不稳起来。

    “实力,还是太弱啊。”

    叶天心头苦笑,拳头紧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薛玉一步步走向黄泥祭台,那悬壶道人满脸怪笑,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来,让我划破你的皮肤,剔除你的骨架……完成这最后一步,以后你就是道爷的了,哈哈哈哈!”

    悬壶道人疯狂大笑,皱纹密布的老脸上露出疯狂之色。

    手中骨架再度举起,接受至阳之气的沐浴……

    “薛玉,给老子停下!”

    叶天怒吼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狂奔两步,朝薛玉肩头一抓,就要把她拉扯回来。

    “该死的小子,冥顽不灵!”

    道人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忽然抬手在腰间一抹,三张金黄色的符篆便出现在眼前,手腕一翻,便将符篆打在了薛玉身上!

    蓬!

    薛玉身上几乎在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气浪竟然将叶天直接掀飞出去……

    叶天双眼瞪得浑圆,却只能眼看着自己离薛玉越来越远。

    “该死,该死!实力差距太悬殊。”

    几近疯狂却也无济于事,眼皮变得越来越重,一阵困意袭上。

    “我不能睡!”

    叶天狠狠一咬舌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舌尖血充满整个口腔,浓郁的血腥味让他眉头微皱。

    呼!

    长舒一口气,他半跪在地,抓紧一切时间恢复真气。

    悬壶道人眉头微皱,叶天的顽强让他心生惊讶。

    冲锋的野牛不可怕,真正让人头疼的是蝇子,尽管他们弱的不值一提,但却能烦死你。

    “要不是一会儿施术需要耗费大量真气,道爷恨不得马上把你剥皮拆骨,炼成行尸!”

    悬壶道人暗骂一声,双眼灼灼的盯着薛玉,准备加快速度进行剔骨仪式。

    谁料他手中的匕首刚刚搭在薛玉脖颈之上,一声剑啸蓦然传来……

    三尺青锋,仿佛从天际而来,袭向他的胸口!

    “这是……”

    他瞳孔猛然一缩,一股来自心底的惧意让他下意识的忘记了手中的动作,呆呆的望着呼啸而来的长剑在眼中越放越大……

    叶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袭白裙的女子仿佛从天而降,竟然从自己头顶飞过。

    “踏空而行?难道受伤太重,老子出现幻觉了……”

    叶天喃喃自语。

    “魏小山,可让我找到你了!”

    伴随着一声娇喝,左灵玉如同天女下凡,悬空而立。

    一袭白衣,一柄长剑,美的如同画中美女,九霄仙人。

    “你……你是紫微宫的!”

    悬壶道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眼底深处却带着一丝怨毒之色!

    “哼,原来你还记得?十八年前,你修采阴补阳之术,天怒人怨。我师傅曾和你在雁荡山下大战一场,被你以邪门手段重伤,这才让你逃遁。”

    “直到她仙逝之前都记挂此事,皇天不负有心人,既然让我找到了你,今日我便替天行道,诛了你这邪魔外道!”

    左灵玉凌空傲立,掌印翻飞,操纵那柄三尺青锋剑和悬壶道人周旋。

    悬壶道人只能舍弃黄泥祭台,倒退数步。

    “原来那个婆娘死了,哈哈,那是她活该!谁让她打断道爷一条腿?道爷这辈子既然没运气拿她采补,就拿你这个徒弟开荤!”

    魏小山上下打量着左灵玉,舔舐着嘴唇。

    目光如电,左灵玉被他毫不掩饰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不由娇喝一声,双手各划一个半圆,交于头顶合十!

    “这是……这不可能!你年纪轻轻,怎么会紫薇剑诀!”

    悬壶道人终于害怕了,自己的这条腿,可就是毁在这套剑诀上!

    可看她的年纪最多不过二十岁,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道行?

    他……怕了。

    三尺青锋,瞬间一分三,三分六。最终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在左灵玉头顶摆满半圈,银光闪闪,如同孔雀开屏!

    森森的寒光,直扎人的眼睛。

    “去!”

    左灵玉抬手一指地上的悬壶道人,数不清的剑影仿佛暴雨梨花,无差别覆盖式朝悬壶道人袭去!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左灵玉黛眉微蹙。

    手无寸铁的薛玉,竟然被悬壶道人提着肩膀,挡在了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