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人心难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50本章字数:2090字

    依山傍水的邓家村,有着得天独厚的秀丽。

    即使这里地处偏远山坳,仍旧能见到不少探险的驴友出没。

    临近傍晚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到了村口。

    “村里好像比之前富裕了不少,我们离开的那会儿,只有村长家住的是二层小楼。这么多年过去,竟然有这么多了……”

    芊芊一路给叶天介绍着这地方的风土人情,不时发出一两声感慨。

    物是人非。

    十多年间,家乡的变化太大。

    这个时间,村里炊烟袅袅,家家户户都在生火做饭。

    “我看这外面像是在修公路,估计这么多年他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可不少吧。”

    “恩,乡亲们苦了这么多年,确实应该享享福了。你看,村里的叔叔婶婶们,好像都不认识我了呢?”

    不时有路过的村民,看见叶天和芊芊的时候也露出友好的微笑。

    “女大十八变嘛,我家芊芊现在可长成大美女了,他们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芊芊拉着叶天的手,任凭他调笑,微微红了脸。

    “叶大哥,这就是我家……”

    拐过石巷,芊芊兴冲冲的指给叶天看,然而话音刚落,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确定是这里?”叶天咽了口唾沫。

    “绝对不会错,可怎么会……这样?”

    年久失修的铁质大门锈迹斑斑,歪倒在墙边。石砖搭建的屋子坍塌大半,从远处看基本上和废墟没什么区别。

    石桌寸裂,院内的一棵枣树也被拦腰砍断,截面上甚至都长出了嫩芽,显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

    显然,这一切都是人为的!

    目睹了这一切的叶天眉头紧皱,自己带芊芊回来是为了开导她,但眼前的这一切,显然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这都是谁干的!”

    叶天拳头紧握,眼中的怒意几乎要喷薄而出。

    “为什么要拆我的家,那棵小枣树,是我五岁那年亲手种下的……为什么连它都不放过?”

    “芊芊,看样子不能住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凑合一夜。至于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好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嗯,我都听叶大哥的。去大伯家吧,就在村口。”

    芊芊说道。

    村口。

    “什么,你说这是邓青海的骨灰,这么说他死了?”

    望着的桌上的骨灰坛子,这个中年女人猛然站起身来,竟然面露喜色。

    叶天的眉头不由皱起,这个女人的态度有些奇怪,非但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热情,甚至从始至终没有和芊芊多说一句话。

    “没错,我这次回来除了为我妈妈扫墓,就是把他的骨灰下葬。大伯,你知道……我家怎么成了那副样子么?”

    闷头喝茶的男人刚想开口,却被女人用胳膊肘怼了一下,使了个眼色。

    叶天微微挑眉,芊芊的大伯显然是个惧内的男人,被女人这么一瞪眼,顿时就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芊芊,你还是别问了。大伯这边也没有多余的房间,要不然抱两床被子,你在村头关公庙里凑活一晚上吧。”

    “不用了!既然不欢迎我们,直说就是。”

    叶天面露不屑之色,悍然开口。

    “你这年轻人……我们和芊芊说话,有你插嘴的份么?”

    “是啊芊芊,这么多年你在外面应该晓得,社会上鱼龙混杂。有些人可就喜欢诱骗你这种单纯女娃子,玩够了就撇,你可千万要擦亮眼睛别被人骗了。”

    两人越说越离谱,听的芊芊黛眉微蹙。

    叶天置若罔闻,如果放在以前,自己早就一耳光抽过去了。但现在,一是因为他们毕竟和芊芊有亲,再者这种情况遇到的太多,早有了免疫力。

    穷山恶水出刁民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从口袋里掏出一叠软妹币扔在桌上。

    “腾出一个能住的房间,我们只住一夜。”

    叶天缓缓说道。

    夫妇两人对视一眼,目光被桌上的钱吸住久久不能放开。只住一晚,这么多钱到手,傻子才不干呢!

    “这个……芊芊,你也看见了,咱们村的公路正修,到最近的镇上都得两个多小时。这天也黑了,你们找不到车的……”

    叶天眉头再皱,眼中不屑更甚,暗骂一声真是贪得无厌。又掏出几张软妹币扔在桌上。

    “就这么多,再啰嗦我们现在就走。”

    “够了够了,嘿嘿,你是芊芊男朋友吧?现在舍得自己女朋友花钱的男人可不好找,芊芊你可真是好眼光。”

    女人急忙一把抓起桌上的钱,朝芊芊笑道。

    变脸如同翻书!

    “老头子,还不赶紧去收拾房间?”

    女人踢了男人一脚,骂道。

    入夜,繁星满天。

    山村的夜寒冷而静谧,屋子里,芊芊枕着叶天的胳膊,望着屋顶昏暗的白炽灯发呆。

    “想什么呢?”

    叶天伸手刮了刮她挺翘的琼鼻,微笑道。

    “叶大哥,我大伯他们怎么让我觉得这么陌生?这里还是我小时候生活的邓家村么?十多年……就让他们变得这么势利么?”

    “人心难测,人家都说城里套路深,却不知道农村道路滑,人心更复杂。口蜜腹剑的大有人在,不能说是环境改变了人,只能说是他们忍受不了贫穷,被环境同化。”

    “人穷不可怕,心穷……可就无药可医了。”

    叶天微微叹息。

    芊芊往叶天怀里缩了缩,白天走了一天山路,显然也累了。不大会儿便疲惫的睡去,像只恬静的小猫。

    叶天蹑手蹑脚的帮她盖好被子,甩了甩发麻的胳膊,起身开门,融入了黑夜之中。

    夜已深,村里陷入了一片漆黑,不时传来几声狗叫。

    叶天黑布蒙面,身影如同鬼魅,迅速跃入村中一户人家屋内。

    一个中年男人披着外套,穿着大裤衩,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手电筒朝一个茅草屋走去,显然是起夜上厕所。

    泛着寒光的匕首忽然搭在了他的脖颈上!

    “我问,你答。”

    “你……别杀我。你……你问吧,我答。”

    中年男人差点吓得尿了裤子,他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把手电筒熄了。”

    叶天皱眉道。

    黑夜中,叶天缓缓开口:“我问你,村里邓青海家的房子,谁拆的?”

    “邓……邓青海,你是谁?”

    “我的问题不问第二遍!”

    叶天语气一寒,冷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