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前尘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50本章字数:2090字

    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能直接拒绝郭泰,并清楚的告诉小雨郭泰是个杂碎,或许她就不会死……

    自己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么?

    叶天坐在她对面,一动不动。

    “叶大哥,我以后,不会再软弱了!”

    芊芊声音沙哑,缓缓出声,眼神却变得坚定万分。

    三天后的一个夜里,静海市郊。

    小郑村。

    火光冲天。

    “第二起了,你来看看,是不是上次那家伙作的案?”

    苏诗兰递给叶天一双白手套,指着地上刚从火场中“抢救”出来的一具尸体,缓缓说道。

    周遭的村民手里都拿着脸盆水瓢,显然刚才协助救火,现在一个个都累的气喘嘘嘘,盯着场中的警察队伍,等着他们的答案。

    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必定要引发骚乱。

    叶天走上前,皱着眉头从尸体上切下一块被烧焦的组织,细细打量,片刻后朝苏诗兰点了点头。

    脸色大变!

    “该怎么和他们解释?”

    “全力隐瞒,否则必定引起恐慌,还有……尽快封锁消息。别给那些媒体乱写一通的机会。”

    叶天站起身来,眉头却越皱越紧。

    次日清晨。

    静海警局。

    昨晚事发突然,苏诗兰甚至没来得及再眯一会儿,一整晚都披着警服靠在办公椅上,到现在还顶着两个大黑眼圈。

    叶天对着桌上的照片出神。

    “事发地点位于城郊,死者夫妇都是小郑村的普通村民,不同的是,这次凶手不仅焚尸,也烧了屋子。”

    苏冰雨沉声道。

    “你怎么看?”

    “同一手法,只不过这次烧尸所用的火焰……却点燃了房子,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可以判断凶手对火焰的掌控力必定不如上次稳定。”

    “什么意思……”

    “两个猜想。要么是他摸到了等级壁垒,马上就要突破!要么就是他刚刚突破,对力量的应用并不完美。”

    “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他掌控不稳,从而引燃房子。我想……我有办法找到他了!”

    叶天一拳砸在桌上,站起身来。

    “快说说你的想法。”

    苏诗兰激动的拉住叶天的胳膊,双眼中绽放出热切的光芒。

    叶天拿起桌上的照片。

    “从第一起案件至今,共死亡四人。两男两女。而这两具并未完全燃尽的焦尸都是成年男性。你看这张照片。”

    叶天指着这次从火场带出的那具焦尸,说道:“和上次那具一样,没有脑袋。而且……有明显的啃食痕迹。”

    嘶!

    苏诗兰没来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能把人的脑袋给咬掉?

    “尸体虽然被火焰烧焦,但身上的啃噬痕迹明显。显然凶手非人的可能性大些。”

    “所以我推断,它的目标对象是男性,而事发地被烧成灰烬的女尸,根本是殃及池鱼!”

    叶天摸了摸下巴,大脑飞速转动。

    苏诗兰一时间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的猜想正确的话,那么它为什么偏好成年男性,甚至连尸体都要啃食?”

    “阳气,它晋级需要大量的纯阳之气。而阳气存在于人体筋脉和血肉之中,饱餐一顿之后毁尸灭迹,就这么简单。”

    “可我想不通的是……它明明有把它们烧成飞灰的本事,却偏偏给我们留下线索,到底是考虑不周,还是……故意的?”

    叶天百思不得其解,真亦假时假作真,自己一时也不能确定。

    “那你所说能找到它的方法,是什么?”

    “守株待兔!”

    叶天沉声说道。

    蓝调酒吧。

    一袭红色旗袍的柳媚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杯中如同鲜血般的红酒散发着迷人的香气,飘散在整个通道中。

    谁也不知道,在这酒吧的地下,藏着另一个世界!

    “开门!”

    她缓缓开口,吐气如兰,媚语如酥。

    守门的两个黑衣人却吓了个激灵,恭敬的打开厚重的铁门。

    随着刺耳的嘎吱声传出,阴暗的地下室逐渐显露出庐山真面目。

    血腥气扑鼻。

    昏暗的灯光下,足有小孩手臂粗细的锁链从墙角延伸到中央通风口。

    足足四条!

    喀拉拉!

    锁链发出的剧烈抖动声伴随着浓浓的血腥气,在黑暗中仍旧让人遍体生寒。

    中央平台之上,竖着一根足有两米的金属十字架。

    上面……捆缚着一个头发散乱,浑身是血的女人!

    四根锁链锁死四肢,银色弯钩穿体而过,直接刺透琵琶骨,衣服上满是干涸的鲜血,还仍旧有新鲜的血液从她身上流淌下……

    最终流过玉足,顺着脚下平台上的沟壑汇聚,流入一个巨大的容器中。

    柳媚皱了皱眉头,低语道:“一股血腥味,真难闻。”

    话音刚落,身边就有一个人抄起水桶中的水瓢,泼在了女子的脸上。

    原本半死不活的她瞬间被水泼的一个激灵,额头上散乱的长发粘在脸上,隐约间露出一张倾世容颜。

    虽然面色煞白,却仍然难掩眉宇间的英武之气。

    正是柳灵!

    “真是可怜,最多明天晚上,你就会流干鲜血而死。我身上这个困扰多年的并蒂蛊也随着解除。还有什么遗愿么?说不定我发发善心,会帮你完成也说不定呢。”

    柳媚笑的花枝乱颤,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眼睛却微微的眯了起来。

    四根缚灵锁,两枚放血银钩,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法救走她!

    柳灵早已气若游丝,身上所插的这两根银钩上带着放血槽,锁住自己四肢的锁链又压制着体内的真气。

    自己恐怕……熬不了多久。

    “你……并蒂蛊,是什么?”

    柳灵气息微弱到了极点。

    “呵呵,真是可怜,你连自己身上被种了并蒂蛊的事情都不知道?也对,那个小子八成是为了保护你,所以根本就没和你提及这件事。倒也是一往情深。”

    “你……什么意思!”

    她说的是叶天么?难道他一早就知道这事儿?

    柳灵心神大乱,刚微微一动,四根锁链却齐刷刷的传出响动,痛入骨髓!

    “哼,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二十年前,湘西名门柳家惨遭灭门。唯有家主膝下两女在家奴护送下逃出。”

    “谁也没想到,柳家主临终前竟以血为契,在他的一对女儿身上种下并蒂蛊!”

    “而作为蛊引子的奴蛊,就下在家奴之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