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以命换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3:50本章字数:2062字

    “不……她的血还未完全流干!”

    叶天眼神坚定,即便百脉干枯,她还有心头精血,哪怕只剩一滴!

    然而纵使如此,自己也没有丝毫救活她的把握。

    自己识海中的绿色种子能释放出无尽生机,但让一个已死之人重新睁开眼睛,恐怕也很难创造这样的奇迹!

    噗!

    狠狠吐出一口鲜血,受伤实在太严重,叶天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都在慢慢丧失。

    “不能……不能睡!”

    狠狠一咬舌尖,凭借心中的执念,他开始焚烧自己的生机!

    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救柳灵!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双眼本已熄灭的火焰再度燃起。

    匕首划破柳惜梦的手臂大动脉!

    再度挥刀,划破柳灵的手臂,两者对接!

    真气催动到掌心,和柳惜梦掌心贴合,狠狠一压!

    原本流淌在柳惜梦身体中的鲜血,就像流水一般被逼入了柳灵的动脉之中!

    叶天五官扭曲,消耗的生机无从补充,自己几乎已经搏命!

    除非能迅速突破现有境界,否则这次自己恐怕要遭受有史以来最大的打击!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今天……我都要活着带你出去。”

    叶天坚定的呢喃着,嘴角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

    作为一奶同胞,柳惜梦和柳灵的血液同化率极高,再加上柳惜梦的血液尚且没有凝固。

    叶天死死盯着柳灵,不肯放过丝毫动静。

    没了缚灵锁的压制,柳灵的丹田本可以运转,可惜她现在陷入假死……根本催动不了一丝真气。

    直到柳惜梦体内的鲜血完全灌注进柳灵的娇躯之中。

    叶天腾出一只手撩起她的衣衫,按在她的小腹之上,轻轻一拍!

    手腕一翻,十来根银针迅速打出,封住丹田,指尖一弹,银针仿佛共振一般微微颤动。

    叶天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手腕都在不住的颤抖。

    真气透支太大!

    “快动了,哪怕一下也好!”

    他怒喝一声,迅速收针,然后将真气透过针眼狠狠压进柳灵体内!

    只要丹田自行运转,她就能自行疗伤,或许……就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活下来!

    然而,情况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叶天的脑子里嗡的一声,自己打进去的真气就像泥牛入海,根本没办法在她的丹田中搅动出一道波动!

    她……仍旧还是一具尸体。

    “该死,柳灵,母暴龙!你不是很厉害么,你起来啊!起来打我一拳!”

    叶天紧咬牙关,嘴唇都给咬出了鲜血,疯狂的怒喝着。

    柳灵的俏脸一片煞白,犹如死尸。

    识海中的绿色种子仍旧一片死寂!痛恨,自责,涌上心头。叶天知道,没它的帮助,这次自己很有可能救不活柳灵!

    “叶天,你真是个废物!废物!”

    他恼怒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脸色变的极度难看起来。

    灌注进柳灵体内的鲜血,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流动,再这么下去,只能看着它凝固,然后柳灵一样得死!

    燃烧生命力所带来的副作用是明显的,头发在一根根变白,手臂不住的颤抖,仿佛随时都能栽倒在地。

    “我不能倒,叶天,不许你倒下!”

    他朝自己怒吼,双眼露出疯狂之色,丹田剧烈收缩,不顾一切的将真气灌注进柳灵的体内。

    一丝不留!

    哪怕是泥牛入海,也要搅你个地覆天翻!

    一分钟,十分钟……

    不知过了多久,叶天浑身皮肤开裂,维持着最后的姿势,倒在了柳灵的身边。

    体内的真气,全部灌注进柳灵的体内。

    头发早已变得花白,浑身肌肤褶皱,脸上皱纹密布。

    老态从生……

    然而,双眸中仍旧有火焰熊熊燃烧!

    “我……不能倒!”

    最后的呢喃从他口中传出,叶天手指微曲,全身没一丝力气。即便是发出这声呢喃,也是因为他的执念,他的本能。

    柳灵的丹田,猛然一动,仿佛一架年久失修的发电机,慢慢开始了运转……

    而那颗藏在叶天识海中的绿色种子,也微微颤动,竟然慢慢的破出嫩芽!

    背上的三枚隐匿的古篆文一闪而逝,在一瞬间,催生出了第四个字!

    已经几乎油尽灯枯的叶天,此刻枯木逢春!

    天空中,悬挂着一轮银月,就在这一刻,被不知从哪里飘来两团乌云遮住。

    天地大暗,突然响起了惊雷。

    咔嚓!

    雷电天降,在一瞬间照亮了天地。

    暴雨唰唰降下。

    静海各处,市民们惊疑的望着天空,刚才还是朗月繁星,怎么忽然就下起了雨?

    与此同时,在幽暗压抑的地下室里,叶天和柳灵就像是两颗顽强生长的嫩芽,慢慢的接受着生机!

    肮脏的巷子里,隐藏着黑龙会的研究基地。

    一身黑衣的贺勇将手里的容器放在地上,黑暗中不知从何地慢慢蠕动而出的绿色巨蟒吐着猩红的信子,将容器卷起,再度没入黑暗。

    “老大,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小子?他可是三番四次和我们作对!”

    贺勇的脸色有些难看,虽然极力掩饰心中的恐惧,但微微颤抖的手臂还是出卖了他。

    那大蛇的一双三角眼正死死的锁定着他,仿佛在凝视自己的猎物一般。

    黑暗中,传来一个女人极度慵懒的声音。

    “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好菜……自然要最后再上。这些血够我们用一阵了,至于他么?让他再成长成长,现在就捏死了,岂不是很没有意思?”

    “是是是,老大英明。”

    贺勇不着痕迹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恭敬的朝后退去。

    直到他离开,那条巨蟒仍然凝视着他的背影方向,吐着蛇信……

    黑暗中传来女人嗔怪的声音:“放心吧,迟早是你的食物,养这条狗……还不是用来喂你的么?”

    咔嚓!

    惊雷夹杂着一道闪电,瞬间照亮天地!

    身披黑色斗篷的女人弯下身子抚摸绿色巨蟒的脑袋,在巨蟒庞大的身体下,十多颗还带着碎肉和未干涸鲜血的头颅,咕噜噜滚了一地。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天光大亮。

    静海警局。

    苏诗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天亮了!

    “叶天,你这个混蛋……不是说了只睡一个小时,就让你叫醒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