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妖孽集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6:59本章字数:3181字

    王威此时呆愣地看着这聂空,此人是王家的仇人,可谓被此人搞的王家家破人亡了,如果他有实力,绝对立马击杀此人,但是他杀不了此人,此人很强,去战的话只是送死,此人为什么这么强?这王威郁闷地看着这王家仇人,嘴角再喷出一口鲜血出来,恨只恨自己没这个实力,身为王家的家主,眼见仇人端坐在那里,却不能手刃仇人,这让他很是郁闷痛心。

    大家此时也是看着王威,此人现在直视聂空,到没有表现出畏惧,只是刚才偷着逃出去,有些丢了身份了,就是不敌,也不能屈死,这是练武之人的武心,武心不强大,难以修到高境界。

    此时的王威,到没有再怯弱什么,也许此时大家都看着吧,这样子到还像一家主的样子。

    “你要杀便杀,我不惧什么,虽然你很强,但是王家只要有一人存在,都会找你报仇雪恨的。”此时王威被发现后,知道逃生无望,干脆不惧起来,此时吞服了几颗骨丹后,站了起来,看着王威说道。

    “哈哈,这才像点样子,刚才是谁像鼠辈样逃串,现在有骨气了?”聂空此时嗡地出现在王威的面前,王威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哼,不是不惧吗?”聂空看着这王威笑道。

    “嗡。”王威此时手上多出一把剑,“就是不敌,我王威身为王家的家主,也要和你一战。”

    “好,好,说的很好,那好吧,我就成全你。”聂空此时将酒一抛,说道,准备动手杀了此王家的家主,王家在他重伤之际,追杀他一个月,让他愤怒,他准备过几天,就要去王家算算账。

    “聂兄,今日是我大丹坊开典之日,还望给我个薄面,不要在此打闹。”此时城主府说道,也是有意想救这王威一码。

    “哦,这样啊,好好,你滚吧,我杀你也没兴趣,我要杀的人,是王圣,你回去通告一声,让他准备后事吧,如果他要逃走,我会让王家的所有人为他陪葬的。”聂空听城主这么说,哈哈地笑。

    王威此时愣在那里,感激地看了看城主,然后带着一些人,离开。这次还要多谢这城主了,否则他今日就会死在这里,这聂空的实力之强,大元老都对付不了,更何况他了。

    “你们王家永远也报不了仇的,我要灭你们王家,很容易。”聂空喝着酒看着匆匆离开的王威朗声道。

    王威愣了愣,邹了邹眉,还是带着一些王家人,匆匆离开,这聂空是根毒刺,回去王家开个会,看看大家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这魔头,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和聂空打一场生死战了。

    王威等王家人,离开了这丹街。

    “聂兄,我看你与王家的恩怨不如就此化了好了,王家也是一方世家,我看聂兄,还是不要大开杀戒的好。”城主邹着眉,看着聂空说道,这他也是站在王家的立场上考虑,本来就是这聂空先惹的事,总不好因为实力强,就欺压人家了。

    “司马城主,我放过人家,人家也不会放过我啊,我没有和他们为敌的意思,只是他们惹到我了,王家如果要灭我,那就会被我所灭,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王圣我会杀的,至于王家其他的人,就看他们的表现了,如果再找我报什么仇,我也一样会杀的。”聂空喝着美酒,说道。

    司马锋邹了邹眉,王家惹到这么个灾星,实在是一场灾难了。

    “咦,是你,小和尚。”此时聂空,发现了无为和尚,惊咦一声说道,随即他又看到了凌枫,“咦,你也在?”

    聂空此时端着酒走到凌枫和无为面前。

    司马锋和其他几家,都是邹了邹眉,这妖孽集合了。

    “聂施主,别来无恙啊。”无为双手合十地对着聂空说了声。

    “嗯,别来无恙,改天,我会再去拜访空大师的,”聂空见到这无为客气多人,躬了躬身笑道。当初他身受情伤的时候,曾去拜见过僧王大人,问他这情伤如何解之法。当时也是见到了这小和尚,因此认得。

    “今日见聂施主,意气风发,看来施主是有所顿悟了,恭喜。”无为笑道。

    “顿悟不顿悟不知道,只是现在好多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来,喝酒,喝酒,给我们取两个凳子过来。”聂空笑道,随既叫道,也不管城主司马锋高不高兴。

    司马锋脸色不太好看,邹了邹眉,此聂空仿佛不将他当东道主,不尊重他的意思,随意吩咐人家,不过想到此人疯疯癫癫,到也不和此人计较了,让人端了两把凳子过去。

    “小兄弟,咱们总算见面了。”聂空此时也是对着凌枫笑道。

    “嗯,聂大侠,有何贵干吗?”凌枫笑了笑道,端起一杯酒喝了起来。

    “我已经知道你叫凌枫了,是此处的一个天才,看来当初我的眼光就不错,你果然是与众不同,哈哈。来,咱们喝一杯。”聂空此时心情很好,看着凌枫和无为,很是高兴,哈哈地笑道。

    “好,我们三人一起喝一杯吧。”凌枫也不介意,此两人都是罕见的天才,人品不是太差的话,交个朋友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好,对,痛快。”聂空哈哈一笑,无为也是呵呵地笑着,端起酒杯和大家喝了起来。

    “咦,你不是和尚吗?酒肉都能来的花和尚?”聂空喝完酒,看着无为笑道。

    “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我不讲究这些的,酒肉都行,让聂施主笑话了。”无为尴尬地呵呵笑道。

    “凌枫小兄弟,你上次可胆子够大啊,你为什么说那些话,你小小年纪,懂什么情吗?”聂空此时瞪着凌枫问道。

    “这世间并不如聂兄所想,也有好女子的,聂兄当时有些疯狂,因此我想劝阻你一下。”凌枫笑着说道。

    “你就不惧我杀了你?”聂空瞪着凌枫问道。

    “如果惧,我就不会站出来说那些话了。”凌枫也是瞪着聂空说道,气氛都有些紧张,隐隐带有杀气。

    “哈哈,好好,不愧是个天才,你让我刮目相看了,等你成长起来后,我找你比试一下的,希望不要太久。”聂空哈哈一笑,说道。

    “不会太久,我便能和你争个高低。”凌枫笑道,别说以后,就是现在,他也不惧此人。

    “哈哈,好好,聂某到想和这小天才,交个朋友,来,喝酒,小和尚,一起。”聂空哈哈笑道,认为这凌枫以后必定是非凡人了。

    “奥,这两位,就是你认为的好女人。”聂空看着旁边的两位小女孩笑道。

    “她们当然是好女孩,不过,她们是我的妹妹。”凌枫笑道。

    “……”

    三人渐渐地喝的很畅快高兴。

    其他在坐的人,都是呆愣地看着那三人,他们三人竟然聊的很开心,这三个貌似都是天才啊。

    司马锋邹了邹眉,这三个妖孽,在此闲喝着,全然不把他当回事,此次的大丹坊开典之日,被这几人给破坏了,仿佛成了他们结交朋友的酒席般,让司马锋感到一丝不爽,这来的人,走了大部分了,只有几十人在此,这今天开典之日,让他都感觉到有些不吉利了,司马锋阴沉地看着这三人。

    凌元此时也是邹了邹眉,认识那和尚到没什么,只是结交这聂空的话,等于得罪了王家,对凌王两家的关系没有好处,但是他又不好阻止,这聂空竟然找上了凌枫,让凌元也是波为愁恼,此人疯疯癫癫的性格,让他不喜。

    “下面大家要不要看戏。”此时聂空突然站了起来,说道。

    凌枫和无为也是一愣,此人还真对的住疯癫子的称号,这莫名地要来哪一出啊?此聂空刚才也没有和他们说啊。

    大家此时都是看着这聂空,样子都是询问的意思,要我们看什么戏啊,可能没什么好戏吧,此时在坐的众人都是邹着眉看着这聂空,不知道此人要干什么?

    “聂兄,这是要意欲何为啊?”城主司马锋,也是邹眉问道,此人出现总要闹出点事情来,只是平常也就算了,今日是开典的好日子,这竟然碰到这疯癫子来捣乱,此人不强,直接赶走甚至击杀都行,但是此人却偏偏是个天才,让人很无奈。

    “司马城主,上次败给你一招,如今我突破了,不如你与我再比划一下?”此时聂空笑着看着这司马锋笑道,他此次来,其实就是来找这司马锋比武的,至于什么日子,他可管不着。

    “你,聂空,我好酒好菜,款待于你,你今日竟然来捣乱不成。”司马锋听此聂空说了半句,顿时嗡地就头大了,这尼玛的此神经病,竟然要和他在这时候比武,比你马勒戈壁,司马锋很生气,在心里骂聂空十八代祖宗的毒心都有。

    “捣乱?只是找你比划一下,这能叫捣乱吗?我们去空中打,相信也影响不到这里什么吧,你这里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我不会破坏什么的。”聂空此时笑着看着这司马锋笑道。

    “你,貌似你还有丹药钱没给我吧?”此时司马锋吐出一口怒气,咪着眼,看着这聂空说道,本来他都不打算收,看这人给不给,现在此人如此不给面子,那他就直接翻脸了,要收起账来。

    “哈哈,当然,我聂空说过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怎么,我问你,你敢不敢和我战。”此时聂空甩了甩杂乱的头发看着司马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