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武力降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20:10:10本章字数:2022字

    撒完尿昌华在提裤子的瞬间就用双手睁开了绳子,只不过他是利用腰带上的铁钳角划开的。刚一转身的功夫他迅速用手掌击打黄毛的脖子。同时左手从他腰间抽出了匕首弯腰将腿上的绳子割开。而黄毛却还没瘫倒在地。昌华用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使他保持站立。并且挡在了昌华身前。动作连贯到长毛和黑子竟然没有发现黄毛已经被打晕了。

    昌华歪着头看了看大约10米外的长毛跟黑子,他俩正在无聊的翻看着手机,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动静。昌华从黄毛口袋里掏出来那个致命的遥控器,悄悄的按了一个黑色的按键。这不按还好,一按却听见身上:滴滴~滴滴!四声响。在一看,灯全部灭了,昌华松了一口气,可是长毛已经扭过来头看这边了。因为空旷的厂房里有点儿动静就很容易被人听见。何况没啥人了现在。

    “黄毛?咋回事儿啊?那小子还没尿完呢?”黑子冲着这边喊了一声。

    昌华迅速的又摸向了黄毛的腰间,没错,一把手枪还在,他刚从黄毛腰间抽出来那把手枪,只听见枪声大作。原来长毛发现了不对劲儿,拿起地上的AK开枪了对着他俩。子弹打在了晕死过去的黄毛身上。有的打穿了他的脑袋。昌华立刻向西边的废旧设备滚了过去。黄毛没有发出一声就瘫倒了地上,已经被打成了筛子。

    “快拿家伙,那小子跑了。”长毛冲着黑子大喊,同时手中的步枪却没有停下来。又是一轮扫射,地上和废旧设备上全部冒起了火星。两把枪交叉射击打的昌华趴在地上文思不敢动。他趴了大约30多秒才敢隔着设备露头观察,长毛和黑子人手一把步枪正在向这边靠过来,昌华从身上扯下来那个炸弹向长毛突然扔了过去,东西飞了出来长毛丝毫没有犹豫对着就是一阵射击,可当他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昌华一枪就击中了他的眉心,这是昌华第一次开枪,也是第一次用枪杀人。但是就是这么精准和冷静。

    而黑子一看长毛也倒地了更加的疯狂起来。哒哒哒!又是一阵子弹雨过来了。昌华也等不了那么多了,他从旧设备处斜身飞扑出来,人还没有落地枪就响了。黑子停止了射计。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就在昌华落地的瞬间,他也倒了下去,又是一枪中眉心。只开了两枪就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两个劫匪,昌华从地上站起来打了打身上的土拿着手枪走了过去向着地上的尸体,用脚踢了踢都死了,他把枪插进了后腰。

    此时听见枪声的看门老头跑了进来,他手里拎着一把斧头,看见地上三个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立马向昌华扑了过来,昌华向前助跑两步飞身抬脚对着老头的胸口就踹了过去。这一脚不要紧,老头啊的一声就飞了出去。直接踢出去有10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头都没抬就死了过去。这下好了,刚才还紧张的气氛就剩下血液的腥味儿回荡了。

    昌华把地上的枪支和炸药都收拾到了一起,又过去摸了摸老头的气息,还好没有被踢死,不然她还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了。他把老头手脚捆好,拉倒了桌子附近,自己也是累了,坐下来喝了几口水,又拿起水壶对着老头浇了下去,“啊,疼死我了。”老头苏醒过来。

    “老大爷?没事儿吧?我下手也是重了点儿,不过您老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跟这些土匪掺和在一起呢,这可是要枪毙的。”昌华边吃东西边问到。

    “我跟你拼了,你个小崽子,还我儿子命。呜呜呜呜。”老头对着黄毛的方向哭了起来。

    昌华这才明白,原来黄毛是他的儿子,怪不得他愿意帮助这些人呢。但是他爱错了自己的孩子,不应该助纣为孽啊,昌华叹了一口气:“老头,你认命吧,你自己把儿子教育成这样,不但不帮他悔改,还要教唆他走极端,没办法,你自己跟警察交代自己的问题吧。”说完拿起来长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拨打了110.昌华挂完电话看了看桌子的书包,里面鼓鼓的全是从银行抢出来的赃款,他打开看了看,一捆捆的现金就在那里放着,他父母一辈子也赚不来这么多的钱,昌华摸了摸这成捆的现金,心里很是感慨,都是钱惹的祸,让人铤而走险,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最后却死在了钱上。

    也就是半小时的样子,厂子外面响起了警车的声音,昌华坐在椅子上抽着烟看着警察全副武装的冲了进来,心里却想笑。“举起手来!趴在地上。不然开枪了”一个冲在前面的武警冲着昌华喊到。“我报的警,歹徒都死了,你们快过来吧。我是人质。”昌华吐了口烟说到。他太需要抽颗烟压压惊了,自从得了特异功能之后,昌华这人生算是经历了过山车。他第一次用枪杀人,难免心里有些不踏实。

    很快警察都冲了过来,看了看地上的死尸,又看了看昌华,二话没说架起来关进了警车把昌华,还有四五个荷枪实弹的武警看着他。昌华也没有解释,因为他感觉目前说啥也必须到了警察局在说来龙去脉。警察也没多问,没多久警车一辆接着一辆的进了这个废旧厂房,也许这是最热闹的时候了。穿白大褂的法医,穿着制服的警察,牵着狼狗的武警。把这个院子挤得满满的。

    “怎么是你啊?”昌华抬头一看?对着他说话这不是王局长吗?

    “叔叔,是我啊,刚才我被绑架了。”昌华解释到。“先回局里,你人没事儿就好。把他跟那个老头一起带回局里,厅长晚上要亲自审。”王斌跟身边的警员命令到。这也难怪,公安部督办的案子,刚刚又一家银行被抢,储户被杀了三人。加上以前的命案。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县公安局能自己解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