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豪赌VIP

    更新时间:2018-08-09 20:10:11本章字数:2155字

    这把过后,昌华的筹码翻了八倍。胖子被杀出局了,手握一百多万筹码昌华还是十分的冷静,他看看了荷官推过来的筹码又潇洒的扔过去个五千的作为小费,荷官对着他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请各位老板下注”赌场工作人员还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依然淡定的准备开牌,这时候消息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一个年轻人上来全是梭哈。

    后面已经站满了围观的人,很多输了的赢了的都过来看看谁的手气这么好,昌华索性就继续玩儿下去,现在台面上只有他一个人了,老头和中年女人已经站了起来,因为这些赌徒都知道,遇到差不多这种情况,可能大注要单挑了。二十万的筹码昌华不加思索的押在了和上。

    昌华示意荷官自己发牌开牌。他淡定的点燃了一颗烟。“啊?又是和”围观的人好像比昌华还要紧张,发出了一阵惊叹,荷官也很吃惊自己发出去牌面,又是一百六十万的筹码堆到了昌华的面前,“继续和”除了例行的五千筹码打赏,昌华还是顶着限红注二十万的和。

    “握草?三连和。”昌华睁开眼看了看,眼前又推过来一百六十万筹码。很多赌徒已经不说话了,他们都吃惊这种牌路,按说连庄之后闲的几率开始增大了,谁知道杀出个三连和的路数,但是他们也同样吃惊年纪轻轻的这个小伙子竟然如此的魄力和胆量。大家都在紧张的等待昌华下把的路数,昌华吸了一口烟拿起二十万筹码:“闲”。中,“闲”中,“闲”中连续三把二十万闲把把中。后面很多人都目瞪口呆了,不过唯一没有变的是昌华从来不自己开牌,每次筹码拿过来之后都要打赏五千的小费。

    发牌的荷官姑娘已经有些紧张了,因为这是她在这里工作第一次见到能把把中的赌客,下大注她没少见,可是赢钱的她从来没见过能把把赢的。当闲出到第10把的时候,昌华的赌资已经赢到了可怕的八百多万人民币,打赏她的消费都高达十几万了,这个时候赌场的安保室已经将摄像头对准昌华观察了半小时之久,他们在找出昌华作弊的证据之前是不会过来中断赌局的,客户经理已经悄然走到了昌华后面,所有的赌客一半的人都在默不作声的看着昌华自己赌,“先生,如果您怕被打扰的话,可以去VIP桌,还有楼上的高级VIP。那里限红高而且安静。”一个西装笔挺的赌场经理悄悄的在昌华身后小声提醒到。目前赌场并没有多少紧张,而是很多赌客都停下手中的牌局过来看热闹,其实赌场不愿意这么多人都围观。输的钱还是小事。

    “好啊,去楼上高级VIP吧。”昌华站起身来随手又拿出一万的筹码扔给了荷官“谢谢你的好手气,有机会请你喝一杯。”荷官礼貌性的对着昌华点点头。“谢谢老板。”

    所有赌客都打量着这个面生的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去了楼上之后昌华还能不能继续这么勇猛的战绩,筹码被工作人员数好后直接对讲机给楼上的包房赌桌兑换了。在客户经理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昌华走进去后里面只有一张赌桌,一个穿衬衣打领结男荷官已经站在了那里。昌华坐下后服务员端来了他在楼下的筹码。只不过全部换成了大额的。昌华也没有清点,“老板可以开始了吗?”荷官冲昌华问到。“开吧!”“好的,请您下注”“和”昌华一把就将所有的筹码押了上去。

    除了昌华这个房间都是工作人员,当荷官示意是否需要自己开牌时,昌华摆手告诉他直接开。开出来的结果把跟随上来的客户经理都吓了一跳。和!荷官也有些冒汗了,因为这种事情出现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一个荷官连续被客户杀的时候就是需要赌场更换荷官了,说明他的手气已经差到极点了,六千多万的大额筹码全部摆放在昌华面前,他还是面不改色。“服务员?来杯喝的。”昌华依然面不改色,这种气场竟然镇住了整个VIP包房,反而赌场的工作人员都很紧张,一个美丽的服务员端上来一杯果汁给昌华“继续开吧。”示意完了荷官,昌华还是一把将六千多万的筹码押在了和上,荷官看到他押的注后手都有些抖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赌客。跟他对视好像被射穿大脑一样。而且所有人都能切身的感觉到那种霸气的存在。

    在哆哆嗦嗦中荷官开了牌。和!由于超级VIP里面根本没有限红的管制,这次荷官头上都是汗,客户经理也紧张的摆弄着耳机,他在等安保室的通知,整个安保室都紧张到了级点,有给老板打电话的,有呼叫人的,更多的安保人员将所有的镜头正在做着电脑分析,他们在找出昌华作弊的方法。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昌华根本没有作弊,因为每次他都从来不自己开牌,三亿六的筹码摆放在了昌华面前,因为这里最大面值的是五百万的筹码,三亿多也有几十张了,昌华依然将所有筹码推到了和上,“开局吧”

    还没发几把牌的荷官满头是汗的开着牌,当他哆嗦的手翻开牌面后,8点对8点依然是和。荷官看了昌华一眼,他好像感觉对面这个赌客双眼中射出了一道光,他竟然晕倒了。没办法,赌局只能暂停休息,高级客户经理赶过来跟昌华抱歉,他们马上更换新的荷官,昌华抬手示意没问题。筹码也很快的给他赔付完毕。只不过这次是启动了账户管理机制。因为昌华赢的太多了,这次高达二十八亿左右的筹码不可能都放在桌子上。他们告诉昌华可以随意下注,钱会从他的账户划扣的。

    休息的间歇安保室乱做了一团,他们很多分析师过来都在分析着这副牌出和的几率和昌华押注的方向,如果这次在被这个赌客押中的话,赌场一天的损失就高达一百多亿。也就是说整个赌场就要全部输给他了。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也从没有哪个赌客能如此的下注和豪赌。关键是他还总赢。

    “把鬼叔请出来吧,快去接他”安保室刚进来的一个中年男人说到。

    “是老板。”几个人随后走出了安保室。